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Oct. 02 2014

手機應用程式成了印度原住民的發聲管道

  • 手機應用程式成了印度原住民的發聲管道

    手機應用程式成了印度原住民的發聲管道

1

印度的數位媒體行動者和西雅圖的學生設計出一種方式,可讓印度東北部偏遠森林裡的居民當自己的主人。

前BBC記者Shubhranshu Choudhary回到童年在查提斯加爾的家,要找出讓這裡權利受到剝奪的村民能夠發聲的管道。攝影:SPENCER MILSAP, NATIONAL GEOGRAPHIC

撰文:Anthony Loyd

編譯:洪莉琄

920日推出的BHANPUR,是為了讓位於印度毛派Maoist反抗運動大本營的部落發聲而設計的一款安卓系統應用程式,運動人士想透過結合口述傳統和新興科技來終結衝突,這就是他們所主導的行動之一。

這個新穎的應用程式,讓住在偏遠的丹達卡冉亞森林(Dandakaranya forest)內部叢林裡的部落成了公民記者,可以在網站CGNet Swara上發布或分享圖文,這個網站是手機專用的回報平台,由印度的數位媒體行動者Shubhranshu Choudhary和美國的電腦科學家Bill Thies共同創建。

「藉由推展這個新科技,我們想解決在這個地區助燃這場怒火的許多小型問題,」Choudhary解釋,他贏得了本年度的「Google數位行動獎」(Google Digital Activism Award)。

「我們想把希望帶回到這個社會,這裡有太多人在絕望之下而訴諸暴力。」

暴亂的根源

這場挑起毛派分子(亦稱「納薩爾派」,Naxalites)與印度軍警對立的衝突,主要發生在印度富含礦產的心臟地帶,在過去10年裡,已有超過1萬人在這場衝突中喪生。

納薩爾派以丹達卡冉亞為根據地,這片廣達10萬平方公里的森林橫跨了印度的查提斯加爾(Chhattisgarh)、奧迪沙(Odisha)和安德拉普拉迪什(Andhra Pradesh)。毛派在貧窮的農村及邊緣化的部落中引爆了廣大的不滿氛圍。

這幾個被波及的邦已加強了治安守備,但在這樣的情勢下,毛派的叛亂分子於上星期還是在森林中以一連串的集會來慶祝他們這個遭到禁止的印度共產黨(也就是毛派)成立十週年。

對於丹達卡冉亞地區的原住民(稱作「adivasi」)而言,許多印度偏遠部落都會面臨的典型問題也正啃蝕著他們:被驅逐或被掠奪土地、無法接受教育、缺乏醫療照護,還有城鎮建設的不足,集結成一股對於當局極為深沉的懷疑感。

自1980年代起,當第一名納薩爾派分子出現在印度原住民之中,就有眾多村民被吸收到毛派的羽翼下。

處在族群差異的環境中且聲音不受重視的印度原住民,驅使他們加入暴亂的是遺棄感、脆弱感,以及權力的真空,並非來自反叛分子任何意識形態的承諾。在印度的發展浪潮越過他們一波波遠去之際,他們成為反抗運動裡最容易被煽動的目標,只要參與的運動能夠提供他們庇護感。

在CGNet的宣導活動上,村民學習如何使用手機網路簡短錄下當地事件的回報和發布圖片或部落音樂的短片。攝影:SPENCER MILLSAP, NATIONAL GEOGRAPHIC

給他們發聲的機會

如今,CGNet應用程式的目標是讓群落集結起來,並讓這些在印度主流媒體中沒有靠山、沒有發言權的人有機會發聲平反。

而應用程式特別鎖定的族群是龔德人Gond people),他們是印度原住民中最大的部族,Choudhary形容他們的語言為「毛派的通用語」。因此,程式開發者擴展觸角並把成本降低到CGNet Swara現存舊型手機回報平台的十分之一。

回報的做法很簡單,Choudhary的行動團隊鼓勵龔德人以手機簡短錄下當地事件的回報和日常生活中的剝奪事例,並搭配圖片或部族的歌樂短片。

他們所面臨的常見問題有教師的匱乏、貪腐的警察、欠發的工資,或是對手泵與水井的需求。

只要手機持有人或行動者進入有訊號的地區,回報結果就會自動經由應用程式傳到CGNet位於邦加羅爾(Bangalore)的總部,再經由監控人員查證編輯。

下一步,訊息會傳到CGNet的手機平台,這平台就等於是座數位社區電台,可以接受、儲存資料,也能讓村民透過手機網路或撥打低價的回撥系統來分享資訊。

隨時都行。當地代表的電話號碼各自配有回報系統,因此龔德村民都可聯絡他們,然後他們會協助解決相關問題。

「我們已經收到關於賄賂的回報。在村民一回報到CGNet時,當地代表就馬上回覆他們,」Choudhary說。「當地代表鼓勵村民直接打給他們來解決問題。我們開始給部落村民一反局勢的機會。」

智慧手機,智慧學生

CGNet Swara應用程式是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學生Krittika D’Silva的創作結晶。

D’Silva的靈感是想利用在印度急遽成長但成本低廉的智慧型手機。由於各家手機公司正在印度貧民階層中廣大的顧客市場上殺得火熱,空機的價格因而暴跌到50至100美元之間。

「因為安卓系統的手機變得更便宜,愈來愈多人選用安卓,」D’Silva說。「但就算是這樣,和使用對象是像住在西雅圖的人比起來,要針對一區並非隨時有網路連線的居民設計應用程式,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舊型手機在丹達卡冉亞的部族之間已相當普及,他們也很習慣要走個幾公里路去找手機訊號。Choudhary知道,要讓該地區的龔德人普遍負擔得起其實是更便宜的智慧型手機,還需要一段時間,但他表示他的目標就是要在這個必然的趨勢來臨前,搶先一步。

「十年前,這裡沒人有手機,」他說。「現在則是人手一(舊型)機;三到五年後,智慧型手機也會在這裡隨處可見。我們的工作就是為這些人建立一個民主的平台,讓他們透過手機與科技來使用,所以這地區的問題會在十年內解決,而丹達卡冉亞也會成為一個和平的民主之地。」

JUL. 2022

潛入珊瑚王國

耗竭的漁場變成潛水勝地菲律賓如何讓珊瑚大三角起死回生?

潛入珊瑚王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