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Sep. 11 2023

極度罕見!影片拍到抹香鯨誕生瞬間

  • 35個抹香鯨家庭經常在多米尼克附近海域出沒。7月8日有一隻新生幼鯨(如本圖中這隻與成鯨在一起的幼鯨)在該島國的外海出生,當時研究人員碰巧在附近,有幸觀察到出生過程。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35個抹香鯨家庭經常在多米尼克附近海域出沒。7月8日有一隻新生幼鯨(如本圖中這隻與成鯨在一起的幼鯨)在該島國的外海出生,當時研究人員碰巧在附近,有幸觀察到出生過程。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新生抹香鯨依然「軟趴趴」,所以成鯨會在牠身邊,讓牠持續漂浮。PHOTOGRAPH BY DAVID GRUBER, CETI

    新生抹香鯨依然「軟趴趴」,所以成鯨會在牠身邊,讓牠持續漂浮。PHOTOGRAPH BY DAVID GRUBER, CETI

1

抹香鯨出生的上一次科學紀錄是在1986年,而且沒有影音紀錄。關於這種鯨魚在分娩期間的行為,新的紀錄可為研究人員提供新的見解。

35個抹香鯨家庭經常在多米尼克附近海域出沒。7月8日有一隻新生幼鯨(如本圖中這隻與成鯨在一起的幼鯨)在該島國的外海出生,當時研究人員碰巧在附近,有幸觀察到出生過程。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35個抹香鯨家庭經常在多米尼克附近海域出沒。7月8日有一隻新生幼鯨(如本圖中這隻與成鯨在一起的幼鯨)在該島國的外海出生,當時研究人員碰巧在附近,有幸觀察到出生過程。PHOTOGRAPH BY BRIAN SKERRY,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研究人員在7月前往多米尼克外海進行例行觀察時,發現一件精采事件:抹香鯨的出生。因為研究團隊剛好備有先進技術,所以他們的資料可能讓我們對這個物種有更多了解。

國家地理探險家兼生物學家謝恩.葛洛(Shane Gero)說:「我已經在這個領域研究將近20年了。」他負責主持鯨語翻譯計畫(Project CETI),這是一項前所未有的計畫,目的是了解抹香鯨對彼此說什麼。「或許如果我再研究20年,可能又會遇到類似事件……這真的很令人驚嘆。」那隻雌鯨的暱稱是巡迴者(Rounder),葛洛從牠在哺乳的時候就一直追蹤牠的生活。牠也育有一隻年紀較大的幼鯨,名叫阿克拉(Accra)。

AD

ads-parallax

研究團隊追蹤這些鯨魚的密碼曲(亦即喀答聲)之後,發現了不同尋常的景象:一群有11隻個體的抹香鯨一改平常獨自或成對浮出水面的習性,全都面對相同方向列隊,顯然努力在分娩期間保持安靜。

葛洛說,這只是「抹香鯨生活中平常的一天,卻是我們以前從未在場見證的一天」。鯨語翻譯計畫團隊預計會在期刊上發表他們的研究。

能夠見證抹香鯨分娩非常難得:上一次的科學紀錄是1986年,而且沒有任何影音紀錄。雄性抹香鯨身長可達18公尺,而我們對這種鯨魚依然有很多未解之謎:直到1957年,我們才知道抹香鯨會發出聲音。

鯨語翻譯計畫的科學家目前正在努力分析抹香鯨分娩時的叫聲錄音,以及透過無人機和雙體船拍攝的影片。這類資訊對於深入了解抹香鯨非常重要,目前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牠列為易危物種,部分原因是海洋汙染和船隻撞擊。

透過收集和分析數以百萬計的鯨魚密碼曲和喀答聲,鯨語翻譯計畫希望能完全破解抹香鯨的語言,進而用鯨魚的語言與鯨魚實際對話。

葛洛和同事將更多研究重心放在多米尼克周邊海域,當地估計有35個抹香鯨家庭。葛洛說,東加勒比海的族群有不到500隻鯨魚,大多為成年雌鯨和一些幼鯨。他在2005年成立多米尼克抹香鯨計畫。

葛洛說,見證那次分娩後,他覺得「非常感激」。

「這樣的時刻讓我反省之後發覺,我們能做這樣的工作是多麼地榮幸,而且我確實很在乎我研究的鯨魚。」

一隻新抹香鯨的誕生

對於鯨語翻譯計畫的團隊而言,那原本是一個普通的夏日,專家團隊搭乘兩艘船出海,其中一艘船下面懸掛特殊麥克風,垂到抹香鯨平常活動的深度。研究團隊使用兩架無人機,以便記錄鯨魚每小時浮上水面換氣10到15分鐘期間的活動。

研究團隊追蹤到那群11隻鯨魚「小聲」的密碼曲後,起初很困惑:這群鯨魚有時會聚在一起社交,但這通常是很熱鬧的行為,牠們會翻滾、互相摩擦下巴、觸碰彼此的尾巴。

葛洛說:「海豚或鯨魚被虎鯨等掠食者捕獵時會做一件事,就是保持安靜。因為如果有聽覺能力很強的動物在獵殺你,發出聲音就會暴露你的位置。」

出乎意料的是,一隻小鯨魚的頭浮出水面,麥克風也接收到突然出現的密碼曲合唱。這群鯨魚將幼鯨托出水面呼吸,而牠們在幼鯨底下移動,就像移動式人行道一樣,讓幼鯨持續漂浮。幼鯨的尾鰭因為在子宮中受到擠壓,仍然處於捲起的狀態。

葛洛說:「牠出生時尾鰭很軟,就像肌肉組織內的軟骨不存在一般,整個身體看起來軟弱無力。」

新生抹香鯨依然「軟趴趴」,所以成鯨會在牠身邊,讓牠持續漂浮。PHOTOGRAPH BY DAVID GRUBER, CETI

新生抹香鯨依然「軟趴趴」,所以成鯨會在牠身邊,讓牠持續漂浮。PHOTOGRAPH BY DAVID GRUBER, CETI

科學家還不知道新生兒的性別,但因為抹香鯨族群是母系社會,所以葛洛希望是雌鯨。「其實在一開始的幾分鐘內,我很擔心是死胎……這讓我非常緊張。後來我們終於看到牠呼吸和活動身體。」

開創性的新資料

研究團隊觀察成鯨扛著新生幼鯨幾小時。國家地理探險家兼鯨語翻譯計畫創辦人大衛.格魯伯(David Gruber)說,這或許是因為成鯨需要確定新生幼鯨的情況已經穩定。

每隻幼鯨都很珍貴:抹香鯨需要懷孕18個月,是孕期最長的動物之一,而且通常一胎只生一隻。

動物學家湯姆.馬斯提爾(Tom Mustill)說:「我認為這件事有深遠的意義。觀察雌鯨和牠的家族歡迎新生兒到來〔是很棒的事〕,能讓人們關注抹香鯨。」他是《對話鯨魚》(How to Speak Whale)的作者。馬斯提爾也說:「因為這次分娩發生在鯨語翻譯計畫進行研究的區域,所以會成為史上最大動物行為資料集的一部分。」他並未參與該計畫。

馬斯提爾說,透過鯨語翻譯計畫等研究計畫,以及協助從遊客照片中辨識追蹤鯨魚的公民科學應用程式Happywhale,「我們正在獲取大量資料集,能讓我們針對行為、溝通、生物學進行統計分析,以前這種做法僅限於化學或物理學。」

格魯伯則希望這樣的故事能提高大眾對這些社交性鯨魚的興趣,牠們甚至擁有與人類相似的文化。

格魯伯說,比如大眾經常將抹香鯨──也就是《白鯨記》(Moby Dick)裡的鯨魚──視為反派,而不是極為複雜且非常關心幼年個體的動物。「我們以前錯得多離譜啊?」

 

【觀看影片請按此導回原文文章】

 

延伸閱讀:藍鯨靠邊去:史上最大動物可能即將洗牌 野生寶寶動物需要幫助嗎?該如何判斷與應對?

MAY. 2024

章魚的秘密

牠和你我天差地遠,但同樣聰明絕頂,可能揭示了智慧生物的另一種演化途徑。

章魚的秘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