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y. 03 2019

你喝咖啡時有想到鳥類的感受嗎?

1
  • 紅腿錐嘴雀(scarlet-thighed dacnis)是在哥斯大黎加發現的鳥類之一,牠們可能受到了熱帶雨林轉變為咖啡種植園的影響。新的研究發現,雖然咖啡種植園的樹蔭對某些鳥類有幫助,但它們並不足以停止其它種鳥類的減少。PHOTOGRAPH BY ÇAĞAN ŞEKERCIOĞLU

一項在哥斯大黎加對超過5萬7千隻鳥類進行的罕見研究,為咖啡種植如何影響熱帶鳥類的生物多樣性提供了新的見解。

美國人每天總共喝下4億杯咖啡,但多數的咖啡愛好者似乎都不曉得:他們珍愛的咖啡是如何在世上一些生物多樣性熱點影響雨林鳥類的數量。

幸運地,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生物學家──強恩.瑟肯喬格(Çağan Şekercioğlu)和他的研究團隊正在研究這個主題。

在這項為期12年、劃時代的研究中,他們追蹤了在哥斯大黎加19個地點、2655個物種、5萬7255隻個別標記的鳥兒。為「雨林鳥類是如何在改變中的農村裡、一個拼湊的棲息地中存活」這個問題,帶來了一絲曙光。雨林鳥類是生態系統健康程度的重要指標。研究團隊將主要開放式咖啡種植園(只有少許樹蔭)裡的鳥類數量與剩餘森林區的鳥類數量做比較。這份研究由國家地理學會提供部份贊助並於週一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NAS)。研究表明,就算咖啡種植園裡的林木覆蓋率只是些許增加──確切來說,增加了7%到13%,就可以對鳥類產生很大的幫助。

熱帶農業是物種喪失的重要推力。研究人員發現,在提供了一些樹蔭的咖啡種植園裡──不要跟生長在成熟樹木下、被完全遮蔭的「遮蔭種植」(shade grown)咖啡混淆了──物種數量減少的情況仍在進行,且咖啡園無法取代大片受保護的森林。在咖啡種植園和各種大小、類型的森林中,研究人員發現個體數量減少的鳥類比個體數量增加或持平的鳥類多了61%。唯一例外的是面積達4188平方公里的拉阿米斯塔德國家公園(La Amistad International Park)──一個面積接近美國羅德島州(Rhode Island)、橫跨哥斯大黎加(Costa Rica) 和 巴拿馬(Panama)的跨界保護區。

AD

ads-parallax

為什麼這很重要呢?

「鳥類多樣性是生態系統健全程度的良好指標。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人們應該關注像這樣的研究,」羅伯特.萊斯(Robert Rice)說道。萊斯是史密森尼候鳥中心(Smithsonian Migratory Bird Center) 致力於保護研究和公共教育的地理學家,他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

「每個喝咖啡的人都應該注意。你喝下的每一口咖啡都會在地球上留下足跡,但那樣的足跡對鳥兒是好還是不好?這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而這項研究能讓答案更清楚,」保羅.羅賓斯( Paul Robbins) 說。羅賓斯是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尼爾森環境研究所(Nelson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Studies) 的院長。

長期且大規模

「這項研究如此強大的原因之一,是它是一項長時間的調查,很少人這麼做。他們在1999年到2010年之間網羅了6萬隻鳥兒。像那樣長期、大規模的追蹤極為罕見。我之前參與過的研究總是一次性的──你去那裏,然後計算X年或Y年的鳥類數量。你無法知道歷年的變化,你只能採集得到一部份的鳥類和物種樣本。」羅賓斯說。

瑟肯喬格招募當地的農民擔任「公民科學家」,年復一年,他們辛苦地幫助研究團隊、徒手為上千隻鳥兒繫上標記。除了國家地理學會以外,他們還依賴摩爾家族基金會(Moore Family Foundation)、野生動物保護協會(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溫斯洛基金會(Winslow Foundation)的資金贊助。

「這些人,他們真的充滿了熱情。這是一項非常、非常全面的研究,地點囊括了許多不同的地形。是的,他們探索咖啡種植園,但他們也探索河岸走廊、再生森林、原始森林,而那樣的比較與分析也是極為罕見的,」羅賓斯說。

↑↑↑↑↑101科學教室:咖啡因

「短期研究只著重於物種豐富程度,」瑟肯喬格說,「很可能描繪出比實際生態情況更美好的畫面。」

「只觀察一個棲地裡有多少物種絕對是不足夠的。在一般人眼裡,擁有很多物種是件好事——那的確是件好事──但光是這樣絕對是不夠的。關鍵是那裡存在了什麼類型的物種,」他說。重要的是,要特別留意瀕臨絕種的物種、只在地球上某些地區能找到的物種、以及「專性物種」──也就是只吃特定食物或住在特定棲息地的鳥類。雖然樹蔭不是很多的種植園肯定也大幅提升了鳥類的生物多樣性,這項研究發現,這類地點對於只居住在森林的鳥類比較沒有幫助──這些鳥類隨著咖啡生產的擴張而逐漸失去牠們珍貴的棲地。

消費者的重要性

「為什麼我們需要在乎生物多樣性以及人類正在驅使這些物種滅絕的事實呢?人類是造成地球第六次大滅絕的原因。我們有道德上的義務不要在根本上毀了這個星球,」瑟肯喬格說。「如果你喝咖啡──世界上許多熱帶生物多樣性熱點地區的重要作物,那你選擇取得咖啡的地方可以造成正面或負面的影響。」對於想要盡量減輕「與鳥類搶地盤」狀況的咖啡愛好者來說,瑟肯喬格的建議是:購買來自衣索匹亞或肯亞的咖啡。咖啡是東非本土的下層植被,通常人們仍遵循傳統地將它栽種在6公尺高的原生樹木下。另外,墨西哥咖啡也有很大一部份的咖啡豆是採「遮蔭種植」的,他說。然而,在實踐的層面上,單一來源的咖啡可能非常昂貴。對於在乎鳥類多樣性的人來說,史密森尼候鳥中心的「鳥類友善咖啡計畫」(Bird Friendly Coffee Program,由萊斯在1990年代後期共同創辦)是這方面最好的認證計畫,瑟肯喬格說。

其它像是雨林聯盟(The Rainforest Alliance)的機構也有提供它們自己的認證。這些機構通常在專注於生態影響的同時,也會照顧到其它方面,比如勞工福利。

「我們需要知道這類型的農業景觀是如何減低或促進生物多樣性。我們需要更多像這樣子的研究。不只是對咖啡,我們也需要對可可做這方面的研究,我們需要對全世界所有種類的作物進行這項研究。」羅賓斯說。

 

延伸閱讀:被「咖啡致癌」洗版了?別擔心啦!咖啡危機

MAY. 2019

重新發現達文西

逝世500週年:解讀天才手稿,開啟21世紀文藝復興

重新發現達文西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