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Feb. 14 2022

迷幻酒飲是否曾催化古代祕魯的政治運作?

  • 瓦里人在公元600至1000年間統治祕魯沿岸大部分地區,他們會使用這些色彩繽紛的容器喝一種叫作奇洽酒的類啤酒飲料。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瓦里人在公元600至1000年間統治祕魯沿岸大部分地區,他們會使用這些色彩繽紛的容器喝一種叫作奇洽酒的類啤酒飲料。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 考古學家在奎卡潘帕找到數千顆狀似莓果的祕魯胡椒木果實,瓦里人用它們製作奇恰酒,一種發酵的酒精飲料。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考古學家在奎卡潘帕找到數千顆狀似莓果的祕魯胡椒木果實,瓦里人用它們製作奇恰酒,一種發酵的酒精飲料。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 一支由祕魯、加拿大和美國考古學家組成的跨國團隊於2013年至2017年間發掘奎卡潘帕遺址。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一支由祕魯、加拿大和美國考古學家組成的跨國團隊於2013年至2017年間發掘奎卡潘帕遺址。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 奎卡潘帕遺址是瓦里文明遠在祕魯南部的前哨站,於公元9世紀後期遭到棄置。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奎卡潘帕遺址是瓦里文明遠在祕魯南部的前哨站,於公元9世紀後期遭到棄置。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 瓦里文明的儀式性酒杯通常有當地的動物,像是這隻口渴的美洲豹。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瓦里文明的儀式性酒杯通常有當地的動物,像是這隻口渴的美洲豹。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 祕魯大部分地區都可以找到類似這個在奎卡潘帕出土的瓦里酒器。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祕魯大部分地區都可以找到類似這個在奎卡潘帕出土的瓦里酒器。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 奎卡潘帕極度乾燥的環境將植物殘骸保存了超過千年,為考古學家提供了瞭解瓦里文明日常生活的洞見。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奎卡潘帕極度乾燥的環境將植物殘骸保存了超過千年,為考古學家提供了瞭解瓦里文明日常生活的洞見。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1

祕魯一處有1100年歷史的前哨站遺址出土了新發現,顯示瓦里文明可能靠共享強效「麻醉性飲品」來促成族群結盟。 

瓦里人在公元600至1000年間統治祕魯沿岸大部分地區,他們會使用這些色彩繽紛的容器喝一種叫作奇洽酒的類啤酒飲料。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瓦里人在公元600至1000年間統治祕魯沿岸大部分地區,他們會使用這些色彩繽紛的容器喝一種叫作奇洽酒的類啤酒飲料。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根據《古物》(Antiquity)期刊上的一篇研究,迷幻藥與酒精飲料混合飲用後帶來的「平靜輕鬆感」可能對1000年前的祕魯海岸地區政權有著關鍵影響。

考古學家向來認為奇恰酒(chicha)這種今日依然存在的類啤酒飲料在瓦里文明中相當重要;瓦里人曾在公元約600至1000年之間統治祕魯沿岸大部分地區及安地斯山脈南部。瓦里菁英會舉辦精心策劃的宴會並邀請鄰居參加,而大量的奇恰酒能加深與會者之間政治與經濟的牽絆。

考古學家在奎卡潘帕找到數千顆狀似莓果的祕魯胡椒木果實,瓦里人用它們製作奇恰酒,一種發酵的酒精飲料。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考古學家在奎卡潘帕找到數千顆狀似莓果的祕魯胡椒木果實,瓦里人用它們製作奇恰酒,一種發酵的酒精飲料。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最近研究人員在一處瓦里「釀酒工坊」發現精神作用植物的遺留,並由此推測瓦里人可能會將兩種有麻醉效果的原料混合,做成更強勁的「政治催化劑」。

這項發現出自祕魯南部叫做奎卡潘帕(Quilcapampa)的瓦里村莊遺址,此地極度乾燥的環境將當地居民於公元9世紀晚期遷離此地前的飲食都保存了下來。考古學家在這裡找到1100年前的馬鈴薯、藜麥、花生,還有巨量形似莓果的祕魯胡椒木(Schinus molle)果實,瓦里人通常用它們來釀造酒精濃度約5%的奇恰酒。

遺址中製作奇恰酒遺留的浸泡過或煮過的果實之中有具有至幻性的維卡籽(vilca),即大果柯拉豆樹(Anadenanthera colubrina)的果實。考古證據顯示維卡籽在古代南美洲被用作迷幻藥,使用者通常是政治或宗教菁英,國家地理探險家賈斯汀.傑寧斯(Justin Jennings)說,她是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Royal Ontario Museum)的考古學家,也是這篇部分由國家地理贊助的論文的第一作者。

一支由祕魯、加拿大和美國考古學家組成的跨國團隊於2013年至2017年間發掘奎卡潘帕遺址。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一支由祕魯、加拿大和美國考古學家組成的跨國團隊於2013年至2017年間發掘奎卡潘帕遺址。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奎卡潘帕遺址是瓦里文明遠在祕魯南部的前哨站,於公元9世紀後期遭到棄置。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奎卡潘帕遺址是瓦里文明遠在祕魯南部的前哨站,於公元9世紀後期遭到棄置。PHOTOGRAPHS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公元9世紀後期,數個移民家庭從遠在北方的瓦里文明核心地帶沿著海岸與山脈遷徙至奎卡潘帕建立聚落,他們可能帶來混合維卡籽與奇恰酒的飲用方式,藉此強化他們和該地區非瓦里群體的新結盟關係。如果維卡籽和奇恰酒混合而成的酒飲能幫助奎卡潘帕的村民在陌生的土地上交朋友,那麼它也可能是瓦里人政治權力上漲的祕方。

「瓦里人做的事就是告訴對方『我們會把這些混在一起……然後混喝的時候我們就能一起創造美好的共享經驗。』」傑寧斯補充道。

「神遊遠方」

瓦里文明的儀式性酒杯通常有當地的動物,像是這隻口渴的美洲豹。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瓦里文明的儀式性酒杯通常有當地的動物,像是這隻口渴的美洲豹。PHOTOGRAPH BY KENNETH GARRETT, MUSEO NACIONAL DE ARQUELOGIA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PERU

就像亞馬遜的死藤水(ayahuasca)一樣,維卡籽也會讓人產生強烈的靈魂出竅感受。它如果被吃下肚,迷幻效果就會大幅降低,所以維卡籽通常會拿來燒出煙或者磨成粉由鼻腔吸入。不過傑寧斯解釋,為了更好地保留迷幻效果,而將磨碎的維卡籽加入胡椒木果實做成的奇恰酒的這種想法,是有其化學道理在的。

「你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體會幻覺或靈魂出竅的經驗,但卻是個更長效、更平順且更溫和的體驗,」她說:「你可以體驗神遊遠方或飄然虛幻的感覺,但卻是和朋友一起。」

奇恰酒使用的胡椒木生長在奎卡潘帕附近,而維卡籽則可能由安地斯山脈東側進口,由瓦里人控制的駱馬商隊翻山越嶺帶來。意即奎卡潘帕的瓦里村落可能曾是該區域的熱門聚會中心,招牌飲料是獨門配方的奇恰調酒。

祕魯大部分地區都可以找到類似這個在奎卡潘帕出土的瓦里酒器。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祕魯大部分地區都可以找到類似這個在奎卡潘帕出土的瓦里酒器。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這個推想或許能解釋瓦里人的政治祕訣,這群人有時會將維卡樹與其獨特莢果畫在酒器上。

維洛妮卡.貝萊爾(Véronique Bélisle)是密西西比州傑克森市米爾薩普斯學院的考古學家,她並未參與這篇奎卡潘帕研究,但是研究過古代祕魯的迷幻藥使用。她說長期以來考古學家都懷疑瓦里人使用維卡籽的方式是加到奇恰酒裡,但先前沒有相關考古證據。

「這篇研究為安地斯地區的考古學帶來了重大貢獻,文章指出瓦里殖民者會組織宴會,並以混合維卡籽的奇恰酒招待客人。」貝萊爾在電子郵件中寫道。

奎卡潘帕極度乾燥的環境將植物殘骸保存了超過千年,為考古學家提供了瞭解瓦里文明日常生活的洞見。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奎卡潘帕極度乾燥的環境將植物殘骸保存了超過千年,為考古學家提供了瞭解瓦里文明日常生活的洞見。PHOTOGRAPH COURTESY OF LISA MILOSAVLJEVIC, ROYAL ONTARIO MUSEUM

然而這篇研究並沒有說服所有的考古學家。芝加哥菲爾德自然史博物館(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館長雷恩.威廉斯(Ryan Williams)曾經發掘過奎卡潘帕東南方160公里處塞羅包爾(Cerro Baúl)的一處瓦里儀式中心遺跡,他認為這篇研究的假說「相當有趣」,但是也說目前仍缺乏能證明瓦里人將維卡籽與奇恰酒混合服飲用的證據。威廉斯舉了一個例子,他們曾在塞羅包爾的古老胡椒木釀酒工坊裡找到棉花籽。「但是我們並不會斷言瓦里人喝棉花〔奇恰酒〕。」他如此在電子郵件中解釋。

傑寧斯承認並沒有直接證據證實奎卡潘帕居民會將維卡籽與胡椒木奇恰酒混合,兩者只是出現在同樣的考古堆積之中。「很遺憾地,我們沒有鐵證。」她說。接下來的研究將會在瓦里酒杯與酒瓶的殘骸中尋找奇恰酒裡的維卡籽殘渣。「那是我們想做的事情,為了更有力地證明維卡籽和祕魯胡椒都曾經被加進同一個容器裡。」傑寧斯說。

延伸閱讀:伊莉莎白宮廷中的神祕「魔鏡」竟源自阿茲提克文明 「冰人奧茨」出土30年後,我們對他瞭解多少?

JUN. 2022

撫觸的力量

襁褓時期的撫觸 我們感到安心。最新科學研究正在深入了解擁抱與握手對於健康與人性有多麼重要。

撫觸的力量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