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l. 26 2021

酸沼木乃伊的「最後一餐」,就是這麽樸實無華

  • 圖倫男子在2400年前被皮製絞索吊死,然後被丟入丹麥一處酸性泥炭沼澤之中。PHOTOGRAPH BY ROBERT CLAR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圖倫男子在2400年前被皮製絞索吊死,然後被丟入丹麥一處酸性泥炭沼澤之中。PHOTOGRAPH BY ROBERT CLAR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 圖倫男子最後一餐的主要食材(除了魚以外),依各食材的相對份量展示:1) 大麥 2) 早苗蓼 3) 亞麻籽 4) 野生蕎麥 5) 沙 6) 亞麻薺 7) 藜 8) 大爪草 9) 黃鼬瓣花 10) 野生菫菜PHOTOGRAPH COURTESY MUSEUM SILKEBORG

    圖倫男子最後一餐的主要食材(除了魚以外),依各食材的相對份量展示:1) 大麥 2) 早苗蓼 3) 亞麻籽 4) 野生蕎麥 5) 沙 6) 亞麻薺 7) 藜 8) 大爪草 9) 黃鼬瓣花 10) 野生菫菜PHOTOGRAPH COURTESY MUSEUM SILKEBORG

  • 顯微鏡下的圖倫男子腸胃內容物。PHOTOGRAPH BY P.S. HENRIKSEN, THE DANISH NATIONAL MUSEUM

    顯微鏡下的圖倫男子腸胃內容物。PHOTOGRAPH BY P.S. HENRIKSEN, THE DANISH NATIONAL MUSEUM

1

新研究揭露丹麥圖倫男子(Tollund Man)在2400年前遭殺害前的「最後一餐」到底吃了什麼──更重要的是沒吃什麼。

圖倫男子在2400年前被皮製絞索吊死,然後被丟入丹麥一處酸性泥炭沼澤之中。PHOTOGRAPH BY ROBERT CLAR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圖倫男子在2400年前被皮製絞索吊死,然後被丟入丹麥一處酸性泥炭沼澤之中。PHOTOGRAPH BY ROBERT CLAR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酸沼木乃伊(bog bodies)堪稱史上最神祕的謀殺受害者,他們的身體被保存在北歐與英國的酸性泥炭沼澤中,除了保留了細微的面部表情,也揭露出他們在兩千多年前如何被送上黃泉路。

「圖倫男子」(Tollund Man)可能是這些受害者中最出名的一位。1950年代,泥炭礦工在丹麥中北部發現這名鐵器時代的男子,他的頭上依然戴著羊毛帽,頸上纏繞著公元前350年用來絞殺他的那條皮製絞索。

雖然在考古學家眼裡,用來殺害酸沼木乃伊的手法──通常是鈍器創傷、割喉,或窒息──已經顯而易見了,但是殺害他們的動機依然成謎:這些事件是隨機謀殺案還是儀式性殺戮?如果他們死於儀式性獻祭,又是如何選擇祭品?他們是否吃了特殊的最後一餐或麻醉性物質,以助緩和死亡將至的恐懼?

一篇2021年7月下旬發表在《古物》(Antiquity)期刊的新研究詳盡分析了圖倫男子的最後一餐。這餐相當有意義,原因僅是這一餐,呃,很普通。

燒焦的粥

圖倫男子在70年前出土的時候,研究人員檢視過他保存完好的胃部和消化道,並且確認了這名中年男子在死前12至24小時間吃了最後一餐。

圖倫男子現在以丹麥錫爾克堡博物館為「家」,最近由該博物館首席研究員妮娜.尼爾森(Nina Nielsen)帶領的一隊科學家重新以新科技檢視了他的腸胃內容物。這是至今最全面的酸沼木乃伊腸胃分析,研究人員從中找出了植物的巨體化石(macrofossil)、花粉,和其他微觀的飲食線索。

圖倫男子最後一餐的主要食材(除了魚以外),依各食材的相對份量展示:1) 大麥 2) 早苗蓼 3) 亞麻籽 4) 野生蕎麥 5) 沙 6) 亞麻薺 7) 藜 8) 大爪草 9) 黃鼬瓣花 10) 野生菫菜PHOTOGRAPH COURTESY MUSEUM SILKEBORG

圖倫男子最後一餐的主要食材(除了魚以外),依各食材的相對份量展示:1) 大麥 2) 早苗蓼 3) 亞麻籽 4) 野生蕎麥 5) 沙 6) 亞麻薺 7) 藜 8) 大爪草 9) 黃鼬瓣花 10) 野生菫菜PHOTOGRAPH COURTESY MUSEUM SILKEBORG

結果顯示圖倫男子的最後一餐是由大麥、亞麻子、野草種子,和一些魚煮成的粥──根據稍早對12具歐洲鐵器時代酸沼木乃伊的分析看來,這是相當標準的一餐;他們的餐食以穀物為主,有時加上肉和莓果。至於這是不是當時的典型餐食,研究者很難下定論,因為鐵器時代的飲食資料大多來自這些保存良好的酸沼木乃伊。

研究人員也確認了圖倫男子的最後一餐是如何烹調的,他們辨識出了微小的「炭化粥」碎片,顯示粥以陶土鍋具烹煮,而且稍微煮焦了。

「我們知道一般飲食大概是什麼樣子,但是這篇研究切確地告訴你他死亡那天吃了什麼。」尼爾森說:「這是趣味所在──你能如此接近實際發生過的事。」

尼爾森的團隊檢視了圖倫男子是否有吃下任何特殊物質──像是迷幻藥,或者其他麻醉劑或止痛劑──如果有,可能表示他的最後一餐是儀式的一部份,或是為了減輕痛苦。之前對另一具知名酸沼木乃伊──西元1世紀在英格蘭西北部犧牲的「林多男子」(Lindow Man)──的研究曾在他腹中找到槲寄生(mistletoe)。這種植物雖有醫藥用途,研究人員說林多男子腹中發現的量並不足以造成效果。

顯微鏡下的圖倫男子腸胃內容物。PHOTOGRAPH BY P.S. HENRIKSEN, THE DANISH NATIONAL MUSEUM

顯微鏡下的圖倫男子腸胃內容物。PHOTOGRAPH BY P.S. HENRIKSEN, THE DANISH NATIONAL MUSEUM

另一篇稍早的研究檢視了「格勞巴勒斯男子」(Grauballe Man)遺骸中的麥角菌(ergot),他是與圖倫男子同時期獻祭的丹麥酸沼木乃伊。這種真菌會攻擊穀類,食用後可能對精神造成嚴重影響。然而他體內的麥角菌量也少到無法對食用者產生作用,因此可能只是意外攝入。

跟稍早研究一致的是,圖倫男子的消化物中並沒有找到迷幻藥或其他藥用植物。「我們從酸沼木乃伊身上找不到任何證據指向他們曾經服用過特殊藥物。」尼爾森說。

老木乃伊新研究

根據尼爾森的研究,多名酸沼木乃伊的最後一餐都有雷同處,可能具有儀式性的意義。數具酸沼木乃伊腹中都有野草種子與脫粒殘渣,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早苗蓼(pale persicaria),又稱酸模葉蓼或白蓼。

「〔這些最後一餐〕不只有穀物或麥粥,而且在圖倫男子的案例中還有大量不同種類的種子和野草。」米蘭達.奧德豪斯-格林(Miranda Aldhouse-Green)說,她是卡地夫大學的榮譽退休教授,也是《酸沼木乃伊揭祕:解開歐洲的古老謎團》(Bog Bodies Uncovered: Solving Europe’s Ancient Mystery)一書作者。「對這一餐而言,囊括多種來自周圍環境的素材很重要,彷彿素材的多樣性本身就意義重大。」

伯明罕大學考古學教授亨利.查普曼(Henry Chapman)認為,歐洲的酸沼地景可能也掌握著了解人們為何被獻祭其中的關鍵。

在英格蘭林多男子死亡的前幾年,他最終長眠的酸沼正逐漸變溼,這對當地居民而言可能標示著氣候惡化與耕地流失。

「有些人主張,他們可能因為環境惡化而逐漸形成活人獻祭的習俗。」他說。

酸沼木乃伊的下一個研究新疆域在於DNA分析。目前看來,酸沼的酸性環境使得研究者幾乎不可能從受害者身上取得遺傳物質,但他們認為這項技術可能很快就會到來。

雖然酸沼木乃伊能夠完好地保存數千年,但是考古學家依然不願以少量儀式性獻祭的酸沼受害者為依據,對鐵器時代歐洲的日常生活做出過於廣泛的結論。

「酸沼木乃伊並不尋常。」查普曼說。「這是他們的祝福,也是詛咒。」

 

延伸閱讀:4000年前陪葬品揭密,女性可能曾是歐洲古文明的統治者 / 人類為何如此重視儀式?這種行為或許源自疾病與危險

SEP. 2021

烽火阿富汗

塔利班政權捲土重來,阿富汗陷入衝突危機。

烽火阿富汗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