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Aug. 26 2014

羚羊與獅子,命運的邂逅

  • 羚羊與獅子,命運的邂逅

    羚羊與獅子,命運的邂逅

1

撰文:Jennifer S. Holland
編譯:向淑容

在納米比亞,一隻母獅追逐著一頭大扭角條紋羚。本文所描述的情境與這個畫面很類似。
Photograph by Martin Harvey, Gallo Images/Corbis

哎呀!

兩隻分別屬於兩項研究計畫的野生動物在8月中旬偶然相遇了,而這兩項在非洲進行的研究都是由國家地理學會贊助的。最後只有一隻動物全身而退。

這次致命的邂逅發生在莫三比克哥隆戈薩國家公園的熱帶草原上。凶手是一隻屬於「滿月」(葡萄牙文Lua Cheia)獅群的母獅,這個獅群有兩隻母獅和四隻九個月大的小獅子,由Paola Bouley和她的同事監視,是「哥隆戈薩獅子計畫」(Projecto Leões da Gorongosa)的一部分。Bouley參與發起這個計畫,協助獅子的數量恢復與保育工作。

受害者則是一隻母的成年大扭角條紋羚,這種羚羊是普林斯頓大學的Rob Pringle、Ryan Long與其同事所研究的數個羚羊物種之一。他們正在調查長出植物的白蟻丘(這些植物是羚羊的食物)的間距對這種哺乳動物的行動與數量有什麼影響。這個計畫由國家地理研究與探索委員會(National Geographic Committee for Research and Exploration)資助。

 

機會渺茫

研究羚羊的團隊為30隻羚羊套上了GPS項圈,其中只有10隻是大扭角條紋羚,而研究獅子的團隊只追蹤了8隻獅子。一隻戴著GPS項圈的獅子遇到——而且還吃掉一隻戴著GPS項圈的大扭角條紋羚,機會有多大?Long說:「小到不行。」

誰知道……

Long在莫三比克當地,每天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網察看研究目標的最新GPS數據,以確定牠們都還活著。「8月7日早上,我看到一個羚羊項圈的訊號呈現死亡模式,非常驚訝,」他說。(動物呈現靜止狀態達到特定的時間後,項圈會感測並做出回報。)大扭角條紋羚很強壯,而且在這座公園裡相當少見。「我一開始還以為可能有項圈故障了。」

然而那個項圈其實運作很正常,而Long與獸醫Rui Branco搭乘直昇機抵達偏僻的現場時,那隻大扭角條紋羚已經只剩下皮和骨了。

 

著手調查

研究人員開始嘗試拼湊出受害者的遭遇。沒有證據顯示這隻母羚羊遭到盜獵者獵捕。這是好事。但是現場除了這隻有蹄類動物的屍首之外,牠的項圈也仍然套在牠脖子的殘骸周圍,凶手沒留下什麼線索——沒有爪痕或齒痕可以明確證實牠遭到獅子獵殺。

「結果我們離開羚羊的死亡現場時,對整個情況還有些疑惑,」Long表示。「沒有非常明顯的跡象顯示牠被獅子吃掉了,但是公園裡也不可能有其他食肉或食腐動物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把牠吃得這麼乾淨。」

追根究柢

與此同時,獅子研究計畫的主持人Bouley則對某件事很不解,那就是有一堆獅子GPS項圈的訊號集合在一起,這表示牠們捕食了某樣東西。那天她出去追蹤的捕食者,和Long與Rui不久後指出殺死了他們羚羊的,正是同樣的對象。事實上,他們兩位當時正朝著Bouley所追蹤的座標走去。

兩個團隊並沒有在現場碰到面,但羚羊研究人員很快就想到要察看Bouley的滿月獅群GPS數據了。而地圖上的那些光點,正是他們解開謎團所需要的證據。這個巧合超乎常理,但獅群與羚羊顯然是碰個正著了,而其中一隻成年獅子,或者兩隻都做出了獅子餓肚子時最會做的事。(Bouley無法斷定是哪一隻獅子先發動攻擊,「不過大概全部的獅子都有吃到獵物。」這包括一隻先前在盜獵陷阱中失去了一個腳爪的獅子。

在這個獅群被記錄下來的40次獵殺行動中,這是第一次有大扭角條紋羚被殺死。研究人員說事情發生在一個大水坑附近,可能解釋了兩種動物為什麼會同時出現在同一個地點(不過沒有人可以斷定這點)。

 

重大損失

對樣本數這麼少的研究計畫而言,死了一隻動物都是尤其重大的損失。Pringle解釋說,研究人員為這項羚羊研究計畫準備了一年多,今年夏天才為十隻母的大扭角條紋羚套上項圈(另有十隻南非林羚與十隻東非條紋羚)。要這麼做,必須從直升機上對牠們射麻醉標槍(如果對象是大扭角條紋羚的話),對象若是較小的物種,就從車子裡發射。「在牠們中槍昏迷之後,我們會蒐集牠們的體型尺寸、健康狀況、繁殖狀態等各種資訊,再套上項圈。牠們甦醒後就戴著新行頭離開。」(幫獅子戴項圈也同樣費力。)

「我們這兩個研究團隊都很了解彼此的情況,也一直都互相配合,」Pringle說。「在哥隆戈薩做研究的科學家並不多,所以我們都是好朋友,也盡可能互相幫忙。」

但是在這個案例中,互助精神也無法避免事情發生。野生動物的行動不會管什麼協議流程,研究人員也了解隨時都可能會有動物死亡。

當然,兩個團隊之間毫無芥蒂。

「獅子總得填飽肚子,」Long說,「我寧願獵殺大扭角條紋羚的是獅子,而不是盜獵者!」

JUL. 2022

潛入珊瑚王國

耗竭的漁場變成潛水勝地菲律賓如何讓珊瑚大三角起死回生?

潛入珊瑚王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