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Apr. 06 2021

除了讓你不打瞌睡,咖啡也能幫助森林快速生長?

  • 從上方觀看哥斯達黎加的阿凱爾斯(Aquires),咖啡工人正在把剛採下來的咖啡櫻桃放進貨車裡。最近一項在原為咖啡農場的土地上所進行的實驗發現,使用咖啡果渣,能夠幫助森林在已開發土地上重新生長。PHOTOGRAPH BY EDWIN REMSBERG, VW PICS, UIG, GETTY IMAGES

    從上方觀看哥斯達黎加的阿凱爾斯(Aquires),咖啡工人正在把剛採下來的咖啡櫻桃放進貨車裡。最近一項在原為咖啡農場的土地上所進行的實驗發現,使用咖啡果渣,能夠幫助森林在已開發土地上重新生長。PHOTOGRAPH BY EDWIN REMSBERG, VW PICS, UIG, GETTY IMAGES

  • 土地上堆積著一層新添加的咖啡果渣,這裡原本已經被外來的牧草佔領。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土地上堆積著一層新添加的咖啡果渣,這裡原本已經被外來的牧草佔領。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 進行這項研究的科學家規劃了另一片土地當作控制組,想看看森林是否會自然重生。在實驗進行後的多年,控制組土地上的雜草仍佔有主要地位。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進行這項研究的科學家規劃了另一片土地當作控制組,想看看森林是否會自然重生。在實驗進行後的多年,控制組土地上的雜草仍佔有主要地位。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1

咖啡製造過程所剩下的殘餘物能讓被破壞的森林起死回生。

從上方觀看哥斯達黎加的阿凱爾斯(Aquires),咖啡工人正在把剛採下來的咖啡櫻桃放進貨車裡。最近一項在原為咖啡農場的土地上所進行的實驗發現,使用咖啡果渣,能夠幫助森林在已開發土地上重新生長。PHOTOGRAPH BY EDWIN REMSBERG, VW PICS, UIG, GETTY IMAGES

從上方觀看哥斯達黎加的阿凱爾斯(Aquires),咖啡工人正在把剛採下來的咖啡櫻桃放進貨車裡。最近一項在原為咖啡農場的土地上所進行的實驗發現,使用咖啡果渣,能夠幫助森林在已開發土地上重新生長。PHOTOGRAPH BY EDWIN REMSBERG, VW PICS, UIG, GETTY IMAGES

森林就像人類一樣,攝取一點咖啡就會「動」得比較快。

最近一項研究測試了咖啡果渣(咖啡生產過程所產生的殘餘物)是否能幫助哥斯大黎加的雨林重生。來自夏威夷大學馬諾阿分校的研究員測試了兩種情境,想看看咖啡殘餘物會如何影響遭砍伐的森林。他們用大約 50公分厚的咖啡果渣覆蓋住一塊草地,另一塊則保持原樣。

這兩塊土地都歷經過長年的剝削,有時用來種植咖啡,有時用來養牛,並最終成為廢地。它們被外來雜草占領,最主要的是一種稱為「信號草」(palisade grass)的非洲物種,可以用來餵養放牧的牲畜。這種牧草在沒有動物吃它的情況下可以生長到約 40 公分高,而放牧會使天然雨林難以重生。

兩年後,受咖啡加持的土地呈現出明顯的進步。這塊地有 80% 的面積受到年輕樹蔭的遮蔽,有些樹木甚至生長到超過4.5 公尺高,其中包括可以生長到 18 公尺高的雨林物種。相比之下,未使用咖啡的土地則只有 20% 的面積有這樣的樹蔭遮蔽。在有咖啡加持的土地上,樹木的平均高度高出了四倍,土壤樣本更肥沃,且外來的牧草也消失了。

這樣的研究結果被刊登在《生態解答與證據》(Ecological Solutions and Evidence)期刊上。

「這不只提供了咖啡生產者一種丟棄廢棄物的永續方案,」她說:「也讓被破壞的森林重生速度加快。」

「這是一個驚人的雙贏局面。」蕾貝卡.柯爾(Rebecca Cole)說。柯爾是夏威夷大學馬諾阿主校校區的一名生態學家暨論文作者。「雨林需要花費好幾百年的時間才能重新生長回來。在短短兩年內就長出這麼高的樹木真是奇觀。」

「還需要做更多研究,」柯爾直言:「才能了解咖啡果渣帶來的長期影響,以及它是否會造成任何預料之外的汙染。」

但這仍然「像極了一片因咖啡因而『亢奮』的森林,我認為前景看好。」柯爾說。

土地上堆積著一層新添加的咖啡果渣,這裡原本已經被外來的牧草佔領。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土地上堆積著一層新添加的咖啡果渣,這裡原本已經被外來的牧草佔領。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進行這項研究的科學家規劃了另一片土地當作控制組,想看看森林是否會自然重生。在實驗進行後的多年,控制組土地上的雜草仍佔有主要地位。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進行這項研究的科學家規劃了另一片土地當作控制組,想看看森林是否會自然重生。在實驗進行後的多年,控制組土地上的雜草仍佔有主要地位。PHOTOGRAPH BY REBECCA COLE

尋求雙贏局面

咖啡豆是咖啡果實(俗稱咖啡櫻桃)的種子,剛從樹上摘下來時,它看起來就像亮紅色或黃色的櫻桃。為了取得咖啡豆,生產者會去除果皮、果渣和其它薄膜層。接下來再曬乾並烘烤剩下來的咖啡豆、磨成粉末、並最終成為你晨間杯子裡的飲料。每一次咖啡收成,大約會有一半的重量最後成為廢棄物。

「在哥斯大黎加,咖啡生產者通常會將所有咖啡殘餘物運送到儲存地,並將它們留在那裏等待分解。」夏威夷大學馬諾阿分校麗昂植物園(Lyon Arboretum)的園長暨論文作者拉坎.札哈維(Rakan Zahawi)說。

在 2000 年代初期,札哈維參訪了一個類似的重建計畫,只不過這個計畫使用橘子皮。

「兩者之間的差距是天差地別,」他說,使用橘子皮和不做任何處理的兩塊土地間「產生了巨大的差異。」

當他開始在哥斯大黎加工作並注意到該國龐大的咖啡業所產生的殘餘物時,這個想法便揮之不去:「如果多餘的咖啡果渣能在某方面發揮功能,那所有參與者,不管是咖啡生產者、地主、還是環境保護主義者,都會受益。」柯爾和札哈維心想。

「基本上它是處理起來非常昂貴的大宗廢棄物,所以咖啡生產者都會免費贈送。」柯爾說。不必花錢將這些廢棄物做堆肥處理並儲存,研究人員唯一的花費只有承租傾卸式卡車運送這些咖啡果渣而已。

運作方式及原理

這個理論的運作方式如下:將將近 50 公分厚的咖啡果渣鋪在長滿牧草的區域上,悶住下方的牧草,並加溫直到它們窒息、死亡、並分解。

「基本上就是殺死所有牧草的根和地下莖。」札哈維說。

札哈維和柯爾發現,當牧草被分解後的殘餘物和營養豐富的咖啡果渣層混合時,就會創造出肥沃的土壤。接下來,這些肥沃土壤便會吸引昆蟲,昆蟲吸引鳥類,最後鳥類再將種子撒在這塊土地上,和風的作用一樣。

這時,就到了「重生」的時候。

「前兩三年看起來簡直一團糟,但新的植物忽然間就像爆炸般生長了出來。」札哈維說。這些土壤的營養成份實在太高,效果就好像幫植物「打了能增強肌肉的類固醇」一樣。

他們發現關鍵在於果渣堆積,將足夠厚的果渣層鋪在足夠平坦的區域避免它被沖走,並選擇有乾旱期的氣候區,讓咖啡真正地被「烘烤」。這本質上是非常有效的堆肥。

「如果你把手放進這些土壤中,你會感覺非常熱,不會燙,但熱度足以悶死牧草。」札哈維說。

將塑膠防水布鋪在地上,並用重量固定也能殺死牧草。但「這樣又會產生塑膠垃圾,」札哈維說:「而且還要把新的肥沃土讓運來吸引新的植物生長。」

柯爾說重建森林最常見的方式是種樹。但比起單純將咖啡的副產品倒到土地上然後讓大自然進行種植的工作,人工種植不僅耗費勞力且成本高昂。

「一開始我很懷疑這會成功。我以為我們只會得到一片更綠的草地。」她說。但意外地,這催生出了一片新的雨林。

遇到阻礙,需要更多研究

柯爾和札哈維的咖啡果渣實驗成功推動了森林的生長,但它也有一些缺點。

「咖啡果渣非常臭。」柯爾說。柯爾在哥斯大黎加的一座咖啡農場長大。「我早就習慣這樣的味道了,但許多人覺得它令人反胃。」

這種味道也會引來許多蒼蠅和其它昆蟲。這些昆蟲除了會吸引散播種子的鳥類外,對於附近的人類來說都是害蟲。

「也有人擔心這會對流域造成負面影響,可能會有一些汙染。」柯爾說。咖啡果渣含有氮和磷等營養成份,對溪流和湖泊可能造成負面影響,例如使藻類過度生長。果渣之中也可能殘留微量生產過程中所使用的殺蟲劑。

雖然這項實驗不是在水源附近進行的,柯爾說他們未來的研究會檢視對周圍環境的潛在影響。

之前使用橘子皮重建哥斯大黎加森林的作法也受到了一些反對。當橘子汁生產者「金色莊園」(Del Oro)開始與當地一個保護區合作,並將幾個貨車量的橘子皮倒到原本用來牧牛的草地上時,當地競爭者──「帝果」(TicoFrut)指控這項計畫只是一個傾倒垃圾的作法。與帝果站在同一邊的哥斯大黎加相關當局阻止了這項計劃。

森林的未來一片光明?

丹.詹森(Dan Janzen)和溫尼.霍爾瓦克斯(Winnie Hallwachs)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一對生態學家夫妻,他們對於柯爾和札哈維的森林重建實驗在生態上取得成功並不感到驚訝。為了相同的目標,詹森在 1996 年為「金色莊園」和前述的保護區牽線,並向札哈維介紹這個理念。

20 年前,他親眼見過類似的成功案例。

在使用橘子皮六個月後,詹森說那塊一公頃大的土地「看起來和聞起來都很糟糕。」

「一年半後橘子皮全都消失了,也沒有外來的非洲牧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奇妙且物種豐富的闊葉植物從深黑色壤土中生長出來。基本上我們非常密集地幫這個地區施肥。我們對結果感到滿意。」詹森在電子郵件中寫道。

他認為咖啡果渣應該會逃過橘子皮計畫失敗的命運,說它「比較不受麻煩的政治因素影響」,而且咖啡是由多個小型生產者種植,而不是兩家大型公司互相競爭。

除了研究長期影響之外,柯爾對於測試其他農業副產品也充滿了興趣。只要該種類的農作物殘餘物營養豐富且對人體無害,她都預期有類似的結果。

 

延伸閱讀:你喝咖啡時有想到鳥類的感受嗎? / 人類如何適應雨林?這些古老工具透露端倪 

APR. 2021

為乾淨空氣而戰

空氣汙染每年使700萬人提早喪命,但我們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為乾淨空氣而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