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2020

美麗新定義

 
社群媒體的力量與時尚經濟學,正參與形塑一種兼容並蓄的文化,在這樣的脈絡中,每個女人都是美麗的。
哈麗瑪.阿登戴著頭巾登上英國《時尚》雜誌以及《運動畫刊》2019年泳裝特刊的封面時,打破了許多成規。圖中,她正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端莊時裝週由人幫她化妝,這個時裝週頌揚的是時尚的另外一面。阿登是出生於肯亞的索馬利難民,後來移民美國,是明尼蘇達州美國小姐選美比賽中第一位穿戴頭巾與布基尼的參賽佳麗。攝影:漢娜. 雷耶斯. 莫拉雷斯HANNAH REYES MORALES

哈麗瑪.阿登戴著頭巾登上英國《時尚》雜誌以及《運動畫刊》2019年泳裝特刊的封面時,打破了許多成規。圖中,她正在土耳其伊斯坦堡的端莊時裝週由人幫她化妝,這個時裝週頌揚的是時尚的另外一面。阿登是出生於肯亞的索馬利難民,後來移民美國,是明尼蘇達州美國小姐選美比賽中第一位穿戴頭巾與布基尼的參賽佳麗。攝影:漢娜. 雷耶斯. 莫拉雷斯HANNAH REYES MORALES

蘇丹模特兒亞莉克.維克出現在1997年11月號的《Elle》雜誌美國版封面。一如美容產業中所常見的情況,這張照片是跨國性的產物。

她稍微側身但直視鏡頭,臉上有一抹宜人的笑容,那不是個稜角分明的輪廓,而是甜美、開闊、非洲味鮮明的線條。維克代表了傳統封面女郎所不具備的一切。

在維克登上《Elle》雜誌封面二十多年後,美的定義仍不斷擴大,容納了有色人種、體型豐腴、罹患白斑症、禿髮與白髮皺皮的女性。我們正在走向一種兼容並蓄的美的文化,在這種文化中,人人受歡迎,人人都漂亮。每個人的理想型都可以在雜誌頁面或巴黎伸展臺上看到。

我們的接受度變高了,因為人們提出要求、為此抗議,並利用社群媒體的發言位置,讓所謂美的把關者在羞愧下敞開大門。

維克代表一種新的美。美貌是永遠和女性相連的美德。長久以來,美一直是女性社會價值的衡量標準,也是被使用和操控的工具。在過去那個女性嫁得好才有未來的年代,人們常說,女人不應該白白浪費自己的美貌。丈夫的野心與潛力,應該與太太的漂亮容貌一樣耀眼。

當然,美是受到文化界定的。一個社群欣賞的特質,可能讓另一個群體無感、甚至產生反感。美感是個人的,卻也具有普遍性。世界上有所謂的國際美女,也就是那些代表美的標準的人。

數個世代以來,美女都要有修長的身形與豐胸細腰。下頷線條要明顯,顴骨要高要突出;鼻型要稜角分明,唇形飽滿卻不過度豐厚;眼睛最好是藍色或綠色,而且要大而明亮;頭髮要長要飄逸、髮量要多,而且最好是金色的。人們渴求對稱感。當然,不用說,還得要年輕。

這是早期女性雜誌所採用的標準,在那個時代,美貌有規範,而且被商業化。所謂的大美女和佳人名媛,如女演員凱薩琳.丹尼芙、社交名媛C.Z.格斯特或是摩納哥王妃葛麗絲.凱莉,都很接近這樣的理想型。一個女人愈是偏離這樣的完美典型,就愈有異國情調。若偏離太遠,則會直接被認為較不具吸引力、不性感或沒價值。因此,在更廣泛的文化範疇中,某些女性――如黑色或棕色皮膚、肥胖或年長的人――似乎不可能稱得上是美女。

在1990年代初期,由於出現了凱特.摩絲這樣身材纖細且美感略顯頹廢的模特兒,女性之美的定義才開始鬆動。摩絲身高170公分,在伸展臺上屬於矮個子。這位英國少女缺乏讓其他許多模特兒看起來有王者姿態的高貴舉止。摩絲在卡文.克萊廣告中奠定明星地位的亮眼表現,標示了與過去多年來的長腿美模標準分道揚鑣。

摩絲顛覆了美貌與相關產業的體制,不過她仍處於業界將美麗這一概念界定為歐洲白人的舒適圈裡。1960年代青年震盪時期的模特兒,如有著12歲男孩瘦長扁平身形的崔姬,也是如此。

即使是早期打破藩籬的黑人模特兒也是相對安全的:像是第一位登上《時尚》雜誌美國版封面的非裔美國模特兒貝弗莉.強森、出生於索馬利亞的伊曼、娜歐蜜.坎貝兒與泰拉.班克斯都屬此類。她們有立體鮮明的五官與飄逸的長髮,或是會戴上假髮或接髮來營造這樣的錯覺。伊曼的脖子很長,頸部線條讓傳奇時尚編輯黛安娜.弗里蘭驚為天人。坎貝兒有性感傲人的長腿與美臀,班克斯則以穿著圓點比基尼的鄰家女孩形象登上《運動畫刊》封面而聲名大噪。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