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Jun. 15 2020

有趣的研究發現,愈粉紅的紅鶴攻擊性愈強!

1
  • 小紅鶴雄鳥在肯亞納庫魯湖(Lake Nakuru)展現自己。這些動物有時會為食物互相打鬥,愈粉紅的紅鶴愈常有這種傾向。PHOTOGRAPH BY DENIS HUOT, NATURE PICTURE LIBRARY

愈粉紅的紅鶴往往愈健康,也愈常獲得異性的追求,但牠們也愈容易爭搶食物。

動物王國隨處可見衝突發生,而儘管紅鶴以粉紅色的羽毛及華麗繁複的求偶舞聞名,但不例外的是,牠們也會發生衝突。當這些鳥進食,有時也會打架──新研究顯示,擁有較鮮豔色彩的紅鶴往往攻擊性較強。

該研究是先前研究的後續,而先前研究顯示,全身羽毛愈粉紅的鳥往往愈健康,成功吸引配偶的機率也愈高。

小紅鶴(Phoeniconaias minor)是六種紅鶴中體型最小的鳥種,棲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常常沿著鹼水湖岸邊生活,牠們可能形成從幾萬隻到超過100萬隻的大型族群。

英國艾克斯特大學的行為生態學家保羅.羅斯(Paul Rose)說,因為有如此多的同伴,所以小紅鶴社會很「複雜」或許並不是令人意外的事。他說,在紅鶴的社交關係中,「色彩扮演了重要角色」。

舉例而言,雄鳥與雌鳥都偏好色彩鮮艷的配偶。但只有花費大量時間進食並攝取正確飲食──即含有許多類胡蘿蔔素(產生紅色與橘色的色素)的飲食──紅鶴才會擁有最具吸引力的色彩。

「這是一種很可信的信號。」羅斯說:「粉紅色能告訴其他鳥,牠健康又強壯。」

但根據一篇6月8日發表在《動物行為學》(Ethology)期刊的論文,愈粉紅的紅鶴也愈有攻擊性。該論文觀察了英格蘭的圈養紅鶴。專家說,這項研究結果可能協助研究人員更好地飼養圈養紅鶴。

雖然保育組織目前並不認為小紅鶴是瀕危物種,但這種鳥在野外的數量正在降低;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認為牠們幾近受威脅。如果這種鳥持續減少,那麼我們就必須找到更好的方式來管理動物園的族群。

打鬥的紅鶴

在原生棲地裡,小紅鶴會過濾水生生物來進食,包括甲殼類、藻類、矽藻及藍菌,這些生物含有類胡蘿蔔素,讓小紅鶴能夠產生色素。在圈養環境中,這種鳥被餵食一種特殊的顆粒飼料,也提供相同的色素。

為了檢視羽毛顏色與爭食攻擊性之間的關係,羅斯和同事為處於不同進食環境下的45隻小紅鶴(24隻雄鳥及21隻雌鳥)製作了210支一分鐘的影片,牠們生活在斯林布里奇溼地中心(WWT Slimbridge Wetland Centre),那是位於英格蘭格羅斯特郡的一處野生動物保護區。他以顏色評分為這些鳥排序,一分是最淡的粉紅色,而四分是最鮮艷的粉紅色。然後他記錄這些鳥的覓食行為,出現任何具攻擊性的行為時會添上特殊標記。紅鶴在封閉籠舍內進食時,會發生最具攻擊性的行為。

紅鶴可能會迅速用頭猛戳旁邊的鳥,但不會真正觸碰對方,而羅斯說這就是一種警告。如果情勢變得更加緊張,攻擊性強的鳥可能會激烈地戳或啄同伴,甚至一邊尖叫一邊以嘴喙抓住對方的羽毛。

個性溫順的紅鶴可能會從這樣一場衝突中退縮,將羽毛縮在身上然後離開。但贏家常常會追著離開的鳥,試圖抓住對方的尾巴。

羅斯說:「場面可能會很難看。」

粉紅的代價

研究人員發現,體色愈粉紅的紅鶴愈有可能引發具有攻擊性的衝突,也愈有可能打架。

羅斯說:「一隻健康的紅鶴──這是由牠的鮮豔羽毛展示出來的──會是一隻高效率的進食者。」這樣的鳥宰制了羅斯研究的進食區,而且當一群鳥在同一個碗進食時,較粉紅的紅鶴會對其他鳥特別兇悍。藉由宰制進食的情況,這些鮮豔的鳥確保自己能維持美麗的體色──這轉而協助牠們吸引同樣健康又粉紅的配偶。

不過,這種衝突──不論是在野外或是在籠舍──也有其代價。它們干擾了紅鶴的覓食行為,甚至可能導致牠們分散到新的進食區──這種改變可能對圈養紅鶴特別有害,因為激烈衝突可能影響族群裡的所有鳥,並使牠們的進食時間減少。

演化生態學家梅莉莎.羅歐(Melissah Rowe)說:「全身羽毛的顏色和攻擊性之間的關聯很有意思。」她在瓦赫寧恩的荷蘭生態學研究所任職。「尤其是考量到目前有相對較少的研究」探討類胡蘿蔔素對行為的影響。

英國林肯大學的行為生態學家湯姆.派克(Tom Pike)補充說,研究類胡蘿蔔素的研究人員通常探討這些色素如何影響求偶行為與擇偶標準。

對於從鳥類到魚類等各式各樣的物種而言,如果動物身上源自類胡蘿蔔素的色彩比較鮮豔,就會擁有出色的覓食能力;牠們能更快從疾病中恢復,而且整體上也具有較佳的身體狀況。針對美洲家朱雀的實驗也顯示,擁有較紅胸羽的雄鳥能較快起飛及逃離掠食者。此外,也有研究顯示,睪固酮等雄性荷爾蒙會與雄性斑胸草雀的類胡蘿蔔素一起作用,使牠們嘴喙上的紅色更加明顯,也讓牠們更具攻擊性。

我們還不知道雄性紅鶴攝取富含類胡蘿蔔素的飲食是否會發生類似變化。

目前研究人員只確立了粉紅色彩與攻擊性行為之間的相關性,而非因果關係。羅歐說:「到底是比較粉紅的紅鶴比較兇悍,還是比較兇悍的紅鶴比較粉紅呢?這在語義上只有微妙差異,但在生物學上卻有巨大差異。」

紅鶴的動物福利

羅歐說,該研究的「最重要之處」在於讓我們知道照料圈養紅鶴的最佳方式,顯示研究結果提供了可信的證據,以說明紅鶴需要足夠的籠舍空間來避免爭吵。她說:「我很樂見這種研究能改善動物園動物的福利。」

羅斯說,他的研究已經引起斯林布里奇的正向改變,當地的照護員為紅鶴建造了一座新的室內水池,以協助減少衝突發生。

如今這些鳥能夠在餵食時間分散開來,而不是被迫在同一個食物槽中為食物開戰。羅斯說:「除了打架之外,紅鶴沒有任何社交技巧來解決爭端。」他說,讓所有紅鶴都擁有更好的機會進食,也有可能讓整個族群的鳥都擁有更美麗的色彩,而這是遊客喜歡觀賞的景象。

他強調:「動物園只需要做一些小改變就好。」主要改變是在紅鶴進食時給予牠們額外空間。他說:「如此一來,浪費的資源變少,紅鶴也變得更粉紅」──而且絕對更快樂。

 

延伸閱讀:野生海豚有大膽或害羞的性格,就像人類一樣! / 想當黑豹請三思:牠們的「黑」不一定是好事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