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pr. 21 2019

為何這隻貓頭鷹將鴨寶寶視如己出?

1
  • 業餘攝影師羅莉.沃爾夫(Laurie Wolf)在她佛羅里達州朱庇特(Jupiter)的後院裡拍下這個畫面──一隻小鴨與一隻貓頭鷹共享巢穴。PHOTOGRAPH BY LAURIE WOLF

  • 小木鴨非常早熟,牠們小小年紀便能夠獨立生存。PHOTOGRAPH BY LAURIE WOLF

業餘攝影師羅莉.沃爾夫(Laurie Wolf)在她佛羅里達州朱庇特(Jupiter)的後院裡拍下這個畫面──一隻小鴨與一隻貓頭鷹共享巢穴。PHOTOGRAPH BY LAURIE WOLF

美洲木鴨(wood duck)父母不會將全部的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身為巢寄生鳥類,牠們將自己一部份的蛋放在其它鳥類的巢裡。

「噢,我們得到了一隻小貓頭鷹。太棒了!」

當羅莉.沃爾夫(Laurie Wolf)在她佛羅里達州朱庇特(Jupiter)的後院,注意到某隻毛茸茸的小東西在巢箱裡跳上跳下時,這是她第一個想法。大約一個月前,一隻東美鳴角鴞(eastern screech owl)住進了巢箱裡,所以羅莉以為那一隻剛出生的小貓頭鷹。

AD

ads-parallax

但事實要比她以為的奇妙多了。

隨著暴風將近且天色變暗,沃爾夫和她先生瞥見貓頭鷹媽媽將頭伸出巢箱。而就在貓頭鷹身邊,是一隻好小好小的黑背黃肚小鴨。

「牠們倆就這樣肩並肩地坐在那裏,」沃爾夫說。沃爾夫是一名野生動物藝術家和業餘攝影師。「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我到現在還無法相信。」

考量到肉食性的貓頭鷹可能會吃掉年幼的美洲木鴨,沃爾夫聯繫了一名猛禽專家。專家認為,小鴨可能會有危險。當地的野生動物庇護所同意照顧這隻小鴨,如果沃爾夫捉得到牠的話。

但就在沃爾夫和她先生正要介入時,小木鴨從巢箱裡跳出了,並「直奔」附近的池塘。從此以後,她就再也沒有看過那隻小動物。

「我不覺得我這輩子還會再次經歷像那樣的事」沃爾夫說。

但其實她還是很有機會──過去曾經有木鴨與東美鳴角鴞住在一起的科學紀錄。

「這樣的紀錄並不普遍,但它確實發生過,」克里斯汀.阿圖索(Christian Artuso)說道。阿圖索是加拿大鳥類研究(Bird Studies Canada)在曼尼托巴省的主任(Manitoba),他在2005年攻讀博士學位研究東美鳴角鴞時曾有過類似的觀察。

在那次的觀察中,母貓頭鷹其實還執行了孵蛋的任務,孵出三隻小鴨,阿圖索說。他在2007年《威爾森鳥類期刊》(Wilson Journal of Ornithology)上發表了這些發現。

不可能的「巢友」

木鴨是眾所皆知的巢寄生動物。這代表木鴨父母有時會將一兩顆蛋生在別人的巢穴裡──通常是在另一隻木鴨或相近物種的巢穴。

「你可以把它想成是『不要把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阿圖索說。「如果你把蛋的存放位置分散一點,那你成功將你的基因傳遞下去的機率也會增加一點,尤其如果有掠食者到你自己的巢裡奪走所有的蛋時。」

還有其它猛禽孵育水禽(waterfowl)的蛋的紀錄:包括一隻美洲隼(American kestrel)孵化出一隻巨頭鵲鴨(bufflehead),以及一隻魚鷹(osprey)收養了一窩加拿大雁(Canada goose)。

小木鴨非常早熟,牠們小小年紀便能夠獨立生存。PHOTOGRAPH BY LAURIE WOLF

阿圖索的觀察甚至不是唯一有發表的木鴨寄生東美鳴角鴞的紀錄,他說。

「我們知道有這樣子的情形,但不知道發生的頻率,」他說。「所以我很開心能夠再次看到這種案例。」

超常刺激

但雌性貓頭鷹難道不會發現自己坐在錯誤的蛋上嗎?畢竟木鴨的蛋不只比貓頭鷹的蛋還要長,它們的體積還幾乎是貓頭鷹蛋的兩倍。

阿圖索說,我們不可能知道野生貓頭鷹在想什麼,但這可能是科學家稱之為「超常刺激」(supernormal stimuli)的一個案例。

「貓頭鷹父母可能會想:噢天啊!這顆蛋好大!我們要孵出世界上最厲害的寶寶了!」

但更有可能的是,這樣的案例實在太少了,東美鳴角鴞只是還沒演化出對巢寄生的防衛機制。

一落地就趴趴走

木鴨是早熟性動物,阿圖索說,意思是牠們從一出生就滿獨立的。另外,還有許多「一窩小鴨加入另一窩來自不同巢穴的小鴨」的紀錄。

「至於那隻佛羅里達州的小鴨,牠應該會存活下來,」阿圖索補充道。「就算牠是由一隻貓頭鷹孵化出來的。」

 

延伸閱讀:首見兩娘一爹的貓頭鷹寶寶們 / 誰是好棒棒的貓頭鷹? 快來投票吧!

MAY. 2019

重新發現達文西

逝世500週年:解讀天才手稿,開啟21世紀文藝復興

重新發現達文西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