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019

生存,在人類的陰影下

 
海龜已在大海裡徜徉了1億年之久,但人類卻讓這些生命力強韌的爬行動物陷入險境。

綠蠵龜聚集在巴哈馬的一個碼頭附近。在哥倫布時期,綠蠵龜多到讓人覺得「船隻似乎會在綠蠵龜群身上擱淺。」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THOMAS P. PESCHAK

要了解所有人類善待或傷害海龜的方式,沒有比杜拜阿拉伯塔朱美拉酒店更適合的起點了。這座閃閃發光的藍白玻璃塔,20年前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杜拜的一座人工島上拔地而起。該酒店的皇家套房面積780平方公尺,還配備私人電影院。週末的住宿價格可能超過5萬美元。不過我來這裡,是為了要看那些不付錢的「客人」。

我和旅居當地的英國海洋生物學家大衛.羅賓遜碰了面。我們搭乘電梯下樓到一個停車場,行經好幾輛藍寶堅尼跑車,來到我們的目的地:迷宮般分布的水管與塑膠池,這是為海龜精心設置的醫院裡的加護病房。在其中一個池子裡,一隻綠蠵龜正與內臟損傷搏鬥。往上一層樓,水槽裡滿滿的都是生病且極度瀕危的玳瑁。

康復中心所在的酒店隸屬一個控股集團,背後的掌控者是杜拜的埃米爾(酋長):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殿下。他帶領這個地區急速成長,力求這座城市能成為環境管理的典範。然而工作人員曾看過海龜的腸子裡卡著氣球、因誤入漁網導致鰭肢斷裂,或者頭部遭受重擊並被扔出船外。

「這些都是人類幹的,」羅賓遜說:「所有一切――每個層面、每一種海龜、牠們面臨的每個威脅――都是人類造成的。」

他當然不是指只有在這裡。從體型不比汽車輪胎大的肯氏龜,到可能比北極熊還重的革龜,全世界的七種海龜中,有六種被判定是易危、瀕危或極危。至於第七種,也就是澳洲的平背龜,則保育狀況不明。

然而,海龜仍不屈不撓地活著。一項近期研究重新檢視了幾個海龜築巢群,發現族群數量增加者是下降者的兩倍以上。科學家今年發現,受到美國《瀕危物種法》保護的海龜,數量正在上升。一隻因為頭部受傷而入院接受羅賓遜照顧了546天的綠蠵龜,野放後完成了綠蠵龜紀錄中最長距離的旅程。在追蹤器最後失效前,這隻雌綠蠵龜一共游了8282公里,幾乎從中東一路游到泰國。

海龜看起來比我們過去以為的更有韌性。「我在海龜身上看過各種誇張的外傷、畸形與疾病,但牠們仍繼續活下去。」國際自然保護聯盟負責海龜族群分析的布萊恩.華萊士表示。儘管有一些地方族群確實面臨絕跡危險,例如馬來西亞的革龜,不過所有七種海龜仍在世界各地的海域努力生存。

人類掠奪海洋資源、開發海岸線,並且造成地球溫度上升,因此有理由懷疑我們是否將害這些動物走上絕路。然而,在耗時數月報導了幾個國家的海龜狀況後,我認為我們應該思索另一個問題:如果再多一點幫助,這些爬行動物會過得如何?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NOV. 2019

女性的蛻變

追求獨立自主的一百年

女性的蛻變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