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Oct. 26 2020

俄羅斯發生海洋生物大量死亡事件,可能危及瀕臨絕種的海獺與其他脆弱物種的生存

1
  • 一隻死去的斑海豹,伴隨著一堆堆已無生命的海膽、海星及其他底棲生物,被沖上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Khalaktyrskiy Beach)。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 黃色的泡沫覆上了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當地管理機關起初懷疑是工業用化學物質或石油外洩,不過現有證據卻指向一場大規模的有毒藻華事件。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大批海洋底棲生物的死亡現在被認為是由前所未有的藻華事件所引起,它還可能造成毀滅性的漣漪效應 。

一隻死去的斑海豹,伴隨著一堆堆已無生命的海膽、海星及其他底棲生物,被沖上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Khalaktyrskiy Beach)。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一隻死去的斑海豹,伴隨著一堆堆已無生命的海膽、海星及其他底棲生物,被沖上俄羅斯遠東地區的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Khalaktyrskiy Beach)。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9月14日在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Khalaktyrskiy Beach)是一個少有的晴天。徐徐海風激起了浪花,攝氏12.2度的海水甚至比空氣還要暖上一些。這是個非常適合衝浪的一天,至少以遠東地區俄羅斯的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這塊「冰與火之地」的標準來說是如此。

不過,當卡提雅.迪巴(Katya Dyba)這位「雪浪」(Snowave)衝浪學校的主管衝完浪回來半小時後,她的視力開始模糊而且喉嚨發痛,她的一位同事連眼睛都張不開。

AD

ads-parallax

這些衝浪者一開始還歸咎於太陽光的刺眼和風的衝擊。不過,當他們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開始出現噁心、嘔吐、腹瀉和發燒時,才意識到傷害是來自海洋本身。總計有16人赴醫就診,好幾個人被診斷出角膜被灼傷。

與此同時,一大堆死掉的海膽和海星也被沖上堪察加半島的東岸,海灘遊客則拉起了一隻隻癱軟的紅色章魚。一片好幾公里長、上百公尺寬、散發著惡臭的黃色泡沫沿著海岸漂浮,潛水人員估計某些地方有95%的底棲生物已經被消滅了。

「我對此事的反應是全然的困惑,因為我們一向以為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的水都是非常乾淨的,這種情況從來沒有發生過,」迪巴說,事發至今一個月她仍然承受著乾眼之苦。

這個問題現在已經沿著半島外圍往西南方擴散,而且也向著食物鏈上層推進:堪察加半島的西部海岸在這週就發現了數千條死魚,大部分是底食者;而有數隻棕熊在吃了這些魚之後發生了嚴重的食物中毒──在此次海洋生物大量死亡事件可能產生的漣漪效應之中,這不過是其中一例。

雖然許多人最初懷疑這是汙染造成的,但科學家現在表示死亡很可能是藻華(algal bloom)引起的,不過這喚起了更令人憂慮的問題,也就是在這個全球生物多樣性最高的海洋環境之一, 氣候變遷會帶來怎樣的影響?這裡同時也是降海型虹鱒(steelhead trout)和海獺等瀕危動物的家園。

「我們沒想到發生藻華的面積會這麼廣大,」遠東聯邦大學的海洋生物學家奇利爾.維尼可夫(Kirill Vinnikov)說:「這是前所未有的事件。」

「海岸地區全都被汙染了」

堪察加半島有如一條垂掛於俄羅斯太平洋沿岸的尾巴,這裡擁有全球最高密度的活火山分布。河川從這些熔岩地與冰河區瀉流而下,進入廣闊的沼澤區,形成了六種降海行鮭魚的絕佳產卵場,進而提供了食物給棕熊、斑海豹、虎鯨、以及日漸稀少的虎頭海雕(Steller’s sea eag)與北海獅(Steller’s sea lions)。鮭魚在營養豐富的堪察加洋流(Kamchatka current)中通常是以浮游動物為食,灰鯨和極度瀕危的露脊鯨也是如此。

雖然堪察加半島有如鮭魚的同義詞,那裡還有很豐富的底棲魚類、軟體動物、海葵、海星和海膽等,供養著如海象和海獺等哺乳動物。這些底棲生物由於沒有能力游離受汙染的水域,死亡的數量也最多。

「這個生態系裡的一項重要元素突然不見了,」瓦西里.葉布洛可夫(Vasily Yablokov)說,他是俄羅斯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氣候計畫的經理,一直都有在堪察加進行採樣。

黃色的泡沫覆上了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當地管理機關起初懷疑是工業用化學物質或石油外洩,不過現有證據卻指向一場大規模的有毒藻華事件。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黃色的泡沫覆上了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當地管理機關起初懷疑是工業用化學物質或石油外洩,不過現有證據卻指向一場大規模的有毒藻華事件。PHOTOGRAPH BY ALEXANDR PIRAGIS / SPUTNIK VIA AP

儘管科學家很快就把火山活動排除在這次海洋生物相繼死去事件的成因之外,在哈拉克特爾斯基海灘所採的樣本中,還是發現酚、鐵、石油產物、磷酸根離子以及汞的含量都比正常值要高出數倍。但不管是這些成分或是在9月23日經過船隻所排放的廢水,它們的量似乎都不足以解釋如此全面大量的死亡事件。官方也排除了從附近的殺蟲劑傾倒場和軍事試驗場外洩的可能。

而在上個星期,當科學家飛越海岸上空尋找線索時,他們看到了數條呈黃色、綠色、紅色、暗示著有藻華發生的帶狀海水。全世界多達一半的氧氣是由這些微小的浮游植物製造的,不過如果被逕流水裡的養分「過度餵食」,或者是環境水溫增加,其中某些種類的生長可能會失控。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它們會排放出毒素,死後在海底開始分解時還會消耗掉水裡面的氧氣含量。這可以解釋發生在堪察加半島底棲動物的高死亡率,維尼可夫說。

「我們飛了100公里到堪察加半島的南部,而且觀察到幾乎沿著整的海岸地區都有這種海水變色的情況,」他說:「海岸地區全都被汙染了。」

在水和沉積物的樣本裡,後來又找到了好幾種裸甲藻(Gymnodinium algae)的DNA,它們的毒素已知會使人的鼻子和喉嚨疼痛。雖然它們的濃度不高,但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的拉菲爾.庫德拉(Raphael Kudela)說,9月底的衛星影像顯示在半島東南部的阿瓦查海灣(Avacha Bay)那裡,葉綠素(chlorophyll)──植物和藻類行光合作用的色素──的含量是月平均值的兩倍。

↑↑↑↑↑嚴重「赤潮」造成佛羅里達州大量海洋生物死亡

紅潮來襲,紅色警戒

藻華在堪察加半島並不罕見,然而這個推定的事件比近代記憶中的任何事件規模更大且持續更久,維尼可夫說。

除了無脊椎動物之外,作為當地食物網和經濟基礎的鮭魚,也隨著一起被沖上岸。每年這個時候,銀鮭(coho salmon)會從海裡進入河流前往上游產卵──所以有可能會從紅潮(又稱赤潮)中通過。

「在藻華發生時游經那個區域的魚類,如果體型夠大的話,多半會受到影響,還可能因嚴重暴露在強烈毒素之下而死去,」伍茲霍爾海洋學研究中心(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資深科學家唐.安德森(Don Anderson)說。不過海洋的混合作用也會很快地將汙染清除,他補充道。

魚類、浮游動物、以及在食物鏈底層的底棲生物會把藻類的毒素向上傳遞給掠食者,例如海象和鯨魚;或者掠食者就只是因為缺氧導致的大規模死亡事件而失去了食物來源。

到目前為止,死去的海膽遠多於魚類,這點喚起人們了對海獺生存的關注,因為海膽正是牠們的主食。在蘇聯瓦解開放了半島可密集捕魚後,海獺的數目就從數千隻暴跌到今天在堪察加半島南部約200隻的估計量。而海膽的減少可能「對這種動物有非常負面的影響,」總部設在海參崴(Vladivostok)的太平洋地理研究所(Pacific Geographical Institute)位在堪察加分部的首席科學家維拉德米爾.布爾卡諾夫(Vladimir Burkanov)說,而原因則是海獺和其他海洋哺乳類相比,較不可能四處移動來尋找食物。

安德森說,堪察加當局應該持續調查有無化學汙染的徵兆,因為它很可能提供了養分進而引發了先前推測的藻華。相較於試圖減輕預期上升的全球紅潮數目背後的主要成因──氣候變遷,處理汙染會比較容易且能更快得到改善。

雖然北極地區愈來愈容易遭受藻華的傷害,然而目前還沒有足夠的資料來判定位在亞北極區的堪察加是屬於這種情況。「一般的看法是,水溫愈暖這種藻華事件會愈多,不過情況其實是很複雜的,」安德森說:「比較暖的水可能會把某些種類的海藻推離這個區域,向北方轉移陣地。」

在布爾卡諾夫呼籲「紅潮即是紅色警戒」之後,科學家們現在要求在堪察加做更多的水質監測。

「如果這真的是一次尺度超乎以往的紅潮,那它確實是一個警訊,」他說:「而且甚至比某些化學物質造成的區域性汙染糟糕多了。」

 

延伸閱讀:川普下令開放大西洋的海洋紀念區可進行商業捕魚 / 因疫情而安靜的海洋可望讓鯨魚「紓壓」並改善健康

DEC. 2020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古埃及祭司是精明的實業家能針對不同預算提供葬儀套裝服務!

通往來世的好生意木乃伊工坊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