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ug. 2017

蜂鳥飛行學校

牠們的飛行速度之快,用肉眼只能看到一團懸停在空中的色點和模糊的翅膀。但是當我們以高速攝影機凍結時間,蜂鳥就洩漏了牠們的飛行祕密。

蜂鳥飛行 (慢動作畫面) 

跟著全球體型最小的鳥,我們來到古巴帕爾皮特一間漆得如火鶴般的粉色屋子後院。鳥類學家克里斯多福.克拉克得先卸下塞滿整車的器材:相機、音響設備與一個方形紗網鳥籠,在這個5月的早晨,克拉克才剛抵達不過幾分鐘就已經忙得團團轉,試圖追蹤蜂鳥在盛開的橘色醉嬌花叢間如子彈般穿梭的身影。蜂鳥停下來吸取花蜜時,翅膀會不停地快速拍打,形成人眼無法看清楚的淺灰色動態模糊影像。

一隻人工飼養的朱紅蜂鳥在視錯覺圖像前方盤旋取食,這項實驗重現了蜂鳥飛行時相當仰賴視覺。當螺旋形圖像旋轉時,蜂鳥會產生向前移動的錯覺而切換成「倒車檔模式」並將鳥喙抽離餵食器。  攝影:亞南德.瓦瑪 Anand Varma

一隻人工飼養的朱紅蜂鳥在視錯覺圖像前方盤旋取食,這項實驗重現了蜂鳥飛行時相當仰賴視覺。當螺旋形圖像旋轉時,蜂鳥會產生向前移動的錯覺而切換成「倒車檔模式」並將鳥喙抽離餵食器。 攝影:亞南德.瓦瑪 Anand Varma

以蜂鳥界的迷你標準來看,古巴的吸蜜蜂鳥可說是侏儒一個,牠們也確實是世上體型最小的鳥類。這種蜂鳥的虹彩綠色身體只比杏仁重了一點,當地人因為牠發出的嗡嗡聲而稱牠為「zunzuncito」,牠的體型甚至比親戚古巴翠蜂鳥「zunzun」還要小。

儘管體型小,但當牠看到領域中有訪客時則以熱情相報。這名訪客是隻美麗的雌蜂鳥,牠被關在克拉克帶來的紗網鳥籠裡並放在鐵皮屋頂上。雄蜂鳥儘管注意到關著雌蜂鳥的籠子,依然沒有露出絲毫膽怯,從停棲的樹枝垂直往上飛,在空中盤旋,並往雌蜂鳥的方向發出囀鳴聲。

為了研究雄性古巴吸蜜蜂鳥的求偶行為,科學家捕捉了幾隻蜂鳥來測量體重與翅膀大小(上)。這隻在磅秤上的蜂鳥一動也不動是因為蜂鳥被翻過來以背部朝下時會暫時失向──不過一恢復立姿後不久又會活蹦亂跳。拍攝過程中沒有任何蜂鳥受傷。 SOURCE: CHRISTOPHER CLARK, UC RIVERSIDE  攝影:亞南德.瓦瑪 Anand Varma

為了研究雄性古巴吸蜜蜂鳥的求偶行為,科學家捕捉了幾隻蜂鳥來測量體重與翅膀大小(上)。這隻在磅秤上的蜂鳥一動也不動是因為蜂鳥被翻過來以背部朝下時會暫時失向──不過一恢復立姿後不久又會活蹦亂跳。拍攝過程中沒有任何蜂鳥受傷。 SOURCE: CHRISTOPHER CLARK, UC RIVERSIDE 攝影:亞南德.瓦瑪 Anand Varma

牠愈飛愈高,直到看起來就像一根針插在多雲的天空中,接著身體往前傾、朝地面快速俯衝,彷彿是爬到最高點後急速下墜的雲霄飛車。轉眼之間,這個勇敢的小傢伙又重複同樣的動作:爬升、下墜並俯衝。整個俯衝動作歷時不到一秒鐘,之後就消失無蹤,只能從牠後方顫抖的樹葉追蹤牠的飛行路徑。

儘管我睜大眼睛盯著整個求偶表演看,卻什麼也沒看到。

飛行視野

為了更加了解蜂鳥如何處理眼前變化的景象,溫哥華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讓這隻朱紅蜂鳥在投影了不同圖案與顏色的通道中飛行,以追蹤蜂鳥的飛行軌跡與速度。一般認為,鳥類會留意眼前物體(像是圖中的橫紋)的高度以防在空中撞上。 SOURCES: ROSLYN DAKIN AND DOUG ALTSHULER  攝影:亞南德.瓦瑪 Anand Varma

為了更加了解蜂鳥如何處理眼前變化的景象,溫哥華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研究人員讓這隻朱紅蜂鳥在投影了不同圖案與顏色的通道中飛行,以追蹤蜂鳥的飛行軌跡與速度。一般認為,鳥類會留意眼前物體(像是圖中的橫紋)的高度以防在空中撞上。 SOURCES: ROSLYN DAKIN AND DOUG ALTSHULER 攝影:亞南德.瓦瑪 Anand Varma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