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X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l. 08 2024

生活在古羅馬遺跡下的「巨型」淡水蟹

  • 有一群地中海淡水蟹(河流溪蟹,學名為 Potamon fluviatile)可能在好幾世紀之前就在羅馬古水渠繁衍生息。圖中是一隻河流溪蟹停在圖拉真廣場遺跡裡的岩石上。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有一群地中海淡水蟹(河流溪蟹,學名為 Potamon fluviatile)可能在好幾世紀之前就在羅馬古水渠繁衍生息。圖中是一隻河流溪蟹停在圖拉真廣場遺跡裡的岩石上。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 這種稱為河流溪蟹的淡水蟹棲息在義大利河川溪流的地洞裡(本照片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這種稱為河流溪蟹的淡水蟹棲息在義大利河川溪流的地洞裡(本照片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 目前已知大鼠是羅馬特有淡水蟹族群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目前已知大鼠是羅馬特有淡水蟹族群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 正如這隻位於圖拉真廣場下水道的雌蟹,羅馬的淡水蟹有時會吃動物屍骸,包括刺蝟(如本圖所示)。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正如這隻位於圖拉真廣場下水道的雌蟹,羅馬的淡水蟹有時會吃動物屍骸,包括刺蝟(如本圖所示)。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 河流溪蟹會將幼體放在育兒囊裡攜帶,直到幼體完全成年為止(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河流溪蟹會將幼體放在育兒囊裡攜帶,直到幼體完全成年為止(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 羅馬市決定不在裸露的水渠上加裝柵欄,也不豎立標示來提高大眾對這些螃蟹的認識,因為這類措施可能破壞古蹟景觀,例如羅馬競技場(如圖所示)。PHOTOGRAPH BY TINO SORIANO, 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羅馬市決定不在裸露的水渠上加裝柵欄,也不豎立標示來提高大眾對這些螃蟹的認識,因為這類措施可能破壞古蹟景觀,例如羅馬競技場(如圖所示)。PHOTOGRAPH BY TINO SORIANO, 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1

羅馬曾是一片沼澤谷地,但當時所遺留下來的東西並不多──除了這種占據了古代水渠的螃蟹。

有一群地中海淡水蟹(河流溪蟹,學名為 Potamon fluviatile)可能在好幾世紀之前就在羅馬古水渠繁衍生息。圖中是一隻河流溪蟹停在圖拉真廣場遺跡裡的岩石上。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有一群地中海淡水蟹(河流溪蟹,學名為 Potamon fluviatile)可能在好幾世紀之前就在羅馬古水渠繁衍生息。圖中是一隻河流溪蟹停在圖拉真廣場遺跡裡的岩石上。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2005年在羅馬中部的圖拉真廣場(Trajan’s Forum)進行考古挖掘期間,考古學家發現一條古排水道,裡面不僅有一座可追溯至公元4世紀的君士坦丁大理石半身像,還有一個歷史更加悠久的淡水蟹族群。

AD

ads-parallax
這種稱為河流溪蟹的淡水蟹棲息在義大利河川溪流的地洞裡(本照片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這種稱為河流溪蟹的淡水蟹棲息在義大利河川溪流的地洞裡(本照片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考古學家見到這些螃蟹時非常驚訝,並在挖掘期間從土壤中拖出一大堆河流溪蟹。這種甲殼動物的學名為Potamon fluviatile,是義大利本土唯一一種大型淡水蟹。研究人員懷疑,這個族群的歷史很悠久,可追溯至羅馬還只是一片沼澤山谷的時候。

這種甲殼動物尚未經過仔細研究,過去15年內也遭到大多數人遺忘。這些螃蟹可能見證帝國興衰,但新的監測資料顯示,這個數量曾經很多的族群可能面臨消失的危機。

這些螃蟹有多古老?

令人不意外的是,這種螃蟹的棲地在過去2000年內經歷重大變動。博物學者吉安盧卡.達米亞尼(Gianluca Damiani)解釋,如今矗立著羅馬競技場和古羅馬廣場的區域曾是一處由臺伯河(Tiber River)水滋養的沼澤山谷。河流溪蟹的祖先可能將臺伯河當作水中高速公路,在這片區域到處移動。古羅馬廣場是在公元前1世紀至公元2世紀興建,而在建造期間,為了將這片區域的水排乾並輸送到臺伯河,羅馬人修築馬克西姆下水道(Cloaca Maxima),如今這套排水系統依然在使用中。

研究人員認為河流溪蟹已經在羅馬下水道生活幾世紀,這些工程的建造時間就是原因之一。都市化切斷這些螃蟹出入臺伯河的路徑,使牠們與其他同種個體隔離,並將牠們困在這座發展中城市的中心。達米亞尼解釋說:「牠們從古典時期就被困在羅馬中心,我們現在見到的是從那個古老族群流傳下來的後代。」

目前已知大鼠是羅馬特有淡水蟹族群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目前已知大鼠是羅馬特有淡水蟹族群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正如這隻位於圖拉真廣場下水道的雌蟹,羅馬的淡水蟹有時會吃動物屍骸,包括刺蝟(如本圖所示)。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正如這隻位於圖拉真廣場下水道的雌蟹,羅馬的淡水蟹有時會吃動物屍骸,包括刺蝟(如本圖所示)。PHOTOGRAPH BY GIANLUCA DAMIANI

數千年來,這些螃蟹一直利用這套古代排水系統在城市下方活動,特別是圖拉真廣場下方區域。牠們生活在人類大多無法進入的水渠和通道。這種動物很少出現在地表,而且只在夜間活動,以人類製造的垃圾和動物遺骸為食。

「羅馬的地下富含水源,特別是古羅馬廣場的區域,那裡有許多水道及躲藏的地方可供螃蟹生存。」羅馬大學的環境生物學家馬可.塞米納拉(Marco Seminara)說:「這些動物可以在那裡生活這麼久,我並不意外。」他補充說,羅馬帝國衰亡,加上古羅馬廣場遭到廢棄,使這些螃蟹能占領這片區域且不受干擾,這可以解釋河流溪蟹族群在當地長久生存的原因。

我們對這種螃蟹的了解有多少?

塞米納拉解釋說,將近100年以來,當地科學界一直模糊知道這群螃蟹的存在。他記得自己還是學生時,曾碰巧聽說這個族群的消息。2005年的考古挖掘揭露這個族群的數量規模,並短暫引起科學界的研究興趣。

2004年至2006年,羅馬第三大學的研究人員捕捉及辨別將近500隻螃蟹。該團隊在2008年報告,羅馬的螃蟹比同種其他個體大13-20%。羅馬螃蟹的殼長平均可達7公分,這可能是巨型化的例子之一,也就是族群個體的體型比親緣動物更大。

這項研究也指出,羅馬螃蟹生長較慢,且預期壽命最多可比同種其他個體長5.5年。體型、生長、預期壽命的差異需要幾世紀才會形成。

河流溪蟹會將幼體放在育兒囊裡攜帶,直到幼體完全成年為止(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河流溪蟹會將幼體放在育兒囊裡攜帶,直到幼體完全成年為止(攝於托斯卡尼)。PHOTOGRAPH BY EMANUELE BIGGI

2005年的考古挖掘不僅促成這項研究,也挖出數世紀以來一直保護河流溪蟹的地下水渠系統,因而讓這個族群面臨掠食者威脅,例如海鷗和烏鴉。塞米納拉發現的螃蟹殘骸逐漸比活螃蟹還多。此外,由於氣候變遷導致地表愈來愈熱,濕度愈來愈低,所以螃蟹也躲在更深的地洞裡,以保持涼爽及不受打擾。達米亞尼說:「現在牠們去了更深的地方,根本找不到。」

2020年,羅馬競技場考古公園召集博物學者來幫忙監測在羅馬競技場和古羅馬廣場之間區域棲息的各種動物。達米亞尼和塞米納拉參加的小組負責在夜間使用手電筒追蹤螃蟹族群,利用光纖攝影機窺探淤泥中的淺坑,並設置陷阱來捕捉和記錄螃蟹個體,用於估計目前族群數量。結果並不理想:達米亞尼說,過去三年內只發現六隻新螃蟹。

雖然這不一定表明螃蟹族群瀕臨絕種,卻顯示牠們的數量正在迅速減少。塞米納拉認為,如果這些螃蟹能適應在更深的地下環境過著更隱蔽的生活,或許依然有機會長久生存。但他補充說:「由於羅馬不斷開發,臺伯河也不再是適合牠們的水中高速公路,還有氣候變遷問題,所以這個族群的前景確實不太樂觀。」

羅馬市決定不在裸露的水渠上加裝柵欄,也不豎立標示來提高大眾對這些螃蟹的認識,因為這類措施可能破壞古蹟景觀,例如羅馬競技場(如圖所示)。PHOTOGRAPH BY TINO SORIANO, 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羅馬市決定不在裸露的水渠上加裝柵欄,也不豎立標示來提高大眾對這些螃蟹的認識,因為這類措施可能破壞古蹟景觀,例如羅馬競技場(如圖所示)。PHOTOGRAPH BY TINO SORIANO, NATIONAL GEOGRAPHIC IMAGE COLLECTION

這些螃蟹能存活下來嗎?

為了確保這些螃蟹成功生存,研究人員需要資金來研究牠們,也需要市政府批准在裸露的水渠上安裝柵欄,使鳥類無法輕易捕食螃蟹。「我們願意研究這些動物,因為牠們不僅值得研究,也值得保護。」達米亞尼說:「這個族群不能消失。」

目前羅馬市已經駁回達米亞尼及其同事的請願,拒絕安裝柵欄及豎立標示來告知行人這些螃蟹的存在。達米亞尼表示,政府的理由是此舉會破壞古蹟景觀。他說:「他們不關心螃蟹,反而更在意參觀羅馬競技場的觀光客。」

儘管歷史悠久的羅馬河蟹族群未來仍不明朗,但塞米納拉希望,有一天能獲得充足資金和感興趣的研究人員來探索這個族群。目前螃蟹愛好者只能觀望這種隱居的動物是否能夠繼續在羅馬遺跡下方深處成功存活下來。

「牠們的存在確實類似民間傳說,就像找到一隻生活在紐約中央公園的螃蟹一樣。」達米亞尼說:「這種動物很獨特。古羅馬廣場居然有義大利水域唯一一種大型淡水甲殼動物,這件事一直讓大家很驚訝,而且永遠都會如此。」

延伸閱讀:全球最大的魚正在消失無蹤 龐貝城有倖存者嗎?

JUL. 2024

原住民族逆轉未來

全球各地最早的住民如何找回環境、文化與自我認同主導權

原住民族逆轉未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