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14 2020

不只人類,狗狗也成了類鴉片危機的受害者

1
  • 一項美國所做的全國性調查指出,年輕、小型的犬隻較容易碰到類鴉片造成的中毒意外。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有史以來第一次,科學家對類鴉片對犬類的影響進行了研究──並發現年輕的小型犬風險最高。

天生愛吃又充滿好奇心的狗狗,有時可能會因為吃到錯誤的東西而惹上麻煩。像艾蜜莉亞.紐沃爾(Amelia Nuwer)這樣的獸醫就目睹過不少恐怖故事。

在紐沃爾位於佛羅里達大學小型動物醫院(University of Florida Small Animal Hospital)的急診間,她治療過因各種藥物導致中毒的狗狗,包括合法的藥品和不合法的毒品。例如類鴉片(一些類似吩坦尼和海洛因等合成物的處方止痛藥)就是其中一種有毒物質。

AD

ads-parallax

當鴉片過量被視為一項人類問題(在2017 年於美國導致超過4萬7000人死亡),如果主人粗心或並未妥善收納這些藥物,寵物就可能受到傷害,或甚至死亡。

當狗兒嚥下類鴉片,牠們通常會表現出呆滯且遲緩的樣子,或甚至更糟──呈現昏迷狀態。紐沃爾每幾個月就會遇到一次這樣的情況。

「牠們會在精神上變得遲鈍,並時常伴隨心跳緩慢和低血壓症狀,」紐沃爾說:「這些和人類攝取過量類鴉片時的症狀相同。這種藥物會降低心臟輸出血液的能力……和造成呼吸障礙──不可避免地可能會導致動物死亡。」

現在,有史以來第一次,研究人員付出努力測量了類鴉片中毒對於狗的影響。在一篇發表於《公共科學圖書館:綜合》(PLOS ONE)期刊的論文中,科學家們分析撥打到一條「寵物中毒控制熱線」的電話,並發現寵物主人們平均一年撥打了將近 600 通這樣的電話,以通報吞食類鴉片的意外事故。

研究人員發現,在2006年到2014年之間,美國有5162起類鴉片中毒事件回報給動物中毒控制中心(Animal Poison Control Center),占19萬通犬類相關電話中的將近 3%。「該中心蒐集了這些狗狗的品種、年齡和體重等資料,發現體型較小、較年輕的狗狗比較可能成為電話中的主角。」穆罕默德・哈沃德-阿澤(Mohammad Howard-Azzeh)說道。哈沃德-阿澤是這項研究的第一作者,也是圭爾夫大學(University of Guelph)獸醫流行病學的一名博士生。

這很可能是因為年紀小的狗狗比較有好奇心,且體型也比較小。牠們較小的身體質量讓牠們更容易中毒。

「幼犬都很『忙碌』,而許多人家中對幼犬的保護並不足夠。」中毒控制中心的資深總監蒂娜・魏斯默(Tina Wismer)說。該單位是由美國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merican 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所營運。

↑↑↑↑↑成癮的科學––受毒品影響的大腦

根據以上的電話通報紀錄,這份研究發現玩具犬種群(toy breeds)和獵犬更容易吞下藥物。此外,未閹割或未割除卵巢的狗兒也比較可能成為中毒報告中的主角,儘管研究人員並不確定原因,哈沃德-阿澤說。狗狗的性別和是否分娩過則對中毒的可能性高低則沒有明顯影響。

還是有充滿希望的一面:就像治療人類一樣,那若松(naloxone)能夠有效治療類鴉片攝取過量的狗狗。那若松這種藥物能和接收止痛藥的受體結合,以阻斷藥物作用。「我們可以給牠們那若松,直到牠們恢復正常。」紐沃爾說。

然而,每個病例都是獨特的,如果寵物主人不知道,或拒絕透露他們狗狗可能攝取到的藥物種類,治療就可能受到延誤或阻礙。紐沃爾說這還挺常見的,尤其是當涉及到非法藥物時。

「如果狗狗和非法物品扯上關係,主人就會害怕我們通報有關當局。」她說,並補充表示,獸醫並沒有通報使用非法藥物的責任,通常也不需要,除非那個人有傷害自己或他人的風險。「事實就是,我們的目標是治療並拯救動物,不是舉發人類用藥。」

除了類鴉片以外,其它可能會被狗狗吃下肚的問題藥物還有非處方止痛藥,例如伊布洛芬(ibuprofen)和乙醯胺酚(acetaminophen),這兩者分別會損害腎臟和肝臟。另外,心臟病藥物、抗抑鬱劑和過動症藥物對狗兒來說也都是典型的毒藥。

巧克力對狗來說也是有毒的,它是在電話通報狗兒中毒紀錄中,最常聽到的食物,一般治療方式是催吐。

這份研究還發現電話通報的次數和人類開處方的數量相呼應,全國和地方層面都是如此。在處方數量較多的郡,這項研究的作者如預期地看到了較多的電話撥打數量。撥打到中毒控制中心的次數在 2008 年達到高峰之後稍稍降低,正反映出人類開處方的走勢。人類開處方的數量也自2010年起降低。

根據魏斯默提供給國家地理的數據,過去四年,平均每年的電話通報次數下降到了500以下。這與更之前10年的平均相比大幅降低。與鴉片相關的電話數量在 2015 年和 2018 年分別是432和483通,比 2006 年研究開啟以來的任何年份都低。

但類鴉片的整體使用並未降低。自 2010 年以來,非法使用增加了,為人類帶來致命的後果。但到目前為止,研究人員並未看見犬類的中毒情形有相應的增加,這可能是因為非法類鴉片在取得後不久就會被用掉,與存放時間較久的處方類鴉片相比,非法類鴉片通常比較不容易被狗兒接觸到,這份研究表示。

卡洛琳・馬汀可(Carolyn Martinko)說,幸運地,大多數的中毒事件都是可以預防的。馬汀可是圭爾夫的一名獸醫博士生,並沒參與這項研究。「透過加強民眾對於這項問題的警覺性,以及提醒狗主人將類鴉片放置在家中遠離寵物和小孩的安全處,並透過告知狗主人,在給予寵物服用非處方藥前應先詢問獸醫。」

如果最壞情況發生,你的狗兒吃下了不該吃的東西,「請不要害怕告訴獸醫。」紐沃爾說。

延伸閱讀:狗,其實沒有那麼聰明人類如何改變了狗狗的大腦?

FEB. 2020

最後一艘奴隸船

1860年,克羅蒂德號成為最後一艘抵達美國海岸的奴隸船。這是船上108人以及他們後代的故事。

最後一艘奴隸船

AD

熱門精選

AD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