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n. 2020

白鯨的身世之謎

白鯨的身世之謎

撰文、攝影:歐登.利卡森


這隻白鯨很友善、訓練有素、戴著繫帶。牠是從哪裡來的?

2019 年4 月底,一位我認識的漁夫──喬爾.黑斯登,打電話給我。在靠近挪威北端的地方,一隻白鯨在他的船邊游動。牠出現時被繫帶緊緊纏繞住,黑斯登不知如何是好。身為海洋生物學家,我知道必須馬上移除這些繫帶。我們聯絡了挪威漁業署海洋監測部。當視察員約根.瑞.威格和他的組員與黑斯登的漁船會合時,這隻3 公尺半的雄鯨熱切地與他們互動。牠顯然受過訓練。

當黑斯登為牠移除繫帶時,謎團加深了。繫帶上接了一個相機座,繫帶的插扣上則印了「聖彼得堡裝備」(英文)字樣。這玩意兒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科學家會用來追蹤鯨魚的東西。救援者和我猜想牠是否曾受俄羅斯軍隊訓練。媒體順著這個臆測,進一步封牠為「俄羅斯間諜鯨魚」。一家媒體公司將牠命名為赫佛拉迪米爾(Hvaldimir)──利用 hval(挪威語中的鯨魚),加上俄羅斯總統普丁的名字Valdimir(佛拉迪米爾)。

赫佛拉迪米爾之後跟隨一艘船到亨墨非斯港。

我前往亨墨非斯港檢查牠的身體並拍下這張照片。牠很瘦:牠沒有自行進食,且似乎無法在野外生存。後來管理單位決定餵食牠;牠的用餐過程成為亨墨非斯的每日觀光景點。

但當我潛到水裡檢查赫佛拉迪米爾時,最讓我驚訝的是牠的友善──還有牠的孤獨。當我們一起游泳時,我的一隻蛙鞋因為被赫佛拉迪米爾拉掉而沉入海底。我在水裡對牠大叫,接著牠便潛下去找。幾分鐘後牠回來了,吻部平衡地頂著蛙鞋,並將它交給我。無論牠之前的訓練師是誰,一定把牠訓練得很好。

訓練這樣一隻鯨魚既昂貴又費時,但卻沒有人來認領牠。一個可靠的消息來源告訴我,赫佛拉迪米爾的確是從莫曼斯克的俄羅斯海軍計畫中逃脫;消息來源並沒有透漏這隻白鯨被訓練來做什麼。

赫佛拉迪米爾在6 月離開了亨墨非斯,狀態比牠剛來時好。在那之後,牠沿著挪威北部海岸漫游,顯然是靠自己覓食。許多人對於該如何處理赫佛拉迪米爾提出意見。這隻孤單的鯨魚應被安置在鯨豚水族館、遷移到白鯨棲地,還是就讓牠自力更生?目前為止,牠似乎自己過得不錯。


歐登.利卡森是一位自然攝影師,也是特羅姆瑟大學-挪威北極圈大學淡水與海洋生物學教授。之前他寫了一篇關於相機被北極熊弄掉的文章。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