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May. 12 2014

破壞王:六個入侵物種

  • 破壞王:六個入侵物種

    破壞王:六個入侵物種

1

白化王蛇在加納利群島恣意擴張,嚴重威脅當地的生物多樣性。專家們開會商討如何阻止這種外來的爬蟲類

由於沒有天敵,王蛇(kingsnake)這個原生於加州的物種變得愈來愈大隻、愈來愈凶狠,大量殘殺當地動物族群,包括只有加納利群島才有的「大加納利巨蜥」(Gran Canaria giant lizards)幼蜥。

一條白化的加州王蛇,攝於2009年。Photograph Nicolas Cégalerba, Biosphoto/Corbis

 「只要是有這種蛇的地方,大部分的〔小〕蜥蜴就都不見了,」參與加納利群島會議的美國地質調查所研究員羅伯特・費雪(Robert Fisher)說。(閱讀更多入侵物種的相關文章。)

由於沒有了後代,費雪如今將大加納利巨蜥稱為「已死的活物種」—–因為牠們注定逃不過滅絕的命運。

白化王蛇最初是在 10 到 15 年前以寵物的身分被引進加納利群島的,後來不是逃走了就是被飼主給放生了。

但還是有希望:費雪說,這種爬蟲類在這個環境裡的地位還沒鞏固,而政府已開始積極尋找解決辦法。「人們通常都是等到太慢了才會投注這麼大的心力,」他說。

隨著地球暖化,這類入侵者的散播情況變得愈來愈普遍。舉個例子,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的環境生物計畫總監彼得・愛波特(Peter Alpert)就說,適應物種都在擴張活動範圍,包括多種野草、害蟲,以及怕冷的入侵物種—–例如佛羅里達的緬甸蟒

以下是另外幾種在其他地方肆虐的入侵者。

棕樹蛇

棕樹蛇原生於東南亞和澳洲,在牠們於二次大戰後被無意間引進關島之前,關島的原生蛇種並沒有蛇類天敵。

棕樹蛇,2011年攝於牠位於印尼北馬魯古省的原生棲地。 Photograph by Ch’ien Lee, Minden Pictures/Corbis

根據美國地質調查所入侵物種研究院的說法,關島原生的鳥和蜥蜴種類已有超過一半被棕樹蛇給吃掉,蝙蝠種類也有三分之二接近滅絕。(相關閱讀:Drug-Filled Mice Airdropped Over Guam to Kill Snakes。)

NSF的愛波特稱之為「寂靜森林」。為了更了解這個已經改變的生態系,NSF 資助了「鳥類消失生態計畫」,研究鳥類的消失會以哪些方式影響生態系。例如,科學家想知道若沒有鳥類來散播種子,森林的植物會如何。

旱雀麥

旱雀麥(cheatgrass)是在 19 世紀中後期混在包裝材料裡從歐亞大陸來到美國的。由於生命週期短、種子多,它們能夠迅速散播。

USGS的入侵物種計畫經理雪倫・格羅斯(Sharon Gross)表示,絹雀麥和水牛草(buffelgrass)已經改變了美國西部的生態系與火災模式。

「旱雀麥是很好的燃料,通常也是火災過後第一個捲土重來的物種──很多時候都會讓其他原生物種沒辦法重新生長茁壯。」她說。

魔鬼簑鮋

這美女簡直就是野獸。魔鬼簑鮋(lionfish,又稱獅子魚)原生於印度洋與太平洋,卻在 1992 年的安德魯颶風過後被意外釋放到加勒比海與美國南部外海。

一條獅子魚在紅海的岩礁上方悠游。Photograph by Chris Newbert, Minden Pictures/Corbis

這種魚很快就給原生動物帶來問題:「牠們體型比原生的岩礁魚類大得多,會把牠們從岩礁上擠走,」格羅斯說。(相關照片:教鯊魚獵殺外來獅子魚。)

除此之外,獅子魚的背鰭有毒,而且已知的天敵可能就只有人類而已。(相關閱讀:Lionfish: Gotta Eat ‘Em to Beat ‘Em。)

亞洲鯉魚

有四種鯉魚—–大頭鰱、草魚、青魚、白鰱—–被歸類為亞洲鯉魚(Asian carp),根據美國國家公園服務處的說法,牠們於 1970 年代被引進美國水域,用來控制雜草與寄生蟲。

結果有一些跑進了密西西比河,從此開始亂竄,不但靠蠻力擊敗當地魚種、降低水質,當牠們被船的聲音嚇到時,還會從水裡跳出來,害人類受傷(如這段影片中所見)。(相關閱讀:Invasive Asian Carp Found Breeding in Surprising Location。)

格羅斯說,USGS和其他機構一直在嘗試研發一種化學膠囊,外殼是一層只有白鰱能消化、且對白鰱有毒的酵素。這個方法可以直取目標:鯉魚,且不會給其他物種帶來致命物質。

海蟾蜍

根據澳洲環境部的說法,南美洲的海蟾蜍(cane toad)於 1953 年被引進澳洲的北昆士蘭,用以控制甘蔗的害蟲之一:甲蟲。

海蟾蜍,2011年攝於哥倫比亞聖瑪塔內華達山脈的原生棲地。Photograph by Cyril Ruoso, JH Editorial/Minden Pictures/Corbis

結果這種蟾蜍變成了害蟲,不僅皮膚會分泌毒液、阻撓可能的天敵,還一路向西擴散。(相關閱讀:Australia’s ‘Road Warrior’ Toads Get Arthritis。)

「這個案例經常出現在教科書裡,告訴我們用一個外來物種殺死另一個外來物種不見得是個好方法,」格羅斯說。

說說看:你會怎麼對付入侵物種?

撰文: Liz Langley

編譯:魏靖儀

JUL. 2022

潛入珊瑚王國

耗竭的漁場變成潛水勝地菲律賓如何讓珊瑚大三角起死回生?

潛入珊瑚王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