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Feb. 17 2021

遠洋鯊魚和魟魚族群在半世紀內減少了近 70%

  • 無溝雙髻鯊(如圖中這隻在巴哈馬海域的個體)目前嚴重瀕臨絕種。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無溝雙髻鯊(如圖中這隻在巴哈馬海域的個體)目前嚴重瀕臨絕種。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擇捉島(Iturup)上,圍網漁船正在圈魚。這種捕魚方式時常也會捉到鯊魚。PHOTOGRAPH BY SERGEI KRASNOUKHOV, GETTY IMAGES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擇捉島(Iturup)上,圍網漁船正在圈魚。這種捕魚方式時常也會捉到鯊魚。PHOTOGRAPH BY SERGEI KRASNOUKHOV, GETTY IMAGES

1

專家認為仍有解決之道,例如規範鯊魚國際貿易並打造永續漁業。

無溝雙髻鯊(如圖中這隻在巴哈馬海域的個體)目前嚴重瀕臨絕種。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無溝雙髻鯊(如圖中這隻在巴哈馬海域的個體)目前嚴重瀕臨絕種。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遠離大陸的公海裡曾充滿著數量可觀的鯊魚和魟魚。尖吻鯖鯊(shortfin mako shark)是地球上速度最快的鯊魚,能以每小時超過 32公里的速度追逐獵物;路氏雙髻鯊(scalloped hammerhead shark)則用牠們間距寬闊的雙眼與其它感覺器官在廣大的海洋中搜索食物。

這些魚類在如此浩大且偏僻的大洋水域中四處游動,以至於許多漁民,甚至是一些生物學家都很難相信過度捕撈有一朝日會使牠們瀕臨絕種。

「十年前,若要將一種大洋性鯊魚列為瀕危動物,我們會有極度激烈的爭執。」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鯊魚專家小組(Shark Specialist Group)的共同主席尼可拉斯.杜爾維(Nicholas Dulvy)回憶道。

現在,一份對於當前與歷史鯊魚數量進行的全面分析顯現出了一幅更清晰且警惕人心的景象。根據1月底發表於《自然》期刊的這份研究,加拿大西門菲沙大學的杜爾維和共同作者內森.帕庫羅(Nathan Pacoureau)發現自 1970 年起,有 18 種鯊魚和魟魚的數量減少了 70%。「按照這樣的速度,許多鯊魚和魟魚物種在十至20年內可能就會完全消失。」這兩位論文作者警告。

當研究團隊對長鰭真鯊(oceanic whitetip shark)這種在 1970 年代非常普遍的鯊魚進行族群計算時,我們「簡直是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些數據,」杜爾維說。

長鰭真鯊「在過去 60 年內減少了 98%。這樣的趨勢在三大洋皆一致」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現在已將長鰭真鯊列為嚴重瀕危物種。

路氏雙髻鯊和無溝雙髻鯊(great hammerhead shark)的命運雷同。儘管漁業很少以大洋性鯊魚為目標,如果牠們被捕,牠們的肉、翅、鰓板和肝油通常會被拿來販賣。

「這對鯊魚和海洋生態來說都是令人困擾的消息,這些頂級掠食者在食物網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某部分是因為牠們能控制小型掠食者的數量。」專家表示。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擇捉島(Iturup)上,圍網漁船正在圈魚。這種捕魚方式時常也會捉到鯊魚。PHOTOGRAPH BY SERGEI KRASNOUKHOV, GETTY IMAGES

在俄羅斯遠東地區的擇捉島(Iturup)上,圍網漁船正在圈魚。這種捕魚方式時常也會捉到鯊魚。PHOTOGRAPH BY SERGEI KRASNOUKHOV, GETTY IMAGES

投身於資料中

為了這項研究,杜爾維和帕庫羅在世界各地蒐集了那 18 個物種的所有資料,許多資料都埋藏在政府報告或積著灰塵的老舊硬碟中。

民眾對鯊魚的保育意識逐漸提高,促使漁業管理機構開始蒐集關於鯊魚的資料。這為研究團隊帶來了大量的全新資訊。

科學家在 1905 到 2018 年間總共蒐集到了 900 個資料組,每個資料組都代表特定地區某個物種隨著時間數量上的變化。在國際專業人員和電腦模型的幫助下,研究團隊將這些資料大量進行外推,使它們能夠對全球變化進行最佳的估量。

他們也考慮到在遠洋捕魚技術的發展。佈滿幾百個鉤子的長線或巨大的捕魚圍網常常不小心圈到鯊魚。這些捕魚方式的使用在過去50年間增加了一倍,而被它們捕捉到的海洋鯊魚數量則大約增加了兩倍。

「加上鯊魚愈來愈稀有,這意味著現在一隻鯊魚被捕的機率,比 1970 年代高出了 18 倍,」杜爾維說。

杜爾維還補充,在他的分析中,不確定性是不可避免的,論文作者們很可能低估了這些物種數量減少的程度,尤其是在過度捕撈已經存在好幾十年的地方。

熱帶物種打擊最大

熱帶水域的鯊魚和魟魚數量下降幅度最大,那裏的遠洋漁業在近幾十年來已經擴張。

↑↑↑↑↑國家地理探索系列:我們為何如此懼怕鯊魚?

隨著較大型的鯊魚和魟魚數量變得稀少,捕魚業者便將目光轉向較小的物種。論文的共同作者、也是維吉尼亞理工學院的一名族群生物學家(population biologist)荷莉.金茲瓦特(Holly Kindsvater)說。金茲瓦特研究過幾個蝠鱝物種,其中某些物種的數量在過去 15 年間可能已經減少 85%。

「儘管人們也會吃魟魚肉,牠們的鰓板最近在中藥材中卻更受歡迎。這樣的轉變顯示當捕魚業者原本的獵物變得稀少時,他們能如何轉而捕捉其它物種。」她說。

「我不覺得公海上有太多漁船是專門捕捉鯊魚或魟魚的。但如果一開始你的目標是鮪魚,但後來牠們被過度捕撈,你就會開始捕捉其它東西,然後也會找到方法銷售牠們。」

「釣出」解決方法

「過度捕撈鯊魚所造成的影響,不管是不是有意的,都應促使政府制訂更多規定,並以漁業的永續發展為目標。」杜爾維說。「還有一點非常重要,」他補充:「就是限制瀕危鯊魚和魟魚物種的國際貿易。」

「但這是一條漫漫長路。一項在北大西洋禁止捕捉瀕危尖吻鯖鯊的提案最近被歐盟和美國否決了,某部份原因是這些物種的捕撈大多來自西班牙,」杜爾維說。

「鯊魚有點算是最後不受規範的領域,」他說:「我想這也是為什麼這部分的管制受到了一些阻礙。」

「在其它物種身上,這樣的禁止顯然有效,」大衛.西姆斯(David Sims)說。西姆斯是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名生物學家,他並沒有參與這項研究。西姆斯曾發表過研究,顯示在西北大西洋的大白鯊(great white shark)和鼠鯊(porbeagle shark)數量復甦有望,這兩個物種都受到禁止捕撈的保護。

「其他解決方法包括在鯊魚聚集地建立海洋保護區或禁止捕魚區,」西姆斯說。

潔西卡.克蘭普(Jessica Cramp)是海洋研究暨保護組織──「鯊魚太平洋」(Sharks Pacific)的創辦人,也是一名國家地理探險家,她同意這樣的做法。她曾幫助在庫克群島(Cook Islands)設立多個保護區和鯊魚庇護所,使遷徙物種受益,包括鯊魚。

「這或許能為遠洋白鰭鯊和鐮狀真鯊(silky shark)等物種提供庇護,」她說:「這份研究已證實這兩個物種正身陷大麻煩之中。」

 

延伸閱讀:「食鴿巨鯰」正嚴重破壞歐洲河川生態系 / 馬里亞納海溝疑似微生物的物質,暗示了木星衛星可能的生命樣貌

MAR. 2021

火星

為什麼地球人如此迷戀紅色星球?

火星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