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n. 06 2022

氣候變遷正在侵蝕一種珍貴資源:睡眠

  • 巴基斯坦賈卡伯(Jacabob)的米倉工人,在天正熱的時候稍事休息。不斷上升的夜晚溫度,已經讓我們無法休息,而氣候變遷可能代表未來會有更多不成眠的夜晚。PHOTOGRAPH BY MATTHIEU PALEY

    巴基斯坦賈卡伯(Jacabob)的米倉工人,在天正熱的時候稍事休息。不斷上升的夜晚溫度,已經讓我們無法休息,而氣候變遷可能代表未來會有更多不成眠的夜晚。PHOTOGRAPH BY MATTHIEU PALEY

1

就算只是比平常熱一點點,升高的夜晚溫度也會擾亂我們的睡眠。一則新的全世界級研究,加總了這些損失。

每個人都知道那種恐怖的感覺:悶熱的夜晚,就是暖了那麼一點,讓人輾轉反側,然後到了第二天,就感覺自己成了個慢吞吞、昏沉沉的空殼。

那種感覺不只是不愉快而已。多年的研究顯示,剝奪睡眠會增加心臟病的風險,讓情緒障礙變嚴重、減緩學習能力,還有許多許多──有龐大的個人、社會與經濟代價的問題。

現在有一項新研究,把睡眠喪失──再引申到跟睡眠相關的所有問題──和氣候變遷連結了起來。哥本哈根大學的學者發現,被氣候變遷推向愈來愈熱的夜晚溫度,正把上床時間往後推、睡醒的時間往前拉,代價就是我們珍貴的夜間休息時間。 

AD

ads-parallax

上周發表在《一個地球》(One Earth)期刊上的研究所追蹤的睡眠者,即使是在溫度不是特別炎熱的地方,都損失了一些休息時間,而且,就算不是很有挑戰性的睡眠溫度,他們也都難以適應。學者也提出了警告,睡眠的代價會像溫度上升一樣增加,可能會讓需要睡覺的人──意思就是全人類──到本世紀末時,每年睡不好的天數增加至13到15天。

專家說,這是氣候變遷影響大眾日常生活的一個非常清楚的例子──不只是發生更多乾旱與水災之類的災難,而是一些會日積月累的小代價。因為氣候變遷造成的睡眠損失,「已經發生了,就在現在,不是在未來而是在今天。」凱爾頓.麥納(Kelton Minor)說,他是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也是哥本哈根大學的學者。

不過是幾度的問題

麥納和同事研究了2015到2017年間全球將近5萬人的活動追蹤手環(例如智慧運動手環)上所蒐集來的資料。這種追蹤手環會在那些人睡著、醒來時追蹤紀錄,也會記錄睡著和醒來之間的睡眠狀態。儘管這些資料經過匿名處理,研究人員還是可以把睡眠者的所在地點跟當地的特定氣候資料作比對

這也讓學者可以把睡眠資料跟當地戶外溫度做對照──他們沒有室內狀況的資料,也就是說不知道是否有使用空調。因為他們看的是個人的連續紀錄,他們可以看到一個人在6月的某個涼爽夜晚和幾天後比較熱的晚上的睡眠狀況,或是他們在反常溫暖的2月夜晚有什麼反應。

這個資料集的獨特之處,在於它並不是倚賴個人回報,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樣做並不可靠。同時這個資料集也擴及全世界,而之前只有少數幾項研究曾經探究氣候與睡眠之間的直接關係,但只有針對少數人,或只針對美國。

更值得注意的是結果。大眾在室外溫度低於攝氏10度的時候睡得最多。高於那個門檻,他們睡眠少於七小時的機會就會上升。高於攝氏25度時,損失就會加速。當戶外夜間溫度到達攝氏30度,大眾平均晚上會損失15分鐘。

這聽起來可能不多,但這「其實是蠻嚴重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睡眠學者莎拉.麥尼克(Sara Mednick)說。首先,其他科學研究指出,這15分鐘很可能是來自極為珍貴的「慢波」(slow wave)睡眠階段,她推論。我們每天晚上只有大約一小時的這種睡眠,所以去掉15分鐘──甚至只少掉五分鐘──都會切掉很大一塊修復時間。

同時高溫對某些族群的衝擊也會特別嚴重。高溫的影響力隨年齡增加:這項研究發現,超過70歲以上的民眾,敏感度大概是兩倍,在相似的熱壓力下,損失的會是30分鐘、而不是15分鐘。女性受的影響也比較大,比起較暖溫度的平均損失,還多損失了25%。(手環使用者偏向較富裕的群眾及男性,所以他們的研究成果也可能低估了影響。)

而中低所得國家的居民睡眠被擾亂的時間,比高所得國家的居民多出三倍──或許部分原因在於沒有空調。

「這讓氣候變遷的影響不是只有災難或攸關生存,也顯示氣候變遷其實每天都在影響我們。」麻州大學阿默斯特分校的環境經濟學家傑米.穆林斯(Jamie Mullins)說。「氣候變遷會以各種能日積月累的細微方式讓全人類付出代價。」

身體不會調整

不過,另一個發現可能更讓人擔心:人類的身體似乎並沒有對更溫暖的睡眠溫度做出調整──就算是住在終年氣候炎熱地區的人、或甚至剛度過一整個晚上特別熱的夏季的人。比平常熱的夜晚無論如何都會破壞他們的睡眠。

「我們沒有找到人類有做出適應的證據。」麥諾說,至少在生理層面沒有。

這樣是解釋得通的,他解釋說,有鑑於我們的身體是如何緊密調控自己的內部溫度。只要幾度的太熱或太冷,我們的器官就會開始運作不良、甚至停工。體溫是睡眠的主要控制因素之一:在睡覺之前,我們會把血液送往末梢,讓我們的核心溫度微微下降一點。沒有這種轉移,就會很難順利入眠。

我們的體溫需要這麼嚴密的調控,也讓我們在面對愈來愈糟的睡眠狀況時更沒有彈性。

自1800年代以來,人類造成的氣候變遷已經讓地球升溫了大約攝氏1.1度,但地球大部分地方的夜晚溫度上升得比白天更多。在美國,夏季的夜晚比夏季的白天暖了兩倍。

「以前,晚上是讓身體冷卻的機會,但當[高溫]成為長期的壓力源,身體無法冷卻並恢復──那就是傷害大眾健康的關鍵因素。」加州環境健康危害評估辦公室的公衛專家露帕.芭蘇(Rupa Basu)說。

哥本哈根的學者估計,變暖的夜晚已經奪走睡眠者未來每年約44小時的睡眠。同時還有額外的11天「短眠」,是睡眠者睡不到七小時的夜晚。

但隨著地球溫度繼續上升,這些代價也會增加。到本世紀末,若是碳排放多少沿著目前軌跡的話,大眾可能每年會損失50個小時的睡眠。

「人類的適應力非常好,」麥諾說:「但適應力也是有需要我們小心注意的具體極限的。」他的分析顯示,熱不成眠,可能就是其中一個。

有問題的解決辦法

這不是可以輕忽的問題,哈佛大學的環境健康學家荷西.吉勒摩.賽德諾.羅倫(Jose Guillermo Cedeno Laurent)說。他和同事在2016年熱浪期間曾經在哈佛學院做了一個測試。住在有空調的新宿舍的學生,在接下來幾天中作的認知測試表現比住在「為另一種氣候打造的」舊宿舍中的學生好。賽德諾.羅倫說。

「就連健康的年輕人……都會受到對他們來說真的很重要的影響──也就是他們的思考方式,」他說。

他的研究,為氣候所引起的睡眠不足指出了一個可能的解決辦法:讓全世界的住屋能取得更多空調。但這是很龐大的經濟與環境挑戰。空調非常消耗能源,因此也很花錢;不久前的一項研究顯示,美國低收入家庭會等氣溫升高攝氏2.8-4.2度之後才會打開冷氣。而同時,空調實際上卻讓全球的戶外環境都變得更熱了,因為空調使用的電力大多來自燃燒化石燃料,同時空調也會讓當地氣溫升高,因為從臥室吸走的多餘的熱,都被排到了外面的空氣中。

對賽德諾.羅倫來說,睡眠剝奪與健康不佳之間的關係,無論是在生理或精神方面,都已經非常明確了,所以忽視會使這些狀況惡化的議題,將會非常荒謬。釐清氣候與睡眠之間的關聯,也使得我們不可能忽視解決這個問題的肇因、還有其影響的社會責任。

「顯然,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阻止氣候變遷,」他說:「在這個時機點看來,這基本上就是人權問題。」

 

延伸閱讀:氣候變遷恐延長花粉過敏季 / 「COVID長期症狀」會與我們共存多久?

OCT. 2022

進入牠們的內心世界

大象會哀悼、猴子會覺得不公平;動物的心智, 比你想的更豐富。

進入牠們的內心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