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019

長頸鹿的未來路

 
這種神祕的巨獸在非洲面臨與日俱增的威脅。透過重新安置也許能拯救幾個長頸鹿物種──但同時也帶來新風險。

美國德州一家動物標本店展示新的長頸鹿狩獵戰利品。長頸鹿的皮披在長頸鹿形狀的保麗龍模型上乾燥,以硬紙板條和大頭針固定。長頸鹿數量在過去30年間減少了40%,現在野外數量僅餘約11萬隻。攝影:艾美.維泰爾 AMIVITALE

野生動物獸醫皮特.莫凱爾在職業生涯中捕捉過幾種大型非洲哺乳動物:獅子、非洲森林象、白犀牛,其中長頸鹿讓他壓力最大。「捕捉其他動物,只需要適當劑量的麻醉藥讓牠們無法動彈。但碰上長頸鹿就得完全超量,用化學方式把牠們放倒。」這位被太陽曬得黝黑的59歲醫生這麼說。當時,我正在尼日首都尼阿美東方約100公里的荒野某處,跟著莫凱爾悄悄靠近一隻兩歲大的母長頸鹿。

莫凱爾已經在鏢槍裝上一劑羥戊甲嗎啡,這種類鴉片的效力大約是嗎啡的6000倍。一旦藥劑穿透長頸鹿的皮膚,莫凱爾和他的隊員只有幾分鐘時間可以追到這隻長頸鹿、制伏牠,並在牠的頸部注射解毒劑以免牠死亡。如果這隻長頸鹿能被成功捕捉,並撐過穿越尼日800公里的移置之旅,牠將會成為八隻「創始成員」之一,為這種稀有的野生哺乳動物建立起一個新族群。

在1980年代末,大約50隻長頸鹿為了躲避乾旱和戰爭,從鄰國馬利的棲地來到西非的尼日。我們追蹤了一個星期的長頸鹿便是牠們的後裔。牠們朝南南東方向橫越過薩赫爾地區,沿著尼日河而行,再順著尼阿美外緣來到郭爾一帶,定居在乾燥多沙塵的高原上。

76歲的富拉尼族牧人阿瑪多.哈瑪回憶幾十年前,他第一次碰到其中一隻長頸鹿的情景。「我們以為碰到魔鬼了,因為牠的脖子那麼長,還長了角。有人跟我說過獅子之類的危險動物,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關於長頸鹿的事。不單是我們嚇壞了,連我們的牛也嚇壞了。」

這群新訪客是一度數量龐大的「白色長頸鹿」最後一批倖存者。牠們在20世紀初遍布整個西非,從塞內加爾海岸到奈及利亞都有牠們的蹤跡。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NOV. 2019

女性的蛻變

追求獨立自主的一百年

女性的蛻變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