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May. 06 2020

關於冠狀病毒的實驗性療法,你該知道什麼?

1
  • 疫情期間一名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康復患者的恢復期血漿(convalescent plasma),攝於2020年4月17日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西北血液機構的西雅圖中部捐血中心(Central Seattle Donor Center of Bloodworks Northwest)。康復患者的血漿將會用於一項針對目前冠狀病毒患者的實驗性治療研究。PHOTOGRAPH BY LINDSEY WASSON, REUTERS

抗病毒藥物與血液療法聽起來很有希望,但它們是如何作用的呢?我們又何時才會知道這些療法是否真能治療COVID-19?

麗莎.格拉林斯基(Lisa Gralinski)已經好一陣子沒過週末了。大多數時候,這位微生物學家都待在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一間防護嚴密的生物安全機構裡,輪班工作12小時。她穿戴著防護服及防護口罩工作,離可能致命的冠狀病毒只有幾公分之遙,其中包括了導致COVID-19大流行的病毒株。

世界各地有數以千計的科學家正在加緊努力,測試可能遏止本世紀最嚴重病毒大流行的療法,而格拉林斯基正是其中之一。至今為止,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尚未核准任何專門治療COVID-19的藥物。這類療法可能需要數月時間進行驗證,或是需要數年時間從頭開始設計。

AD

ads-parallax

同一時間,醫院開始轉而採用一些過去已核准治療其他疾病的療法。這就是為什麼你會聽到許多關於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實驗性抗病毒藥物瑞德西韋(remdesivir)、包含恢復期血漿的療法的消息。恢復期血漿是一種從康復患者血液衍生的產品,能夠幫助新感染患者的免疫系統對抗病毒。

目前醫生必須透過一項被稱為「恩慈使用」(compassionate-use)的方式,依據個別病例的狀況取得FDA許可之後,才能將這些藥物給予COVID-19重症患者。但專家無法確知是否有任何療法能控制住COVID-19。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專家小組於4月21日強調,研究人員還沒有足夠證據來斷定羥氯奎寧、瑞德西韋或恢復期血漿本身是否能夠有效對抗冠狀病毒感染。不過,該專家小組確實反對合併使用羥氯奎寧及亞茲索黴素(Azithromycin),因為這種療法有潛在的毒性副作用。

醫生需要等到這些藥物通過所謂的隨機對照試驗之後,才會獲得明確資訊。這些臨床試驗會將試驗藥物隨機給予一半病患,並將缺乏這些有效成分的藥物以相同劑量給予另外一半病患,也就是對照組。

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的內科教授安德烈.卡利爾(Andre Kalil)說:「如果你沒有對照組,你就永遠不知道試驗藥物是有效還是會造成傷害。」

以下是一些目前正以上述方式測試的療法,以及它們可能多快可以廣泛提供給大眾使用的預測。(若想知道關於科學家努力測試、開發COVID-19療法的更多資訊,請收聽我們的podcast:「Overheard at National Geographic」。)

血漿的潛力

所有正在測試的COVID-19療法中,大概是抗瘧疾藥物羥氯奎寧及氯化奎寧(chloroquine)擁有最高知名度。美國總統唐納.川普(Donald Trump)一再宣揚它們可能是新冠病毒的解藥。迄今為止,學界只發表了一些關於羥氯奎寧的小規模研究,而且目前的研究結果尚未顯示羥氯奎寧可有效治療COVID-19。更糟糕的是,初期資料顯示,使用這種藥物治療冠狀病毒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心臟副作用。

另一方面,目前正在研發的療法中,有一種很有潛力、同時也是數一數二古老的療法:恢復期血漿。這種療法的概念是分離血漿──血中的液體部分──然後進行處理來提取富含抗體的血清,抗體這種蛋白質會與體內病原結合,並標記它們以將其消滅。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彭博公共衛生學院的微生物學家阿圖羅.卡薩德瓦(Arturo Casadevall)說:「當你接種了疫苗,你的自身抗體就會增加,〔但〕當你注射了血漿,別人的抗體就會轉移給你。」

人類已經使用恢復期血漿技術已經超過一世紀了,最早出現在1918年流感大流行。這項技術在1940年代躍進了一大步,當時哈佛醫學院的科學家艾德溫.柯恩(Edwin Cohn)發表了一項分離血漿各個成分的技術,這些成分中也包括富含抗體的血清。

卡薩德瓦在2月的一期《華爾街日報》社論上引起美國大眾對於該技術的關注之後,他與其他頂尖醫師組織了一個全國聯盟,來測試該技術對於COVID-19的效果。雖然還需要更多資料進行確認,不過FDA正以個案形式批准在COVID-19嚴重病患身上使用血漿,而且有一些軼聞報告(anecdotal case)已刊登在醫學期刊上。

德州休士頓的休士頓衛理公會醫院病理與遺傳醫學部主任詹姆斯.穆瑟(James Musser)說:「我認為在眼下這個時刻,我們沒有其他已經證實、千真萬確的解決方法能應對這個令人震驚的全球問題,我們必須現在就嘗試這種方法。」

休士頓衛理公會醫院在3月28日獲得FDA核准,利用已康復且至少兩週沒有有症狀的COVID-19確診病患所提供的恢復期血漿,以實驗性方式治療COVID-19病患,該院為美國首間獲准進行這種療法的醫院。而在前一天,中國研究人員於《美國醫學會期刊》上報告,在經過兩週以血漿治療後,五名COVID-19重症病患中有四名從嚴重肺損傷中恢復了,並讓三名患者能擺脫呼吸器。

中國研究人員於4月6日在《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上報告,十名COVID-19嚴重病例以血漿治療後,有三名患者的病情在試驗期間大幅改善並出院,而其他七名也有顯著改善。

目前全美各地的醫院正在取得許可,以恢復期血漿治療病患──甚至使用血漿預防罹病。卡薩德瓦與他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團隊於4月3日獲得FDA批准,可以測試對醫護人員與其他第一線人員使用恢復期血漿,以避免他們感染COVID-19。FDA於4月13日對試用該療法的醫院發布了涵蓋範圍更廣的指引。

「很顯然,除非試驗完成,否則我們不知道這種療法是否有效。」卡薩德瓦說:「但根據歷史來看,這種療法應該很有希望。」

採用抗病毒劑

同一時間,世界各地的醫院也正在測試數百種稱為抗病毒劑的藥物,我們已知這些藥物能阻礙病毒用來進入細胞並在細胞內複製的生化工具。在該類型的試驗中,最大規模的是世界衛生組織的「團結」試驗,已納入90個國家的醫院。在美國與其他地區分別進行的試驗,則已經招募了數十間醫院內的數百名病患。

受到檢驗的藥物包括瑞德西韋,這是一種實驗性抗病毒藥物,由總部位於美國的製藥公司吉利德科學公司(Gilead Sciences)研發。瑞德西韋的作用是模仿病毒RNA的一種建構模塊,即冠狀病毒使用的基因材料,而這會使病毒試圖複製時擾亂病毒。瑞德西韋原本是為了對抗伊波拉而研發的,但2018到2019年進行的一項試驗發現,該藥並沒有抑制伊波拉病毒的效果。

然而,《自然通訊》在1月刊登的一份研究發現,瑞德西韋在培養皿中會阻礙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病毒的複製,而MERS是新型冠狀病毒株的親戚。這項結果發表之後,很快就出現類似的實驗室研究,研究對象為SARS-CoV-2。

不過目前尚未有研究證實,瑞德西韋在人類病患身上能有效對抗COVID-19。研究人員於4月10日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宣布,53名病患透過一項「恩慈使用」計畫接受該藥治療,其中有36人在研究期間出院,或是較不需要加強呼吸支持治療。然而,這項研究並未檢測患者體內的病毒量在治療期間是否改變,所以我們並不清楚該藥是否真的如預期般作用。

希望在4月16日出現了,當時醫學新聞網站STAT報導,芝加哥使用瑞德西韋的初期結果看起來大有展望。但一週之後,一項中國試驗的結果卻意外地提早發布在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庫上。這份已遭刪除的摘要表示,瑞德西韋與標準治療相比並沒有明顯的益處。不過吉利德科學公司的醫療長米爾達.帕西(Merdad Parsey)後來發表了一份聲明,表示該研究已經因為參與人數不足而提前終止,因此其結論並沒有合理的統計意義。這項中國試驗的結果於4月29日正式發表在醫學期刊《刺胳針》,確認了之前洩漏的結論。中國另一項大型試驗的結果預期會在5月發表。

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的格拉林斯基說,因為瑞德西韋抑制病毒複製,所以它可能只有在COVID-19感染初期才有效。到了病患出現嚴重症狀時,大部分的傷害都來自病患本身的免疫系統。格拉林斯基在過去以小鼠進行的研究中發現,必須在感染後24到36小時之內就開始治療,以避免嚴重的後果。

「可以理解的是,你會希望在最需要治療的重症病患身上測試這些藥物。」她說:「但如果病患處於嚴重呼吸窘迫,其實很大一部分都是由病患的免疫反應導致,」而非病毒本身。

然而,目前可能還無法判斷瑞德西韋是否有效,因為美國的初步結果仍在慢慢出爐。美國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安東尼.佛奇(Anthony Fauci)於4月29日說明NIAID資助的一項試驗結果,這項試驗納入了美國、歐洲、亞洲的1063名COVID-19病患。研究資料尚未證實瑞德西韋能預防COVID-19重症病患的死亡。不過佛奇說,接受瑞德西韋治療的半數病患在11天內康復,而未接受瑞德西韋治療的病患則在15天內才康復。

兩天後,FDA批准了緊急使用瑞德西韋治療COVID-19,這與完全核准並不一樣,而是讓吉利德科學公司提供該藥給需要的醫院。

卡利爾負責主持內布拉斯加大學裡NIAID資助的一個更大的分支試驗。他在4月時說,資料收集工作可能在幾週內就會結束,最快在5月就會發布初步結果。他補充說,該試驗有足夠病患,能顯示中度與重症病患是否都會對該藥產生反應。

「這非常特別;我已經進行〔臨床試驗〕20年了,而這次是我見過最快的速度。」卡利爾說:「身為科學家與臨床醫師,我們已經從過去吸取教訓,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進行臨床試驗。」

延伸閱讀:為什麼肥皂比漂白水更適合用來對抗冠狀病毒?關於愛貓與COVID-19,你應該要知道的事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