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Sep. 22 2020

考古學家終於知道一座有3700年歷史的迦南宮殿為何遭到棄置

1
  • 研究人員在以色列花費數年尋找證據──而他們的發現可能對該地區的當代居民獨具意義。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 較遠處宮殿房間的牆呈現可見的波浪狀,這也顯示可能曾經有地震活動。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 遺址的空拍照顯示一條溝渠水平穿過遺址上半部。 PHOTOGRAPH BY GRIFFIN AERIAL IMAGING

研究人員在以色列花費數年尋找證據──而他們的發現可能對該地區的當代居民獨具意義。

研究人員在以色列花費數年尋找證據──而他們的發現可能對該地區的當代居民獨具意義。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研究人員在以色列花費數年尋找證據──而他們的發現可能對該地區的當代居民獨具意義。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公元前18世紀,一座壯觀的迦南宮殿聳立在今日以色列北部的特拉卡布里(Tel Kabri)。這座龐大的建築物佔地1830坪,比一座購物中心還大;宮殿中覆滿壁畫,有一座華美的宴會廳,還有擺滿上百罈大型香料紅酒罈的儲藏室。

然而在那個世紀的某個時間點上,這座宮殿突然遭到遺棄並閒置了將近千年。

AD

ads-parallax

大約3700年後,於2009年開始發掘宮殿的考古學家們坐困愁城。這座美麗且重要的建物顯然曾經是該區域迦南人的政治中心。而且在它被閒置前不久才剛整修過。所以其中住民究竟為何離去?

較遠處宮殿房間的牆呈現可見的波浪狀,這也顯示可能曾經有地震活動。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較遠處宮殿房間的牆呈現可見的波浪狀,這也顯示可能曾經有地震活動。PHOTOGRAPH BY ERIC H. CLINE

這座30公頃大的特拉卡布里遺址位處板塊運動活躍的區域,所以很容易就能將矛頭指向地震。但是考古學家對此感到猶豫:歸咎於地震似乎是個輕鬆的解方,就像流傳在考古學家之間的笑話那樣,只要是無法解釋的器物都歸類給「儀式」用品就好。

特拉卡布里團隊沒有這麼做,他們反而花費數個發掘季試圖釐清種種可能性。在國家地理學會的支助下,他們尋找乾旱、洪水,或其他可能驅走居民的環境因素證據。他們找尋火災的跡象、武器,或可能指向暴力或戰鬥的未埋葬屍體。沒有東西。什麼都找不到。

遺址的空拍照顯示一條溝渠水平穿過遺址上半部。 PHOTOGRAPH BY GRIFFIN AERIAL IMAGING

遺址的空拍照顯示一條溝渠水平穿過遺址上半部。 PHOTOGRAPH BY GRIFFIN AERIAL IMAGING

海法大學的阿薩夫.伊蘇爾.蘭道(Assaf Yasur Landau)是發掘共同主持人,也是在一篇9月上旬刊載在《科學公共圖書館總刊》(PLoS One)期刊上的論文共同作者,他說他花了六年才擁抱這個可能性:地震或許摧毀了這座迦南宮殿。

「我想要完全確定我們在下結論之前一絲不苟地仔細考量過所有可能,」他說:「做研究超級重要的事情是不能譁眾取寵,必須要有良好的科學精神。不然這樣對科學和對我們服務的社群都有很大的壞處。」

2011年,特拉卡布里團隊開始挖出一條直直穿過宮殿的溝渠。起初考古學家們認為這是一條現代溝渠,可能是遺址周圍酪梨農場的灌溉渠道,或是在1948年第一次以阿戰爭期間挖出來的。

「1948年路對面那邊就有一場戰役,」特拉卡布里遺址的發掘共同主持人,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艾瑞克.克萊恩(Eric Cline)說:「我們在筆記裡都稱它叫當代坦克溝渠。」

然而在數季發掘之間,考古學家開始注意到宮殿有一些看起來不大對勁的特徵。有些牆稍微偏了。有些地板略呈波浪狀、以奇怪的角度傾斜,或有凹洞,彷彿曾經有重物從高處砸落。

到2019年,考古學家已經挖出了30公尺長的溝渠,他們也注意到宮殿似乎有三段牆掉入溝渠之中。

「那個時候我們就互看一眼,然後這個區域的負責人就說,『我不認為這是當代溝渠。我認為這是古代溝渠,』」克萊恩回憶說:「接著其中一個人就說,『呃,地震?』」然後我們就覺得,嗯,大概吧。該打電話給麥可了。」

麥可.拉札(Michael Lazar)是海法大學海洋地球科學系的研究科學家,也是這篇《科學公共圖書館總刊》期刊論文的第一作者,他曾在2013年團隊首度發現一間葡萄酒儲藏室的時候造訪過特拉卡布里。「我看到許多被塌陷的屋頂給壓碎的酒罈,」他回憶說:「阿薩夫說,『你怎麼看?』然後我說,地震。然後阿薩夫又說,『不是啦,我是問你認真覺得是什麼造成的。』」

現在六年過去了,這些專家們站在溝渠旁推測這是一道地震造成的裂隙。這可能是土壤液化的結果(即土壤因為充滿水而失去結構),成因可能是地震的直接衝擊,或者是遠處一場地震擾亂了特拉卡布里的高地下水位所帶來的間接後果。

研究人員接著開始分析覆蓋著宮殿地板的細緻沉積物顆粒,並且發現這是由泥灰和破碎的牆壁所組成的混亂坍塌建材,而且它們是在單一事件中倒塌的。地板上沒有泥漿,這表示地板在被這層沉積層覆蓋以前從未暴露在自然環境之下。這是一樁發生在轉瞬之間的事件,而非緩慢頹頃的過程。

所有的古怪特徵擺在一起之後都開始有了意義:偏移的牆;傾斜且有凹洞的地板;原地被砸碎的巨大陶製酒罈;微觀地質學上的證據;還有將宮殿一分為二的裂隙。此外,死海的沉積紀錄顯示西元前1700年左右該地區曾經發生地震,差不多就是宮殿遭到棄置的時間。地震是唯一適切的解釋。

「這就是考古學,」克萊恩說:「你懂的,片斷資訊會結合在一起。你會拋棄舊的假設,做出更好的假設,然後最終你得召喚出福爾摩斯,對吧?你會去除不可能的情境然後專注在剩下的可能性上面。」

蒂娜.涅米(Tina Niemi)是密蘇里大學堪薩斯分校地質學家,並未參與特拉卡布里計畫,但他同意這些證據指向地震,雖然他說必須進行更多研究來判斷地震究竟從何而來。可能是遺址附近較小的卡布里斷層嗎?或是東邊40公里處更大且更加危險的死海斷層呢?對穿過宮殿的斷層進行剖面發掘,他說,可能有助回答這個問題。

伊蘇爾.蘭道再也不對地震假設抱持懷疑了。「在這個計劃中,我們已經針對這個特定問題研究過五年多了,所以能找到答案真的、真的讓人很開心。」

但是對拉札而言,這項發現新提出了關於該區居民安危的擔憂,尤其如果宮殿的毀滅肇因於卡布里斷層則更是如此。「當你談到以色列的地震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想到死海斷層,」他說:「就是這樣,死海斷層以外的所有東西都不被當作重大威脅。」

拉札補充說卡布里斷層已經從以色列最新的潛在活動斷層地圖中消失了。然而如果它真的造成了僅僅3700年前──地質上一眨眼的時間──的破壞,它未來再度活動的可能性就不容忽視。

「它絕對有造成災難的潛力,所以我們必須要把它放回斷層地圖上。」

 

延伸閱讀:獨家:聖經博物館裡的「死海古卷」全都是贗品 / 聖經的歷史 (動畫)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