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Nov. 15 2022

培養土的骯髒祕密

  • 用來育苗、填滿都市園丁花床的培養土,主原料卻蘊含了超大的碳足跡。 PHOTOGRAPH BY NIVAL ANNE-SOPHIE, HANS LUCAS/REDUX

    用來育苗、填滿都市園丁花床的培養土,主原料卻蘊含了超大的碳足跡。 PHOTOGRAPH BY NIVAL ANNE-SOPHIE, HANS LUCAS/REDUX

1

用來栽培盆栽、填滿苗床的土壤看來完美,但其實隱藏了一些對環境與我們的健康令人不安的問題。

幾乎每一株你買下的番茄、三色堇或多肉植物,都是用所謂的培養土育苗出來的,這是一種通常既沒有土也沒有堆肥的混合物。反而最近的苗圃裡這些一袋袋的,都是由異國蘚苔、纖維和礦物質製成的無土、貧瘠的混合物,這些原料裡隱藏了肺部疾病、水資源的浪費,還有超大的碳足跡。

所以到底為什麼要用這種東西呢?美國對培養土的需求爆炸,過去30年來城市園丁增加了30%,而苗圃和溫室則是成長得最快的兩種園藝事業。有些幸運的園丁可以直接種在土地上,但泥土太重,而且對苗床和育苗盆來說也太密實了。

這項快速成長的需求,增加了對培養土主要原料的需求,也就是:蛭石、泥炭、椰纖,這三種東西對環境和人類健康都有風險,不過對這項危機的逐漸認識,也鼓勵了更永續的解決辦法。

AD

ads-parallax

「種植物不是簡單迅速的事情。」琳達.查克-史考特(Linda Chalker-Scott)說,她是華盛頓州立大學的教授、部落格「園藝迷思」(Horticultural Myths)的作者。「如果你想要能永續發展的系統,你就得用正確的方法進行。」

以下是培養土中問題最大的三種原料。

1.蛭石

因為質地類似爆米花而受到園藝方面的重視,蛭石這種礦物開採之後要以超過攝氏538度鍛燒成質輕的碎片,像我們在培養土裡看到的那樣。但開採蛭石的是很深的露天礦坑、使用的是重型機具,仰賴丙烷的製造廠會對環境造成很大的破壞,而且被石棉汙染的蛭石也會危害人類健康。

美國最大的蛭石礦場在蒙大拿州的利比(Libby),就有石棉汙染。利比的礦場在1990年關閉,因為經過70年的持續營運,石棉已經毒害了社區。利比的礦場生產的蛭石曾經占全世界的80%。其運用汙染了數百種栽培介質、景觀產品、煞車來令片(brake pads)、過濾氯的淨水系統、爆米花天花板(popcorn ceilings),還有美國3500萬住宅的隔熱材料。在維吉尼亞州、南卡羅來納州和南非,都還有遭到石棉汙染的礦場在營運。

幸好,不是所有蛭石都含石棉。「我們沒有在園丁和農民身上看到更多間皮瘤(mesothelioma)病例,就是汙染比率很低的明證。」米雪兒.惠特摩(Michelle Whitmer)說,她是間皮瘤中心(Mesothelioma Center)的專家,「但重複接觸、即使只是少量,都還是危險的。」

在美國出售的大部分園藝材料都沒有消費者安全規範,在幾乎20種不同零售品牌的園藝和草皮維護產品中都發現了遭石棉汙染的蛭石之後22年,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對石棉的完整禁令仍在提案階段。

2.泥炭

用充滿孔隙、吸飽了水的層層緩慢分解的植物物質製成的泥炭,是全世界最大栽培介質廠所使用的主要原料。有機、量大、貧瘠、質輕,而且無毒,可以吸收自身重量20倍的水。

但泥炭地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陸域碳匯,甚至比森林儲存得更多。儘管泥炭地僅覆蓋了3%的土地、而森林覆蓋了30%,但泥炭地儲存的碳是森林的兩倍。

包括泥炭地在內的溼地日益減少──從1970年以來已減少了35%。目前開採泥炭的系統,可以在短短10或20年內取走相當於1000年的沼澤泥炭土。光是在北美洲,每年就有300 -500萬公噸的加拿大泥炭向南運送到美國的園藝市場。這還不包括加工、包裝和運輸過程中製造的環境足跡,耶魯碳遏制實驗室(Carbon Containment Lab)的賈斯汀.佛列伯格(Justin Freiberg)說。

在歐洲,泥炭的開採已經進行了好幾個世紀,大多是作為燃料之用,但目前愛爾蘭已經禁止商業泥炭開採;英國也將在2024年禁用所有以泥炭為主的栽培介質。加拿大和美國(有11個州在開採泥炭)尚未禁止。

3.椰纖

現在最受歡迎的泥炭代替品就是椰纖,是用取過椰奶和椰肉之後剩下的多纖維椰子殼製成。純椰纖是中性、具吸收力、也是可更新的。椰纖被推崇為纖維產品已超過一個世紀,而全世界有90%的椰纖都是從斯里蘭卡和印度出口。在這兩國,儘管有歷史性的缺水危機,椰纖的製造還是需要反覆浸泡跟沖洗。一旦脫水椰纖磚抵達目的地,則需要再度使用大量的水才能再充分復水。

除了浪費水以外,椰纖工業向來惡名昭彰,因為薪水低、童工,還有危險的工作環境:最近一項關於斯里蘭卡椰纖工廠的研究就顯示,工傷的比例是每年每1000名勞工就有1063件工傷事件。

其他選擇

我們正邁入「培養土的第三次典範」,土壤科學家查爾斯.貝斯奇(Charles Bethke)說,從強力蒸汽消毒過的庭園土壤、泥炭、再到「回收木質纖維素纖維」(recycled lignose cellusic fiber)的雛形。這些纖維中哪一種最有潛力?北卡羅萊納州園藝介質實驗室(North Carolina State Horticultural Substrates Lab)現任主任布萊恩.傑克森(Brian Jackson)教授表示:「歐洲和北美洲所有專業組織都相信,木頭纖維和木製品,是能持續填補減少泥炭使用之後遺留缺口的最有潛力材料。」

但木頭並非唯一的選擇。從玉米莖桿到花生殼、蕁麻到絲蘭、濱草(beach grass)到回收硬紙板,有許多東西都可以回收再製成栽種介質。這種輸入的多樣性同樣也讓從長距離運輸轉為在地生產變得比較簡單。

查克-史考特也鼓勵專注研究如何修復我們腳下的土壤。「100年前,我們沒有培養土,」她說:「植物不用培養土也長得好好的。」

 

延伸閱讀:殺不死小強的殺蟲劑,只會使小強更強大 氣候變遷恐延長花粉過敏季

NOV. 2022

圖坦卡門與他的寶藏

100年全紀錄

圖坦卡門與他的寶藏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