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an. 2019

每個人的身體都獨特

健康照護的新時代來臨了。精準醫學將會時時看顧我們身體的健康狀況,預測罹患癌症、心臟病和其他疾病的風險,並且為每個人量身訂做合適的醫療方式。

病人的迷你器官 洛杉磯錫安山再生醫學中心的研究人員克萊夫.史文森和山謬.桑西斯,在照片中的晶片上(照片呈現為實際大小)造出肌肉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又稱漸凍人症)患者的迷你脊髓組織。運動神經元(白色)和血管(紅色)由患者幹細胞衍生而來,並形成放大圖上的功能性組織。透過顯微鏡,科學家得以即時觀察神經元如何發送信號,或是拍照後加以分析。科學家的目標,是創造出能預測不同藥物在特定病人身上效用的晶片。 | PHOTO: 克雷格.卡特勒 CRAIG CUTLER

特蕾莎.麥基昂曾為了治療第三期乳癌,經歷了嚴酷的化學療法,並且切去兩個乳房。12年後,癌症復發了,而且侵襲性更強,這次化療沒有發揮效用。日復一日,她坐在客廳的扶手椅上,身體衰弱,哪兒都不能去。她有四本日誌,一本留給丈夫,另外三本給她三個成年的孩子。她需要鼓起力氣才能夠寫下對於未來的想法,那個她已經不奢望能共享的未來。

腹腔中的腫瘤讓她幾乎無法進食,瘦到只剩44.5公斤。麥基昂在手術前罕見地吐露了沉痛心聲。「如果最後的結果不好,或是手術後有併發症的話,我真的祈求上天讓自己很快就走了。」她記得曾對大女兒說:「我不知道還能忍受多少痛苦。」

她在絕望之中下定決心,詢問她的手術醫師傑生.希克利克,是否有什麼實驗療法能夠為她多爭取一點時間。巧的是,希克利克正是一項尖端研究的共同領導人,研究的領域稱為「精準醫學」,也稱為「個人化醫療」。

這種療法建立在先進的基因研究和數據分析上,可能為癌症的治療帶來重大變革,並且顛覆一直以來的醫療方式。精準醫學不會依照疾病把病人分門別類,而是要依照每個人獨特的生化組成,量身訂做預防、診斷與治療的方式。

母親的聲音 在義大利摩德納的大學醫院新生兒加護病房中,克里斯汀娜.伊歐薩對早產的兒子亞利桑卓唱歌。父母親現在更常出現在新生兒加護病房中。「母親對孩子發出的聲音是最原始的精準醫學,因為那是只對孩子發出的聲音。」奧司塔與日內瓦谷地大學的研究員曼奴耶拉.菲利帕說。科學家推測,母親的聲音能夠刺激新生兒的腦部,讓詮釋聲音、了解語言的能力發育健全。 COMPOSITE: CRAIG CUTLER (HAND WITH CHIP); SAMUEL SANCES, CEDARS-SINAI (BACKGROUND)

麥基昂加入了名為I-PREDICT的癌症精準治療研究計畫。這個計畫在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摩爾斯癌症中心進行。執行計畫的研究人員不會倚靠任何特定的療法,而是分析病人癌細胞中的DNA,並且利用特殊的演算法,透過電腦快速搜尋數千種基因變異、數百種抗癌藥物,以及數百萬種藥物組合的方式,找出針對癌症變異的最有效療法,有可能是新型免疫療法、傳統化療、賀爾蒙療法,或是某種並非核可用來治療癌症的藥物。

「原理非常簡單,」腫瘤學家兼摩爾斯癌症中心個人化癌症療法計畫的主任蕊澤兒.克茲洛克說:「根據每個病人的腫瘤檔案選擇正確的藥物,而不是根據腫瘤在體內的位置,或是其他100個不同的人所患有的腫瘤類型。所有的療法都取決於坐在我面前的這位病人。」

麥基昂的腫瘤細胞中充滿了不同的突變。克茲洛克說:「對於這種病人,我們過去是束手無策的。」但對於稱為免疫檢查哨抑制劑的新式免疫療法來說,這群病人卻是最好的人選。這類藥物能夠阻止腫瘤製造出來的蛋白質連結到免疫細胞上,如此一來就能避免免疫細胞失去作用,病人就可恢復對抗癌症的能力。腫瘤細胞的突變愈多,恢復活性的免疫細胞就有愈多的目標可以攻擊與消滅。

I-PREDICT演算出適合麥基昂的藥物是nivolumab,這種免疫檢查哨抑制劑核可用於治療晚期黑色素瘤、腎臟癌,以及特定類型的肺癌,但是不包括乳癌。在注射兩次藥物之後,她血液中的腫瘤標誌減少了75%以上。之後她繼續接受了數次注射,四個月後,身體裡面已經檢測不到癌症的跡象了。

在她加入臨床試驗後的一年半,57歲的她在某個炎熱的夏日帶我參觀她在加州谷地中心的花園。

「我深懷感激,」她說:「我很愛個人化醫療這種概念。我很愛他們是找出造成突變的原因,然後找出針對突變的治療方法,這和全面破壞的化療完全不同。只是,可以讓這種方法發展得快一點嗎?」

精準醫學翻轉了常規醫學。常規醫學提供了概括的建議與醫療方式,目的是提供對多數人有效的療法,但卻可能對你沒有療效。精準醫學則體認到每個人在分子層次上都有不同的特性,這對於我們的健康會有無比的影響。

世界各地都有研究人員創造出精準醫學的工具,這些在十年前還超乎想像的工具包括:超快速DNA定序技術、組織工程、細胞重新編程和基因編輯等。這些科學與技術,很快就能夠在發病前數年,預測你罹患癌症、心臟病以及無數其他疾病的風險。這些研究也讓改變胚胎基因以消除遺傳疾病變得可能。至於這樣的未來究竟讓人心動或是不安,則視個人觀點而異。

癌症殺手 茱蒂.柏金斯被腫瘤浸潤性淋巴球(TIL)這種白血球圍繞,這種細胞治癒了她的乳癌。柏金斯初次診斷出癌症時,切除了左邊乳房,但是癌症後來又復發了。雖然接受了化療、賀爾蒙療法與標靶治療,她的胸腔中還是長出了腫瘤。癌細胞擴散後,她只剩下幾個月可活。但是柏金斯參與了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的史蒂芬.羅森柏格設計的實驗療法,接受820億個自體TIL的注射,她稱這些細胞是自己的「大軍」。 | PHOTO: 克雷格.卡特勒 CRAIG CUTLER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