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Sep. 2017

海洋的守護者

其他地方魚類族群崩潰的同時,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州的社區已開始限制捕獲量,以維持漁獲充足、促進觀光業並保存一種生活方式。

一名觀光客在聖伊納西歐潟湖的船上把手伸到水裡想撫摸灰鯨;這個海灣常有許多灰鯨前來交配和撫育後代。漁民曾經很懼怕牠們,但現在這種異常友善的動物是重要的經濟來源。 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 Thomas P. Peschak

一名觀光客在聖伊納西歐潟湖的船上把手伸到水裡想撫摸灰鯨;這個海灣常有許多灰鯨前來交配和撫育後代。漁民曾經很懼怕牠們,但現在這種異常友善的動物是重要的經濟來源。 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 Thomas P. Peschak


距離日出還有半小時,墨黑色的海浪陣陣拍打在沙灘上。

十來個漁民悠閒地待在彭塔阿部瑞歐荷斯鎮的船務辦公室裡,在歡笑中討論他們晚上要舉辦的派對。

這座位於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亞半島中央的小鎮瀰漫著歡樂氣氛,鮑魚季開始了。其實鮑魚季早在四個月前就已經開始,但是阿部瑞歐荷斯角有個特別的禁令,是居民自己訂定的。這個社區不會在政府於1月開放捕撈鮑魚後便馬上展開作業,而是等到4月,這時的鮑魚又長大了些。

我和三名五十來歲的漁民一起出發前往太平洋。「老馬」負責操控引擎,「鼴鼠」把一袋袋鮑魚拉上船,而「老魚」自然是潛水員了。(他們的本名是波菲里歐.蘇尼亞、艾德瓦多.里耶拉和路易斯.阿爾謝,但這裡沒人這樣叫他們。)

奧塔維歐.阿布托在加利福尼亞灣的聖靈島附近潛水。這位海洋生物學家研究為什麼有些保育區獲得成功,有些卻以失敗收場。他發現,關鍵祕訣就在於當地社區。「要開始創造榮譽感,一種對生態復甦的衷心投入。」阿布托說。 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 Thomas P. Peschak

奧塔維歐.阿布托在加利福尼亞灣的聖靈島附近潛水。這位海洋生物學家研究為什麼有些保育區獲得成功,有些卻以失敗收場。他發現,關鍵祕訣就在於當地社區。「要開始創造榮譽感,一種對生態復甦的衷心投入。」阿布托說。 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 Thomas P. Peschak

老魚的精神特別高昂――他才剛從加州的圓石灘衝浪、打高爾夫球回來。他的哥兒們在他穿上全新的溼式潛水服時一邊開他玩笑。在抵達捕魚點之前,老馬把船停在爬滿鮑魚的礁岩上方。「那些是孔雀鮑螺。」鼴鼠說:「至少還要一個月才能採收。」

繼續航行幾公里後,老魚跳進水裡。兩小時後他已達捕獲上限,浮上水面時面帶笑容,還帶著一大袋新鮮鮑魚。在墨西哥的許多漁村,漁民只能從資源耗竭的水裡捕到少得可憐的漁獲,勉強餬口。是什麼讓這三名男子這麼樂觀?他們又如何負擔得起新的裝備和假期?

鎮上的漁業生產合作社創立於1948年,有好多年的經營方式跟其他合作社一樣――盡可能從海裡捕撈漁獲,愈多愈好。但在1970年代歷經幾次讓人失望的捕魚季後,漁民決定用可以長遠的方式捕撈龍蝦(和後來的鮑魚)。

如今,彭塔阿部瑞歐荷斯鎮加上幾個志同道合、遵循相同捕魚策略的下加利福尼亞州社區的鮑魚捕獲量,已占全墨西哥90%以上。彭塔阿部瑞歐荷斯鎮的房屋重新粉刷過,龍蝦和鮑魚由現代化的加工廠製成罐頭後直接銷往亞洲,賺取最大利潤。鎮上的水域以雷達、船隻和飛機守衛。退休的漁民能領到養老金。

一群芒基蝠鱝在聖靈島附近大啖浮游生物,這裡曾經是鯊魚和鰩魚的聚集地。牠們的數量在1990年代隨著全球海鮮需求量激增而大幅下降。從那時至今,拜當地保育工作所賜,許多族群數量已經恢復。  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 Thomas P. Peschak

一群芒基蝠鱝在聖靈島附近大啖浮游生物,這裡曾經是鯊魚和鰩魚的聚集地。牠們的數量在1990年代隨著全球海鮮需求量激增而大幅下降。從那時至今,拜當地保育工作所賜,許多族群數量已經恢復。 攝影:湯瑪斯.P.帕斯查克 Thomas P. Peschak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NOV. 2020

病毒重整世界

一場肺炎大流行,改變了什麼?

病毒重整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