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witter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Dec. 10 2019

砍伐森林恐帶來更多會傳染給人類的疾病

  • 泛亞馬遜公路(Trans-Amazonian Highway)沿途的雨林被砍伐殆盡,準備養牛。像這樣的森林空隙地,跟瘧疾之類傳染病的傳播有關。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泛亞馬遜公路(Trans-Amazonian Highway)沿途的雨林被砍伐殆盡,準備養牛。像這樣的森林空隙地,跟瘧疾之類傳染病的傳播有關。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馬塔迪(Matadi),一名男子正在噴灑藥劑,以消滅攜帶黃熱病毒的埃及斑蚊(Aedes mosquito)。PHOTOGRAPH BY WILLIAM DANIEL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馬塔迪(Matadi),一名男子正在噴灑藥劑,以消滅攜帶黃熱病毒的埃及斑蚊(Aedes mosquito)。PHOTOGRAPH BY WILLIAM DANIEL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

世界各地遭到砍伐的森林愈來愈多,科學家也擔心,下一個致命傳染病可能也會從森林動物身上往外界傳播。

泛亞馬遜公路(Trans-Amazonian Highway)沿途的雨林被砍伐殆盡,準備養牛。像這樣的森林空隙地,跟瘧疾之類傳染病的傳播有關。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泛亞馬遜公路(Trans-Amazonian Highway)沿途的雨林被砍伐殆盡,準備養牛。像這樣的森林空隙地,跟瘧疾之類傳染病的傳播有關。PHOTOGRAPH BY RICHARD BARNE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997年,煙雲籠罩在印尼雨林上方,因為人類放火焚燒面積相當於美國賓州的森林、準備轉作農業使用,而乾旱也使得火災更加嚴重。樹木因霧霾而窒息,結不出果實,森林中的狐蝠別無選擇,只能飛往他處覓食,但牠們身上同時也帶著致命的疾病。

後來,狐蝠落腳在馬來西亞農園中的果樹上,農園周邊的豬也開始生病──推測是吃了狐蝠咬過後掉落的果實──當地的豬農也生病了。到了1999年,有265人出現了嚴重的腦部發炎狀況,其中105人死亡。這是立百病毒(Nipah virus)首次出現在人類身上,自此引發整個東南亞一連串的週期性爆發。

AD

ads-parallax

在森林快速砍伐殆盡的地區,原本只會感染野生動物的傳染病外溢到人類身上的例子很多,這只是其中之一。過去20年來,已經有愈來愈多科學證據指出,森林砍伐會引起一連串複雜的事件,為多種致命病菌──如立百病毒和賴薩病毒(Lassa virus),還有引起瘧疾和萊姆病(Lyme disease)的寄生蟲──營造出適合擴散到人類身上的條件。

亞馬遜地區、還有非洲與東南亞某些地方的熱帶森林,都有大規模火災持續延燒,專家十分關切住在森林砍伐地區邊緣的居民的健康狀況。他們也擔心下一次嚴重的傳染病可能會來自我們自己世界的森林。

「森林砍伐有可能是傳染病擴散的強烈驅力,這點已經確定了。」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地球研究所的疾病生態學家安迪.麥當納(Andy MacDonald)說:「這是個數字遊戲:我們砍除的森林棲地愈多、害更多森林棲地劣化,就愈可能發現自己身陷在傳染病流行的情境之中。」

↑↑↑↑↑101氣候教室:森林砍伐

直接關聯

瘧疾──由蚊子傳播的瘧原蟲所造成的感染,每年害死超過百萬人口──長久以來都有人懷疑這種疾病是和森林砍伐一起發展的。在巴西,過去努力控制的結果讓瘧疾的傳播大幅降低──從1940年代的600萬例,降低到1960年代的5萬例──但現在卻又開始穩定上升,和森林遭到迅速砍伐、以及農業的擴張攜手並進。在世紀交會之際,亞馬遜盆地每年有60萬個瘧疾病例。

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Florida)新興病原體研究所(Emerging Pathogens Institute)的流行病學家艾米.威特(Amy Vittor)在1990年代末期所做的研究,還有一些其他學術研究,指出了一個可能的原因。遭砍伐殆盡的一片片森林區域,似乎為按蚊(Anopheles darlingi)沿著森林邊緣創造出理想的繁殖棲地,而這種蚊子是亞馬遜地區最重要的瘧疾傳播媒介。她在祕魯的亞馬遜地區做了仔細的調查,發現在溫暖、有部分遮陰的池塘中,幼蟲的數量更高,而這類池塘會在切穿進森林的路邊形成,還有在森林殘跡地區,再也沒有樹可以吸收掉的水所形成的小水坑。

「那些就是按蚊最喜歡待的[地方]」。威特回憶。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馬塔迪(Matadi),一名男子正在噴灑藥劑,以消滅攜帶黃熱病毒的埃及斑蚊(Aedes mosquito)。PHOTOGRAPH BY WILLIAM DANIEL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馬塔迪(Matadi),一名男子正在噴灑藥劑,以消滅攜帶黃熱病毒的埃及斑蚊(Aedes mosquito)。PHOTOGRAPH BY WILLIAM DANIELS,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最近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的一篇複雜的衛星與公衛資料分析中,麥當納和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艾琳.莫迪凱(Erin Mordecai)指出,整個亞馬遜盆地區域的森林砍伐狀況,大大影響了瘧疾的傳播,這也符合之前的某些研究。

在2003到2015年間,平均來看,他們估計,若每年增加10%的森林損失,就會導致瘧疾病例增加3%。舉例來說,研究期間的某一年,多清除了1600平方公里的森林──差不多是將近30萬個足球場的大小──就跟多出來的1萬個瘧疾病例有關。這個影響在森林內部最為明顯,因為森林裡還是有東一片、西一片的完好區域,提供了蚊子喜歡的潮濕邊緣棲地。

隨著亞馬遜森林火災的持續延燒,這些研究結果預告的並不是好消息;上星期才發表的最新資料顯示,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經摧毀了面積相當於紐約市12倍的區域。

「我很擔心火災結束之後,傳染方面會發生什麼狀況。」麥當納說。

威特強調說,蚊子的生態是很難一概而論的,因為這跟物種與地區有關。在非洲,研究發現瘧疾和森林砍伐的關係並不大──或許是因為那邊的蚊子種類喜歡在有陽光照耀的水體中繁殖,喜歡的是開闊的農田、而不是陰暗的森林地區。但在馬來西亞婆羅洲的沙巴地區,也是在森林遭到大幅砍伐、準備種植油棕與其他農作之後才爆發瘧疾。

來自叢林的熱病

能把致命瘟疫傳染給人類的,並不是只有蚊子這種動物而已。事實上,人類身上出現的新興傳染病──包括HIV、伊波拉病毒(Ebola virus)和立百病毒,全都源自棲息在森林中的動物──有60%是由其他多種動物傳播,其中絕大部分是野生動物。

紐約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研究人員,在2015年的一篇研究中追蹤了全球的傳染病,這篇研究跟其他研究都發現「爆發的新興疾病中,有將近三分之一是跟諸如森林砍伐之類的土地利用方式改變有關,」該組織的主席彼得.達札克(Peter Daszak)曾於今年稍早在推特上這樣說。

許多病毒在森林中能無害地與宿主動物共存,因為這些動物是跟病毒共同演化的。但人類在大膽闖入或改變森林棲地的時候,有可能會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變成這些病原體的宿主。

「我們徹底改變了森林的結構,」生態健康聯盟的疾病生態學家卡洛斯.尚布拉納-托瑞里歐(Carlos Zambrana-Torrelio)說。

↑↑↑↑↑101科學教室:伊波拉病毒

致命的吸引力

當新形成的棲地吸引來森林中的帶原動物時,就可能爆發疾病。

舉例來說,在賴比瑞亞,砍光了森林、準備種油棕的地方,也引來成群通常棲息在森林裡的老鼠,牠們是受到棕櫚園和聚落周邊豐富的油棕果實吸引。人類接觸到遭帶原齧齒類糞尿或已感染的人類體液汙染的食物或物品時,就可能感染賴薩熱病毒。這種病毒會在人類身上引發出血熱──跟伊波拉病毒引起的是同樣的病狀──在賴比瑞亞,這種病的死亡率是36%。

而在巴拿馬、玻利維亞與巴西,也曾有人在森林遭砍伐的地區看到帶原的齧齒動物。哥倫比亞佩雷拉科技大學(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of Pereira)的醫學研究員暨熱帶疾病專家阿方索.羅德里奎茲-莫拉雷斯(Alfonso Rodriguez-Morales)擔心,在今年亞馬遜火災又燒起來之後,牠們分布的範圍也會跟著擴大。

並不是只有熱帶疾病會這樣發展。麥當納的某些研究顯示,在美國東北部地區,森林砍伐和萊姆病之間也有奇特的關聯。

伯氏疏螺旋體(Borrelia burgdorferi)是引起萊姆病的細菌,傳播這種病菌的是仰賴森林中的鹿來繁殖並吸取足夠血液維生的壁蝨。然而,白足鼠(white-footed mouse)身上也有發現這種細菌,而白足鼠剛好在因人類聚落而破碎化的森林棲地中繁衍得很好。麥當納說。

傳染病外溢到人類身上的狀況,比較可能發生在熱帶地區,因為整體來說熱帶地區的野生動物和病原體的多樣性都比較高,他補充道。在那些地方,有許多疾病倚靠各式各樣跟森林砍伐直接相關的動物傳播──從吸血的蟲子到蝸牛都有。除了已知的疾病以外,科學家也擔心森林中還潛伏著許多目前未知的致命疾病,可能會因為人類更進一步入侵森林而暴露在外。

尚布拉納-托瑞里歐指出,疾病外溢到人類的可能性,也可能會因為氣候暖化把動物和動物身上的病毒一起逼到過去沒有這些動物生存的地區而增加。

威特說,這樣的疾病究竟是會繼續侷限在森林邊緣、還是會在人類身上取得立足之地、並造成可能的大傳染狀況,取決於其傳播方式。有些病毒,像是伊波拉或立本病毒,可以直接人傳人,理論上來說只要人類存在,它們就能繼續環遊世界。

20世紀時在烏干達森林中發現的茲卡病毒(Zika virus),就是因為找到了能在都市地區孳生的埃及斑蚊當宿主,才能全球暢行無阻、感染數百萬人。

「我很不希望看到另外一種或好幾種病原體也這樣發展,但如果看不到這種可能性、並做好應變的準備,那就太傻了。」威特說。

新的生態系服務

生態健康聯盟的研究人員則提出,控制疾病可以被視為一種新的生態系服務,也就是說,是人類可以從自然生態系中免費獲得的利益,就像是碳儲存與授粉作用一樣。

為了提出足夠理由,他們的團隊一直在馬來西亞婆羅洲進行研究,以詳細列舉瘧疾的正確成本,詳細到醫院裡的每一張病床、還有醫生使用的針筒。平均來說,他們發現馬來西亞政府在該地區的每一位新瘧疾病人身上,都要花費約5000美元的治療費用,有些地區用於治療的開銷比控制瘧疾的費用還高,尚布拉納-托瑞里歐說。

時間一長,這些都會累加起來,金額也超出了砍伐森林所可能帶來的利潤,因此也成為在經濟上應該讓某些森林繼續矗立的有力論點,達札克說。

他和同事已經開始與馬來西亞政府合作,將這個概念融入土地利用的規劃,也和賴比瑞亞官方一起進行類似的計畫,計算當地因賴薩熱爆發所花費的開銷。

麥當納看到了這個想法的價值:「如果我們能保護環境,那麼或許也能同時保護健康。」他說:「我認為那是我們該抱持的一線希望。」

 

延伸閱讀:氣候變暖產生的「超級昆蟲」,會給人類帶來怎樣的威脅? / 致命疾病的線索

MAR. 2024

揭開神祕的馬雅城邦

光達偵測發現了,6000多座遺址,揭開馬雅古文明數百萬人的生活全貌。

揭開神祕的馬雅城邦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