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3 2019

養章魚錯了嗎?

1
  • 最常見的幾種章魚,壽命一般都不超過兩年。有些章魚在人工環境中適應良好,例如加州雙斑蛸(California two-spot octopus);但那些離群索居、擬態得維妙維肖的章魚則不然。PHOTOGRAPH BY DAVID LIITTSCHWAG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人們在1980年代發現了斑馬章魚,但我們對這些神秘物種的行為幾乎一無所知。PHOTOGRAPH BY DAVID LIITTSCHWAG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根據寥寥無幾的紀錄,美國進口高度毒性大藍環章魚(greater blue-ringed octopus)的數量,要超過其他所有章魚物種。藍環章魚所帶的神經毒素,足以殺死超過十個人。PHOTOGRAPH BY DAVID LIITTSCHWAG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頭足類專家擔心貿易對這些迷人物種造成壓力。

最常見的幾種章魚,壽命一般都不超過兩年。有些章魚在人工環境中適應良好,例如加州雙斑蛸(California two-spot octopus);但那些離群索居、擬態得維妙維肖的章魚則不然。PHOTOGRAPH BY DAVID LIITTSCHWAG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傑夫.史蘭普(Jeff Slemp)說:「老是有人問我:『您這有章魚嗎?』」史蘭普是俄勒岡州波特蘭一家名為「烏賊與珊瑚永續海水水族館」(Cuttlefish and Corals Sustainable Saltwater Aquariums)的老闆,原則上他並不反對將這些大腦發達、異常聰明的軟體動物作為寵物,但他並不打算賣章魚給任何人,他說:「我們必須確認買家有相關背景知識,知道怎麼應付章魚的突發狀況。」

其中一種狀況就是章魚本身。章魚是獨居型的動物,只要提供合適的豐富環境,牠們相較於那些無法在人為環境中複製出家庭與社會生活的動物,更能適應圈養生活。但章魚也是逃脫大師,除了最嚴密的水族箱以外,只要有一點隙縫牠們都能整隻溜出來。種種特性讓牠們成為相當具有挑戰性及所費不貲的寵物。

AD

而這些特性也讓章魚席捲各大書面與螢光幕。許多研究論文、暢銷書籍、雜誌文章和自然紀錄片,都稱頌著牠們不可思議的聰明才智(雖然是軟體動物,但大腦尺寸堪比脊椎動物,還有絕佳的問題解決能力!)、變化萬千的形狀與顏色,甚至是牠們活潑且獨樹一幟的個性。

就在這個月,美國公共廣播電視公司(PBS)自然系列的首季節目《章魚:接觸》(Octopus : Making Contact),講述了一個阿拉斯加的教授與他女兒,以及他們的寵物章魚間親暱關係的可愛故事。而在西雅圖,每年夏天頭足類同好會(Cephalopod Appreciation Society)的藝術家、作家、音樂家與科學家們會齊聚一堂,透過圖像、文字與歌曲,慶祝章魚與牠們的魷魚、烏賊表親。

↑↑↑↑↑101動物教室:實在很囂「章」!

對世界各地的水族館來說,章魚都是最可靠的招客明星。西雅圖水族館(The Seattle Aquarium)每年都會舉辦情人節派對,紀念即將到來的北太平洋巨型章魚(giant Pacific octopuse)交配活動──牠是世界上最大的章魚,體重可達45公斤,觸手張開可達6公尺寬。

從海洋生物學家轉行水族館經營者的詹姆斯.伍德(James Wood)說到:「章魚非常有魅力。現在當一個書呆子很酷,而章魚則是超級書呆子動物。」伍德的店就開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附近。所以水族狂熱者和對海洋著迷的粉絲,都非常想要擁有自己的「八腳奇蹟」也就不讓人意外了。一位要求匿名的海生動物大進口商業務私下表示:「綜觀市面上的商品,人們在這些動物中看到自己。」

話雖如此,但人們的這些著迷仍不知是否會害到章魚。一部分原因出於美國關於頭足類進口的紀錄良莠不齊又過時,伍德與其他專家擔心,大家過多的熱忱會危及兩種最讓人目不暇給,卻又疏於研究、可能相當稀少的媒體寵兒:在1980年代發現的斑馬章魚(wunderpus octopus),以及牠在1998年被發表的親戚擬態章魚(mimic octopus);另一部分則是,愛好者的天真可能讓他們暴露在迷人的藍環章魚(blue-ringed octopus)的致命毒素之下。

斑馬章魚和擬態章魚是終極的疾速變身藝術家,能藉由模仿如岩石、海藻、海蛇與獅子魚,隱身在眾目睽睽之下。牠們很快就成了自然節目的寵兒,但我們對牠們仍所知甚少,尤其是關於擬態章魚,好比有多少擬態章魚住在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與其他印度洋-太平洋島嶼旁的淺海海底?

賣家與進口商有時會將這兩種混為一談,但這並不妨礙他們以200美元或更高的價格,供應給願意支付的收藏家。雖然資料不多,但從官方釋出的進口數據來看,最近幾年牠們在美國的需求已逐年攀升:在2008年進口過一隻擬態章魚,隨後是2009年的兩隻以及2011年的30隻,而這就是最後一年的紀錄了。

但即便需求成指數增長,這也完全合法。在目前已知的超過三百種章魚中,沒有任何一種列入負責管理野生動物國際貿易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或是美國的《瀕危物種保護法》(ESA)。這或許反映了人們缺乏牠們的資訊,以擬態章魚為例,水族專家克里斯多夫.蕭(Christopher Shaw)和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生物學家羅伊.考德威爾(Roy Caldwell)曾在伍德編輯的網站「頭足類網」(The Cephalopod Page, TCP)上,以〈擬態章魚:我們會「愛死」牠們嗎?〉為題撰寫了一系列的文章。

人們在1980年代發現了斑馬章魚,但我們對這些神秘物種的行為幾乎一無所知。PHOTOGRAPH BY DAVID LIITTSCHWAG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蕭寫到:「關於擬態章魚我們可以確定一件事,牠們真的很稀少。」他指出擬態章魚在印尼近海的棲地受到地表逕流與採礦的摧毀,而牠們又很難飼養在人工環境中,許多擬態章魚只能在水族箱中活上短短幾個月。蕭疾聲呼籲即便是公家水族館,也該抵抗這些戰利品的誘惑:「老實說我真的相當惶恐。如果我們不能阻止人們蒐羅牠們,在未來短短幾年內我們將沒有機會再去認識牠們了。」

致命的誘惑

另一類知名的章魚有著其他值得關注的事。雖然所有的章魚多少都帶有毒液,但只有分布在日本南方到澳洲一帶,約高爾夫球大小的藍環章魚足以致人於死。牠們的唾液含有「河豚毒素」(tetrodotoxin)這種神經毒蛋白,同樣的致命毒素也出現在河魨肝臟內與加州蠑螈(California newt)、小丑蛙(harlequin frog)等兩棲動物身上。光是一隻藍環章魚身上的毒素,就足以殺死超過十個人。

每年在澳洲都會發生藍環章魚的螫咬事故,但及時且有力的人工呼吸,通常可以挽回一命;在過去一個世紀,只有三起死亡事故證實為藍環章魚螫咬所致,且無一與水族館相關。但也許有更多起藍環章魚的螫咬沒有被鑑別出來,因為這種螫咬並不會引起疼痛,且帶來的死亡模式──呼吸麻痺,也可能被判定為其他毒素或是神經、肌肉與肺部狀況導致。

考德威爾講述了一段死裡逃生的經驗。他會徵招十幾歲的女兒,協助他在澳洲蜥蜴島(Lizard Island)的珊瑚礁間,搜尋他正研究的螳螂蝦(mantis shrimp)樣本。考德威爾在頭足類網上寫道她發現有「又軟又黏的東西」在礁岩的牡蠣殼中「但我以為那是隻小海參,所以沒怎麼理會她。」但當考德威爾弄開牡蠣殼時,「一團閃爍著小藍點的觸手,從開縫中湧出。相較於多數會快速躲起來的章魚,眼前的這隻邊後退邊舉起牠的前兩對觸手,並露出牠的嘴巴。我相當清楚這兒有隻章魚正準備開咬......這是隻可能致命的藍環章魚,而就在幾分鐘前我毫無戒心的女兒才剛把牠拿在手上。」

對某些水族迷來說,藍環章魚的殺傷力以及讓人目眩神迷的藍色斑點,有著相當強烈的吸引力──史蘭普都稱他們是「不要命的」。近年來,美國進口的藍章魚數量穩定成長,更勝過其他所有章魚物種:2004年紀錄有11隻,2008年則有348隻、2009年有494隻、2011年有1148隻。而且幾乎可以確定不只這些藍環章魚進入市場,伍德說:「有時候牠們搭著珊瑚礁岩的便車進來,你甚至不知道手上有一隻藍環章魚。」

根據寥寥無幾的紀錄,美國進口高度毒性大藍環章魚(greater blue-ringed octopus)的數量,要超過其他所有章魚物種。藍環章魚所帶的神經毒素,足以殺死超過十個人。PHOTOGRAPH BY DAVID LIITTSCHWAGER,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史蘭普說:「我曾在水族館與家庭水族缸中見過牠們,而飼主並不知道牠是什麼。」他認為飼養藍環章魚是個「超級爛主意」並拒絕銷售牠們。他說:「章魚會脫逃。所以現在你有一隻自由來去、可能致命且美到足以吸引孩子的東西了。」

但其他賣家仍在販賣藍環章魚,甚至提供網購。在紐約菲什基爾一家皮特水族館(Pete’s Aquariums),就有數隻要價約200美元的藍環章魚標示著「已售出」。該家水族館的接待人員在我表明身分並詢問他們的藍環章魚時,突然掛上了電話。

「別把動物看扁了」

不過大眾對章魚不斷攀升的迷戀,目前並沒有看到轉為銷售熱潮。一位要求匿名的水族動物進口商的業務經理私下表示:「如果說真有什麼,最近幾年我看到的也是衰退。」

前舊金山斯坦哈特水族館(San Francisco's Steinhart Aquarium)的資深生物學家瑞奇.羅斯(Rich Ross)表示,部分原因也許是有些水族商店停止了囤積異國生物的「超市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以「客訂模式」,降低了多餘的動物運輸量,從而減少了死亡率。客訂模式也讓負責任的業者能夠評估買主,並提供最佳的務實建議。羅斯現在任職於歐布萊特實驗室(Albright Laboratory),一間水族館附屬的珊瑚礁研究與復育機構。

但任何衰退也反映了伍德與其他專家在賣家與業餘玩家之間,推廣關於這些超級軟體動物的開銷與危險性的努力。章魚除了需要厚實的活蝦蟹這類高昂伙食以外,還需要寬敞的防脫逃水族箱、足夠的躲藏空間,以及固若金湯的設備,才能擋下牠們強而有力的觸手與超級好奇的胡鬧,更不能與魚類或其他生物飼養在一起(否則就幫章魚加菜啦)。

西雅圖一家大型供應商堡礁水族館(Barrier Reef Aquariums)的蕊那.布埃諾(Reyna Bueno)說:「光是建立好環境就得花上好幾千美元。」

購買章魚也是一項短期投資。大部分的章魚物種壽命只有一到兩年,新進口的章魚也許只剩下幾個禮拜好活。有些如加州雙斑蛸這樣強壯的常見物種,在人工環境中適應良好,但好比擬態章魚這類如神話般的嬌弱物種,則會適應不良。(而且擬態章魚不僅生性隱密,還是夜行性動物,也不會在水族箱中展示他最知名的變形行為。)

羅斯說:「總歸一句,別把動物看扁了。」實際上,章魚非常聰明這件事,確實讓某些有疑慮無法好好對待牠們的人,斷了購買的念頭。但羅斯補充,有些知名的水族館飼育人員,願意負擔高額的成本與輪替率來展示這些相當吸睛的生物:「他們把這些動物當成切花(cut flower)來對待。」

這些人傲慢的態度讓伍德很是困擾。伍德曾是百慕達海洋科學研究所(Bermuda Institute of Ocean Sciences)研究章魚的一員,他發現這些聰明、好奇的動物所需要的絕不只是空間、食物與乾淨水質。

伍德說:「所有用來善待脊椎動物的原因都適用在章魚身上。」在他開始研究章魚時,他將章魚養在一個空蕩蕩的容器中,他說:「有些章魚會爬出容器、離開水體,然後在外面乾死;有些則會把自己的觸手吃掉。」但當伍德著手改善牠們的環境,加入了「讓章魚可以攀爬與探索的東西後,這些自殘的行為就停止了。」

有些動物保護者認為,像這樣的生物根本不應該飼養在水族館中。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表示:「對敏感又聰明的章魚來說,在魚缸中根本活得一點意義也沒有。」該團體曾在2016年慶祝過一隻叫小墨(Inky )的章魚從紐西蘭國家水族館(New Zealand's National Aquarium)逃走:「牠勇敢的逃生向水族館傳達了一個訊息:『最好把他們的手離章魚遠一點』。」

章魚認知與個性研究先驅萊斯布里奇大學 (University of Lethbridge)的比較心理學家珍妮佛.馬瑟(Jennifer Mather)認為,章魚就像是「無脊椎動物福利的典範」,值得與那些更像人類的動物享有同等權利。馬瑟也主張水族愛好者可以是這方面的盟友,協助大眾與學界認識這些原本被忽視的動物:「當人們在家飼養章魚,他們會對章魚產生情感,並分享這種欣賞。」

「數據真空」

在確認進口章魚與其他水族生物,是否及如何對野外族群造成影響上,知道進口數量將有極大幫助。但貿易量與趨勢存在龐大的投機與隱密問題。

羅德島州布里斯托爾羅傑威廉士大學(Roger Williams University)的生物學家安德魯.瑞恩(Andrew Rhyne)說:「我們處在一個數據真空裡。(對於像章魚這樣並不在CITES名錄上的野生動物),美國與其他國家缺乏任何系統來監測貿易與提供相關數據。」

負責管理美國野生動物貿易的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要求所有物種在進口前需要申報,並且提供每份野生動物貨運詳細的發貨單。該局利用收到的貨運量資訊,決定在國家入境口岸需要多少人力與資源。但該局並不會編纂章魚這類未納入名錄物種的進口量,或立即釋出發貨單上的資訊。

瑞恩與團隊能夠填補部分的數據空白。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 NOAA)與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達成協議,取得2008、2009、2011年完整的水族生物進口貨運單,以及2004、2005年的部分資料;NOAA 也贊助了羅傑威廉斯大學(Roger Williams University)的海水水族與生物多樣性貿易流程計畫(Marine Aquarium and Biodiversity Trade Flow project),來數據化與分析前述資料。

研究結果暗示地簡述了海洋野生動物進入美國的情況。但即便是如此稀少(卻是關於章魚進口僅有的)數據,也已經過時且多有缺漏;瑞恩的團隊更發現在進口申報與更詳盡的貨運單間多有出入之處。

曾在商業水族貿易從業過的生物學家羅斯,提出了一個非官方的辦法來解決資料不足的問題:「與負責任的海水水族業者合作。」既可以追蹤貿易,又能促進永續發展,且類似模式在許多釣魚團體,或代表公家機關的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都有所見。

伍德也贊同這個想法。但羅斯坦承,要振興這個產業並不容易,過去的兩次嘗試均以失敗告終。

與此同時,羅斯警告看似趨緩的章魚進口現狀隨時可能翻盤,特別是擬態章魚及斑馬章魚等大部分人們想要的物種,都來自印尼與菲律賓等採集管理不力的地方,堪比海洋野生動物採集的「大西部」(Wild West)。羅斯說:「我們完全可能看到人們前仆後繼的湧入。」

 

延伸閱讀:「不要一次吃太大口!」首次發現海豚被章魚噎死 / 影片:章魚偷襲螃蟹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