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Sep. 12 2022

深具破壞力的獅子魚正侵入巴西海域

  • 原生於印度暨太平洋地區(Indo-Pacific region)的獅子魚,已經成為部分加勒比海與西大西洋的外來入侵種,現在更延伸到巴西海岸。獅子魚不僅胃口貪婪,且在當地除了人類之外沒有什麼重大天敵。 PHOTOGRAPH BY HUMBERTO RAMIREZ, GETTY IMAGES

    原生於印度暨太平洋地區(Indo-Pacific region)的獅子魚,已經成為部分加勒比海與西大西洋的外來入侵種,現在更延伸到巴西海岸。獅子魚不僅胃口貪婪,且在當地除了人類之外沒有什麼重大天敵。 PHOTOGRAPH BY HUMBERTO RAMIREZ, GETTY IMAGES

1

在當地沒有天敵的入侵種獅子魚已經嚴重破壞了佛羅里達及加勒比海地區,現在牠們的分佈範圍更蔓延到巴西。

獅子魚(Pterois sp.)是當今海洋中最惡劣的入侵物種之一。而如今,牠們不斷肆虐的範圍已經擴張到巴西南部。

自從人們於1985年在墨西哥灣首度捕獲到獅子魚起,獅子魚已經好幾年不斷往南方擴張了。這些獅子魚可能從觀賞水族貿易中溢出,並迅速擴散到美國東海岸及加勒比地區,並在2010年左右抵達南美洲的海岸線。

AD

ads-parallax

但獅子魚卻止步於委內瑞拉、千里達及托巴哥停滯不前。十年以來,亞馬遜河流出的淡水以及其他匯聚的洋流成了阻絕獅子魚繼續南下的地理屏障。但在2020年左右,當科學家們分心於COVID-19疫情之時,這些獅子魚開始繞過這道屏障繼續南遷。

 

根據《海洋科學前沿》(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期刊上的新研究,如今在巴西241公里長的海岸線上已經發現了幾十條獅子魚。在今年3月至5月期間,研究人員在海水清澈度足以追蹤魚群的時候,攜手漁民紀錄了72條關係密切的獅子魚。這麼高的密集程度代表,這些獅子魚可能已經成功建立了新族群;對科學家評估一個入侵物種來說,也指出了一個危險、且往往不可逆的趨勢。

此次研究的主要作者海洋生態學家馬塞洛.蘇亞雷斯(Marcelo Soares)說:「自2022年3月以來,獅子魚已經成功拿下了700公里的海岸線。」並表示,現在獅子魚的數量超過300條,「如果不採取緊急措施,我們預計獅子魚將在兩年內侵入巴西餘下的6000公里海岸線。」

對許多科學家來說,問題不是獅子魚「會不會」繼續往南遷徙,而是「什麼時候」。

並未參與此次研究的澳洲查爾斯.達爾文大學(Charles Darwin University)水生生態學家奧斯馬爾·路易斯(Osmar Luiz)說:「 我們知道一旦牠們越過了亞馬遜的屏障,就會像火一樣蔓延開來。」

 

破壞力最大的入侵魚類

原產於印度暨太平洋地區的獅子魚,有著令人難以想的破壞力。不論牠們去到哪裡,都會對當地生態系帶來浩劫——吞噬本土物種並破壞食物鏈,這也替獅子魚博得了破壞力最強入侵魚類的惡名。除了往南擴散到巴西,獅子魚還借道印度洋與蘇伊士運河,在地中海建立了足群;路易斯表示,就算獅子魚搭上來自巴西沿岸的洋流迅速抵達西非,他也不會感到太意外。

獅子魚每隔2到4天就能產下數千顆魚卵,這又進一步擴大了牠們的破壞力。而且獅子魚不僅背部滿是毒棘,更對不同類型的環境與食物適應力驚人。牠們數以百萬的稚魚會隨著洋流──有時候甚至能藉著颶風──擴散到很遠的地方。最糟糕的是,在獅子魚侵入的地方不僅幾乎沒有天敵,也對牠們帶來的威脅沒有充分警覺。

並未參與此次研究的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海洋生態學家妮可拉.史密斯(Nicola Smith)說:「獅子魚有這麼多特徵讓牠們成功擴散,我一點都不意外牠們能攻下大西洋沿岸,遑論是現在的巴西。」

蘇亞雷斯說:「獅子魚是貪婪的掠食者。」獅子魚侵入後可以將脆弱的物種逼到滅絕,而且與其他掠食者不同的地方在於,當一個物種被獵殺殆盡後,獅子魚會轉向尋找其他數量豐富的物種,無情追殺到該物種的最後一隻魚也消失。

由於這種掠食習慣,像特有種(Endemic species)這樣只存在特定地區的生物,特別容易受到獅子魚的威脅──而巴西正好充滿了特有種。

巴西的獅子魚

蘇亞雷斯與同事透過研究人員、漁民以及社群媒體的貼文,記錄下巴西沿岸獅子魚數量增加的現象。為期三個月的調查中所發現的72條獅子魚,有超過一半都是在當地人用來捕魚的人工礁石等人造結構附近發現的。

「這讓人們關注起獅子魚會對漁業帶什麼樣的影響。」蘇亞雷斯說:「巴西海岸有許多家計型漁業(artisanal fishing)活動,獅子魚的影響對一個嚴重社會不平等地區的糧食安全至關重要。」

獅子魚可能重挫笛鯛與石斑魚兩類重要的經濟魚種。舉例來說,獅子魚就在巴哈馬大幅扼殺了石斑魚,以致人們必須限制石斑魚漁業。(好在石斑魚的數量終於開始恢復了。)

在調查期間,人們發現獅子魚經常潛伏在陰暗、滿是沉積物的水域中。這使的「魚槍」這種由獵手在水下發射並擊穿魚隻的慣行入侵物種管理方法,施行起來更加困難。

最近一篇論文發現,巴西水域至少有29種特有魚類特別容易受到獅子魚的影響,像是鱗鰭石鱸(Haemulon squamipinna)這種對沿岸自給漁業相當重要的黃色條紋小魚就是其中一例。路易斯表示,在離岸數百公里的地方,像是費爾南多・迪諾羅尼亞群島(Fernando de Noronha)這樣的岩石群島是許多物種的家園;其中好些物種擁有世界上最小的地理足跡(geographic footprints),部分甚至活動範圍只在幾平方公尺內。

「我們還沒完全瞭解海洋的生物多樣性,特別是罕見及隱蔽物種。」蘇亞雷斯說:「如果獅子魚在在這些棲地建立起與加勒比地區一樣的族群密度,當地罕見與隱蔽物種的數量就可能減少。」

而今,獅子魚已經在巴西水域建立起了族群,未來遠播之勢更不可當。

史密斯說:「一但獅子魚站穩腳步,縱然你盡情的捕撈、捕撈、再捕撈,但你仍會迎來一個失敗的結局,因為獅子魚會不斷繁殖來取代自己。」

降「獅」挑戰

史密斯表示,對於其他魚類而言,移除指定區域的個體會降低該區域的族群密度,但獅子魚不然。

「在你移除獅子魚的同時,牠們就能重新占據這個地方。」史密斯表示,這是因為獅子魚傾向移動到同類數量較低的區域,「你除掉的獅子魚愈多,就會有愈多的獅子魚從深海游出,補充你移除的獅子魚。」

史密斯說,人們為了減少獅子魚數量做了各種努力,包含舉辦釣魚比賽(這能迅速大量清除一大片地區的獅子魚),以及設計專門的獅子魚陷阱(雖然仍有一半的獅子魚能脫逃);廚師們也努力將獅子魚料理成受歡迎的海鮮。

即便如此,要將這種帶著毒棘的入侵魚類變成在地佳餚仍不簡單。人們通常認為獅子魚有食安風險,而且因為獅子魚危險毒刺,用魚叉捕獵牠們也相對費時,更何況獅子魚柳雖然好吃,但很小塊。

但史密斯依然相信把獅子魚送上餐桌依然值得一試。

史密斯說:「我已經吃了很多獅子魚,好吃,味道很像石斑魚。」

雖然想完全根除獅子魚可能會徒勞無功,但降低獅子魚的數量仍有助於減少牠們對原生物種的侵害。路易斯說,下一步重要任務是追蹤獅子魚的移動去向,並努力防止牠們建立新族群,而監測遙遠的群島、漁民或遊客罕至之處等離岸地點必不可少。

對於巴西的原生物種來說,這是一場攸關生死的戰鬥。

路易斯說:「我們最盼望的管理成效是能避免獅子魚消滅任何一個原生物種。」

 

延伸閱讀:新發現:為了偷襲獵物,大白鯊可能會改變體色! 新發現:為了偷襲獵物,大白鯊可能會改變體色!

SEP. 2022

找回星空

光害奪走了臺灣的夜空,我們有多久看不到銀河?

找回星空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