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an. 24 2019

可愛的水獺該被拿來當成寵物飼養嗎?

1
  • 可愛的水獺該被拿來當成寵物飼養嗎?

盜捕水獺的市場正在東南亞遍地開花。

亞洲小爪水獺在東南亞已經成為相當熱門的寵物,舉凡在印尼、泰國或日本等地,人們只需要花上數千美元就能擁有一隻。PHOTOGRAPH BY SUZI ESZTERHAS, MINDEN PICTURES

牠被牽繩拴著散步、睡在床上、玩著球還緊緊黏著填充玩具不放──這隻寵物可不是狗、貓、兔子還是倉鼠,而是一隻小爪水獺(Aonyx cinereus),一隻會在野外捕魚和甲殼動物、在河川與紅樹林間嬉戲的亞洲小爪水獺。

牠叫「櫻花」(Sakura),而牠在日本的日常影片已經在YouTube與Twitter上颳起一陣社群媒體風潮。

AD

ads-parallax

加上另外三種水獺──歐亞水獺(Lutra lutra)、江獺(Lutrogale perspicillata)與毛鼻水獺(Lutra sumatrana),這四種水獺在東南亞成為了地方寵物貿易新星,其中又以小爪水獺最受歡迎。但研究團隊相信這些在當地兜售和遠銷日本當成寵物的水獺們,實際上是人們從印尼、泰國與其他東南亞國家的野外盜獵而來。

「可愛這點不幸地成為了牠們的吸引力。」肯尼薩.克里納薩米(Kanitha Krishnasamy)說道。他是監測全球野生生物貿易最主要的非營利組織Traffic東南亞分布的主任。「這些動物真的非常、非常受歡迎。」

原生於東南亞的水獺既聰明又可愛,搭配上苗條的身材、短胖的小腿還有一張寶寶般的臉孔,讓人們願意為了一隻水獺付出數千美元。

而Traffic近期的報告指出,光在2018年1月至5月中旬,透過臉書在東南亞五國販售的水獺就至少有700隻。而多數賣家提供較年輕的小爪水獺,其體型相較於其他爪子較長的水獺要小上一號(至少4.5公斤)。

雖說這四種水獺並不在滅絕邊緣,但也過得不算好。他們飽受致命殺蟲劑所苦,棲地因為開發而逐漸流失,由牠們濃密毛皮所製成的大衣與毛帽在中國更是大受歡迎,部分亞洲國家長期以來更是深信牠們的血、骨與脂肪具有療效,云云種種都讓水獺族群大受打擊。

然而Traffic的報告說明,寵物貿易已經成為野生水獺最為緊迫的威脅。

克里納薩米說道,水獺雖然能夠人工繁殖但有其難度。為了保持幼獺與親獸健康,飼主除了要提供極度專門的飲食外,還要施打疫苗防範如犬瘟熱(distemper)一類的流行病。

「這跟繁殖小貓不同。」尼寇.都卜雷(Nicole Duplaix)說,她在科瓦利斯市(Corvallis)俄勒岡州立大學教授水獺生態學、同時也是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水獺專家工作組的女主席,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是負責評估物種保育狀況的組織。「沒有水獺繁殖場這回事。」

飼養水獺需要專門的飲食以維持健康。圖中這隻叫做歐菲莉亞(Ophelia)的水獺被餵以狗飼料及關在狹小籠舍,已經過於肥胖。PHOTOGRAPH COURTESY 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 THAILAND

為了保護這些動物,多數東南亞國家已經立法禁止捕捉、銷售、持有與運輸牠們。小爪水獺、江獺與毛鼻水獺也已納入管理國際野生動物貿易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二之中,這代表人們需要許可才能出口這些動物,且唯有當來源政府認為從野外獵取一隻水獺不會危及該物種生存時,才會授權許可。

部分國家想要禁絕某幾種水獺的國際貿易,在5月的CITES大會上,各國將討論把亞洲小爪水獺與江獺移至CITES公約附錄一的新提案。附錄級別的提升代表將完全禁止這些物種的商業貿易,而歐亞水獺則早在1977年便已列入CITES附錄一中。

儘管有這些限制,在販售各種非犬貓動物(exotic animals)──從毒蜘蛛到虎崽、鸚鵡無所不有──的社群平台上,寵物水獺的非法貿易依然方興未艾,社群平台也讓人們銷售起來更加容易。

克里納薩米說:「不幸的是,由於線上活動難以監管,網路貿易在無意間促進了人們擁有這些非犬貓寵物。」

Traffic研究發現,這些大量的臉書廣告多來自印尼,泰國則是緊接在後。(研究團隊沒有發現源自菲律賓的廣告,而馬來西亞與越南合計約30則)。

在印尼與馬來西亞,克里納薩米表示擁有非犬貓寵物的概念「深植在他們的文化當中」。雖然這些廣告投放的目標看似針對當地客戶,不過從在檢查站沒收的水獺來看,顯然也有部分貿易跨越了邊境。

去年在曼谷廊曼國際機場,有位女士因為試圖走私10隻水獺寶寶到日本而被扣押。寵物水獺的浪潮正席捲日本(諸如水獺會現身在咖啡館、上實境秀,還有一個年度競賽活動《水獺總選舉》會比哪隻水獺明星最可愛。)

美國賣家詹姆斯.莉莉(James Lilly)在一封短訊上提及他繁殖這些來自東南亞的水獺,且認為牠們的確是好寵物,不僅相當愛玩,行為舉止也跟家貓沒兩樣。

不過根據都卜雷表示,水獺根本就是破壞狂,除了牠響亮的哨聲很吵之外,當他們無法滿足慾望時還會逞兇鬥狠。她形容水獺銳利的啃咬就像縫紉機刺穿布料一樣。「小狼崽或許非常可愛,但終究會長成一隻大狼,」她說:「而水獺也是一樣的。」

泰國野生動物朋友基金會(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 Thailand)的計畫主管湯姆.泰勒在電子郵件中寫道:「我們跟不上寵物棄養的數量。」該非營利組織營救泰國境內馴養卻受到剝削的野生動物,當然也包含水獺在內。

從事救援與照護野生動物的非營利組織泰國野生動物朋友基金會表示,他們難以追上激增的寵物棄養。圖中基金會的獸醫正給一隻營救回來的水獺寶寶餵奶。PHOTOGRAPH COURTESY WILDLIFE FRIENDS FOUNDATION THAILAND

泰勒說,把水獺持續當成寵物飼養對牠們來說並不好。在野外,這些生性親淡水的食肉動物以家庭的方式群居,團體內最多可以高達15位成員。然而被飼養的水獺不僅與其他水獺分離,連能泡的水也不過是一個浴缸大小。泰勒說道:「大多數的寵物水獺都被像玩具一樣對待──我們看到他們被牽著繩、穿著玩偶裝還被餵食糟糕的人類飲食。」

克里納薩米與夥伴致力於讓既有規定和更強力的法規能被更好地執行,藉此保護水獺免於寵物貿易之苦。舉例來說,在日本可以合法飼養小爪水獺;而根據Traffic的報告,印尼至今並無明確法令禁止販售野生水獺,且由於該國根本尚未制定合法銷售的限額,因此目前的販賣皆是非法的。

都卜雷與夥伴希望廣宣「水獺不應作為寵物」的資訊,就像她說的:「這一點也不酷。」

撰文:JANI ACTMAN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水獺如何大啖鱷魚奔騰之躍:飛馳的水獺

APR. 2019

超級城市

如何打造1000萬人的巨型都市?

超級城市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