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Sep. 12 2022

極端高溫如何傷害孕婦?

  • 中國北京,一名孕婦撐著傘坐在太陽底下。 PHOTOGRAPH BY TINGSHU WANG, REUTERS

    中國北京,一名孕婦撐著傘坐在太陽底下。 PHOTOGRAPH BY TINGSHU WANG, REUTERS

1

隨著世界愈來愈熱,科學家也看到早產與死產出現高峰,同時還有體重不足的嬰兒。

基利非(Kilifi)是肯亞一個靠海邊的鄉村縣,在夏天炎熱的日子裡,當地氣溫會飆升到攝氏37.8度,鮮少降到攝氏21.1度以下。「這個地方本來就熱,」奈洛比阿迦汗大學的醫療人類學家阿德蕾.盧桑比里(Adelaide Lusambili)說:「但現在是非常熱。」

就像世界上其他許多地方一樣,肯亞正見證著全年溫度的上升,還伴隨有更頻繁、更強烈、且持續更久的熱浪,比較涼爽的季節也縮短了。像這樣劇烈且持久的高溫,對孕婦來說構成了特殊的問題,因為孕婦特別容易受到高溫影響。當世界愈來愈熱,科學家也看到死產出現高峰,另外早產和體重不足的胎兒也是。

去年夏天,盧桑比里和同事訪問了基利非的孕婦和新手媽媽、她們的家人、醫療工作者和社群領袖,以了解極端高溫對母親和新生兒的健康有什麼影響。有一位醫護工作者告訴他們,他們看到更多產婦發生併發症、早產的個案也變多了。

AD

ads-parallax

有愈來愈多科學研究支持這項觀察,指出比平常熱的白天溫度、還有更溫暖的夜晚,可能會使孕婦的不良懷孕結果增加。這些狀況包括有死產──懷孕至少20周後生出死胎──的風險增加,還有早產(胎兒在37周前出生而不是足月的40周)機率也更高。

有些研究指出,較高的氣溫會導致更多體重較輕的新生兒,可能會造成嬰兒的併發症。最近一項在包括了美國、中國、幾個歐洲國家、還有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等27個國家進行、對70項研究的分析顯示,溫度每上升攝氏1度,早產和死產的風險就會暴增5%。

「這看起來可能很少。」主要作者、南非維特瓦特斯特蘭大學的流行病學家馬修.切爾斯奇(Matthew Chersich)說,但這項研究指出了一項成長中的威脅。當氣候變遷在世界各地造成更頻繁也更強烈的高溫事件時,升高的溫度會更容易危及孕婦、新手媽媽和新生兒,也變得顯而易見。

極端高溫對懷孕的影響

儘管科學家尚無法辨識出極端高溫對懷孕的哪個階段造成的風險最大,但暴露在劇烈高溫中,似乎在懷孕初期和晚期都會造成問題。

讓這一切研究更加複雜的,是沒有任何一項獨特的標記(像是特定的突變)可以把個別的死產或早產連結到極端高溫事件,雷諾內華達大學的流行病學家琳希.達洛(Lyndsey Darrow)說。

學者已經利用長期的資料集,去比對懷孕期間和日期跟溫度的資料,以了解高溫──其強度和/或持續期間──對社會上這個脆弱的族群造成了多少傷害,又是在哪些方面。

有好幾項研究指出,孕婦在接近預產期時,可能會處在熱壓力的高風險中。在孕期的最後幾天或幾周中,若是暴露在極端溫度下,可能會提高死產的機率,或造成早產──可能會造成呼吸道疾病、神經發展損傷和幼年早夭的機率增高。其他研究指出,母親在懷孕初期若曾經歷高溫,發育中的胎兒就會有心臟、

脊髓或腦部缺陷的風險,這或許能解釋早產或死產。有些研究指出,孕婦在整個懷孕期間都可能很容易受劇烈高溫的影響,而不只是孕期最後那段時間。

到目前為止,科學家還未能判斷高溫到底是透過哪一種生理途徑影響懷孕,但他們有幾個假設。

孕婦的體溫通常會略高於平均,而當環境溫度陡升時,孕婦的體溫也可能會跟著升高。因為孕婦更可能脫水,也因此排汗較少,比較不能迅速讓自己降溫,這是較高溫度對這個族群這麼危險的理由之一,也是可能導致胎兒缺陷的原因。

脫水也可能讓血液變濃稠,讓母親的血壓升高,減少血流、並因此造成輸送給胎兒的氧氣和養分減少。這可能會導致胎兒體重不足或是早產。

熱壓力也可能會引起蛻膜──胎盤在母親這邊的部分──發炎,造成早產。根據動物研究顯示,溫度升高也可能會刺激催產素之類的孕期荷爾蒙濃度提高,這也可能造成早產。

雖說這些假說看起來都很有道理,但在經歷極端高溫的時候,這些機制會不會直接或間接影響孕婦的身體、或影響到什麼程度,這方面我們不知道的還很多,波札那大學的新生兒科專家布里特.納卡斯達(Britt Nakstad)說。

建立數據點和理論

在2022年6月的一篇研究中,流行病學家達洛和她的同事從1991年到2017年在美國六個州──加州、佛羅里達州、喬治亞州、堪薩斯州、紐澤西州和俄勒岡州──的死胎紀錄,發現了孕婦若是曾在前一周經歷連續四天的熱天,死產的風險就會提高3%。當氣溫超過攝氏35度時,這些風險也會稍微提高。

在北卡羅萊納州,學者發現夜間溫度跟早產有緊密關係。他們發現,在2011到2015年間,當5月到9月間的氣溫超過23.8度時,氣溫每突升攝氏1.1度,早產的風險就會提高達6%。

「我們看到的,可能是白天暴露在高溫之後在夜間也無法恢復。」艾許莉.沃德(Ashley Ward)說,她是杜克大學的氣候健康科學家,也是北卡羅來納大學那項研究的主要作者。「我們的夜晚愈來愈熱,這就是我們應該要關切的地方。」

在另一項探討高溫如何影響14個中低收入國家(包括衣索匹亞、奈及利亞、尼泊爾和南非)女性的研究中,研究人員注意到,孕婦若在生產前七天經歷了極端溫度和更暖的潮濕夜晚時,早產和死產的機率也比較高。

這樣的熱浪和劇烈溫度是危險的,卻也忽略了包括季均溫逐漸升高之類的長期因素,這同時也可能會威脅到孕婦和她們的寶寶。就像其他許多健康和經濟方面的不公平──包括能取得遮蔭、風扇和空調──有些女性比其他人對這種熱壓力脆弱太多了。

並不是所有人都受到同等的影響

在美國,與熱相關的不良懷孕結果,發生在黑人和西語裔女性身上,是發生在白人女性身上的將近兩倍。考量到有色族裔女性通常住在人口擁擠、建築密集的環境,這樣的地方增溫快、散熱慢,因為缺乏綠色空間。也很有可能,她們中有許多人在特別熱的日子裡負擔不起或無法取得冷氣。

同樣的,研究中低收入國家母親健康的學者懷疑,跟氣候變遷相關的熱浪和溫度升高,對住在這些地區的孕婦影響會大非常多。在世界上這些地區,女性能取得的營養食物有限,還必須持續不斷操持累人的家務──包括走很遠的路去取水,還有種田、撿柴火──的女性,在劇烈高溫中要一直操勞到懷孕晚期。

雖說這個領域大部分研究都偏向熱對高收入國家孕婦的影響,但像盧桑比里和切爾斯奇這樣的科學家正嘗試改變這一點。盧桑比里的團隊正和基利非當地的社群團體合作,要增進對極端高溫風險、還有降低孕婦工作負擔的重要性的認知。切爾斯奇則希望能發展出一個警示系統,可以警告孕婦在熱天要採取預防措施。

在美國,像這樣關於暴露在高溫中、還有對懷孕的影響的相關對話,還是非常有限。「我們在訓練醫護專業人員告訴病患熱危機這方面的表現不佳。」沃德說。在減少暴露在高溫中的方式(像是待在室內、開冷氣,或是當大家有辦法或有機會的時候要進去有冷氣的公眾中心)方面的溝通努力落後。

「我們現在碰到的氣候變遷,基本上就等於是泡在熱水池裡面。」紐奧良的奧希納健康醫療體系(Ochsner Health)的婦產科醫生維蓉妮卡.吉列斯皮-貝爾(Veronica Gillispie-Bell)說。當醫療單位在照顧孕婦的時候,她說,我們需要更深入了解所面對的風險,並要更努力提供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氣候變遷正在侵蝕一種珍貴資源:睡眠 氣候變遷恐延長花粉過敏季

SEP. 2022

找回星空

光害奪走了臺灣的夜空,我們有多久看不到銀河?

找回星空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