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Nov. 29 2022

1700年前的「猴子祭品」或許能透露中美洲兩大古老強權之間的複雜關係

  • 1930年代所見的特奧蒂瓦坎太陽金字塔。考古學家已經從這座地處古代美洲數一數二大城的遺址發掘出大量祭品──且經常是狼與鷹之類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THE PRINT COLLECTOR, HERITAGE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1930年代所見的特奧蒂瓦坎太陽金字塔。考古學家已經從這座地處古代美洲數一數二大城的遺址發掘出大量祭品──且經常是狼與鷹之類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THE PRINT COLLECTOR, HERITAGE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 特奧蒂瓦坎的一處牲祭埋藏處發掘出金鵰(左)與蜘蛛猴(右)的完整骨骸,牠們的定年約在公元250至300年之間。PHOTOGRAPH BY N. SUGIYAMA, COURTESY PROJECT PLAZA OF THE COLUMNS COMPLEX

    特奧蒂瓦坎的一處牲祭埋藏處發掘出金鵰(左)與蜘蛛猴(右)的完整骨骸,牠們的定年約在公元250至300年之間。PHOTOGRAPH BY N. SUGIYAMA, COURTESY PROJECT PLAZA OF THE COLUMNS COMPLEX

  • 從月亮金字塔俯視特奧蒂瓦坎的亡者大道(Avenue of the Dead),攝於1987年。當時尚未發掘的圓柱廣場,即蜘蛛猴祭品的出土地點,就在太陽金字塔對面(圖右)。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從月亮金字塔俯視特奧蒂瓦坎的亡者大道(Avenue of the Dead),攝於1987年。當時尚未發掘的圓柱廣場,即蜘蛛猴祭品的出土地點,就在太陽金字塔對面(圖右)。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1

馬雅可能曾將活潑的蜘蛛猴當作外交禮物送給特奧蒂瓦坎,但學者對這兩大古老中美強權之間的關係所知甚少。

1930年代所見的特奧蒂瓦坎太陽金字塔。考古學家已經從這座地處古代美洲數一數二大城的遺址發掘出大量祭品──且經常是狼與鷹之類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THE PRINT COLLECTOR, HERITAGE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1930年代所見的特奧蒂瓦坎太陽金字塔。考古學家已經從這座地處古代美洲數一數二大城的遺址發掘出大量祭品──且經常是狼與鷹之類的掠食者。PHOTOGRAPH BY THE PRINT COLLECTOR, HERITAGE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特奧蒂瓦坎(Teotihuacan)曾經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古代城市之一,而一隻1700年前遭到獻祭的母猴的生與死可能為這個古代強權的崛起提供重要線索。這處權力核心位處現在的墨西哥境內,它在中美洲的影響力延續過公元初始的五個世紀。

11月下旬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的一篇詳盡研究中,一支跨領域研究團隊以特奧蒂瓦坎的圓柱廣場(Plaza of the Columns)一處獻祭動物遺骸埋藏地點出土的完整遺骨為部分證據,重建了一隻母黑蜘蛛猴(Geoffroy's spider monkey)去世前的最後幾年生活。

蜘蛛猴並非特奧蒂瓦坎的原生動物,這座城市距離現代墨西哥城約50公里遠。一篇由考古學、生物學、地質學、古代DNA等各路專家合作完成的跨領域研究進一步揭露了這隻猴子的故事:這隻母猴死亡時不超過五至八歲,牠出生於特奧蒂瓦坎外一處尚未確定的低地區域,死前兩年被豢養在乾燥的高地。學者將牠視作中美洲已知最早的靈長類移地與豢養證據。

這也是這處世界遺址出土的第一具同類型的完整骨骸。這座遺址在全盛時期延伸超過13公里遠,居民數超過十萬人。科學家推測這隻猴子可能是馬雅(Maya)領導階級送給特奧蒂瓦坎的外交禮物,而學者對於這個時期這座勢力漸增的城市與周遭中美洲地區之間的關係所知甚少。

特奧蒂瓦坎的一處牲祭埋藏處發掘出金鵰(左)與蜘蛛猴(右)的完整骨骸,牠們的定年約在公元250至300年之間。PHOTOGRAPH BY N. SUGIYAMA, COURTESY PROJECT PLAZA OF THE COLUMNS COMPLEX

特奧蒂瓦坎的一處牲祭埋藏處發掘出金鵰(左)與蜘蛛猴(右)的完整骨骸,牠們的定年約在公元250至300年之間。PHOTOGRAPH BY N. SUGIYAMA, COURTESY PROJECT PLAZA OF THE COLUMNS COMPLEX

「這單一隻蜘蛛猴的小故事確實帶出大量關於地區內各種關係的資訊。」研究第一作者杉山奈和(Nawa Sugiyama)說,他是加州大學河濱分校的考古學家。

牢籠與辣椒

這隻蜘蛛猴的骨骸從圓柱廣場的一座塚底下出土,這處埋藏點還有一隻金鵰(golden eagle)的完整骨骸、一隻美洲獅的頭骨、響尾蛇、幾隻不明小型鳥類,以及石器與貝器。這些物件的放射性碳定年結果大約在公元250至300年之間。

野生蜘蛛猴主要以水果及堅果為食,然而這隻猴子遺骨上的化學特徵以及從牠的牙菌斑收集而來的澱粉穀物顯示牠的飲食在受豢養的歲月中產生了巨大變化。這隻猴子在牠生命的最後幾年間主要吃玉米、塊莖,甚至辣椒。這隻年輕猴子嚴重磨損的門牙與前臼齒顯示牠曾經持續啃咬物品,或許咬的是木製籠子或枷鎖。

特奧蒂瓦坎境內的其他地點也有儀式用的動物(有時包含人類)遺體埋藏處,鷹、狼、美洲豹這些頂級掠食者在此被獻祭,象徵如金字塔這樣的重要建物的「生與死」,杉山說。

「〔特奧蒂瓦坎的居民 〕將他們的金字塔視作聖山,」他說:「金字塔自有生息。求雨的時候要與金字塔協商。所以我們應該這樣理解,這些獻祭代表的是這些動物應該生活在山裡並且保護城市。」

從這個角度出發,這隻猴子屬於獻祭的一部份,而這批祭品出土的地點緊鄰一座在建造名為25C的金字塔以前被拆除的建物。這隻靈長類的雙手被綑綁且腳上有拴繩,顯示牠遭到獻祭時依然活著。

從月亮金字塔俯視特奧蒂瓦坎的亡者大道(Avenue of the Dead),攝於1987年。當時尚未發掘的圓柱廣場,即蜘蛛猴祭品的出土地點,就在太陽金字塔對面(圖右)。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從月亮金字塔俯視特奧蒂瓦坎的亡者大道(Avenue of the Dead),攝於1987年。當時尚未發掘的圓柱廣場,即蜘蛛猴祭品的出土地點,就在太陽金字塔對面(圖右)。PHOTOGRAPH BY DEAGOSTINI, GETTY IMAGES

是敵是友?

蜘蛛猴發現所蘊藏的嶄新資訊──以及這項發現背後的脈絡──或許能幫助學者瞭解特奧蒂瓦坎這座謎樣的中美洲都市在崛起之際與鄰居之間的外交關係。

根據統稱Entrada的馬雅記述,特奧蒂瓦坎在公元4世紀尾聲曾經對馬雅進行軍事干預。然而我們對這座城市本身的運作與管理城市的人物所知甚少,甚至也不清楚特奧蒂瓦坎與馬雅王國之間的關係實際上是單向抑或是雙向流動。

近年來研究人員於特奧蒂瓦坎著名的太陽與月亮金字塔之間發掘圓柱廣場,目前成果似乎顯示馬雅與特奧蒂瓦坎之間在公元4世紀尾聲以前存在著多面向的關係,包括一場大約公元300至350年之間在這座城市舉行的超大型國家級宴會。與會者可能包括來自馬雅的達官顯貴,並且城市為此創造出豐富的馬雅風格壁畫,直到公元450年以前這些壁畫在儀式中被毀壞。

猴子外交

雖然蜘蛛猴現在是瀕危物種,但是馬雅世界中的部分地區曾經住著大量蜘蛛猴。這種充滿魅力又活潑的動物形象經常為藝術創作所用,並且頻繁地出現在馬雅圖像之中——甚至特奧蒂瓦坎的馬雅風格壁畫碎片上也能看到蜘蛛猴。

目前看來,甚至早在圓柱廣場大宴之前,馬雅人似乎就會在某種儀式性交換之中將具有強烈馬雅文化意涵的禮物帶到特奧蒂瓦坎宮廷。

「通常〔特奧蒂瓦坎的〕大型獻祭與動物祭品的象徵意義都和權力與軍事力量綁在一起,而蜘蛛猴並沒有傳達這些意涵。」波士頓大學考古學家大衛.卡巴洛(David Carballo)說,他曾經發掘過圓柱廣場,但是並沒有參與這篇新研究。他認為這些馬雅風格的壁畫與深具馬雅文化意涵的蜘蛛猴都反映出馬雅人試圖在某些方面將特奧蒂瓦坎納入馬雅實體之中,直到稍後公元4世紀這兩群人的關係明顯惡化為止。

杉山也舉20世紀的動物外交著名事件為例,說明充滿魅力的代表性生物如何用來舒緩潛在敵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尼克森時代,中國曾經將玲玲與興興兩隻大貓熊贈與美國。

「當時中國非常刻意地以大貓熊為工具,試圖完全且極端地扭轉中國的形象,」杉山說:「結果很成功。我的意思是,貓熊外交行之有年,但我們依然會為牠們感到驚艷。」

「我們依舊會長久地記得這件事,即便那只是兩隻貓熊,」這位古生物學家補充說:「背後還有世界上兩大強權。」

 

延伸閱讀:迷幻酒飲是否曾催化古代祕魯的政治運作? 伊莉莎白宮廷中的神祕「魔鏡」竟源自阿茲提克文明

FEB. 2023

摺紙術開創科技新未來

傳統藝術如何改變航太、醫學與建築設計。

摺紙術開創科技新未來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