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Jul. 17 2014

古人用有害雜草清潔牙齒

  • 古人用有害雜草清潔牙齒

    古人用有害雜草清潔牙齒

1

2000 年前的人靠一種很難吃的植物塊莖來防止蛀牙。

這位年輕男性被埋葬在蘇丹的一座古老墓園,身上穿戴著串珠飾品。
攝影: Donatella Usai, Centro Studi Sudanesi and Sub-Sahariani (CSSeS)

撰文:Traci Watson,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魏靖儀

香附子(purple nutsedge)是全世界最糟糕的雜草之一,會在地下偷偷蔓延,完全不怕除草劑。但新研究顯示,可能有一支古老民族曾經用這種有害植物來清潔牙齒。

一份針對骨骼遺骸的新分析顯示,2000 年前生活在蘇丹的人會吃香附子。這些人的牙齒狀況好得令人意外—–可能是香附子抗菌特性的功勞,科學家說。

早期人類的蛀牙情形相對少見,這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們肉吃得多、醣類吃得少。

接著人類發明了農耕技術,開始食用更多穀物。人類口腔內的細菌大量滋生,釋出會侵蝕牙齒的酸類。最早的農夫牙齒衰敗的情形通常比集獵者嚴重得多。

但當科學家檢查大約 2000 年前埋葬在一個名叫「埃爾奇戴二號」( Al Khiday 2)的古老墓園裡的人們的牙齒時,卻發現只有不到 1% 的牙齒有蛀牙、膿腫或其他牙齒衰敗的跡象,但這些人應該是農人,研究的共同作者 Donatella Usai 說。

分析了牙齒上硬化的牙菌斑之後,科學家發現葬在這座墓園的人吃過香附子的塊莖,可能是當作食物,也可能是當作藥品。至少 8700 年前(農業尚未在當地興起之前)埋葬在埃爾奇戴的人也吃這種塊莖,那時應該是當作食物來吃。

其他研究者進行的實驗顯示,這種野草的萃取物能抑制最常造成牙齒衰敗的細菌。因此這種雜草可能既是營養的晚餐,又是一種原始(即便是意外的)抗菌劑,科學家說。但他們也表示,兩者之間的關聯尚未證實。

並未參與這項新研究的密蘇里大學生物人類學家Sarah Lacy說,香附子絕對有可能具有這種功效。Lacy表示,目前還沒聽聞有其他哪種植物也被古人拿來抑制牙齒衰敗,她認為這份研究結果「非常令人興奮」。

香附子的塊莖或許有很多優點,但「好吃」絕對不是其中之一。共同作者Karen Hardy說,人們可能曾經嘗試靠烹煮來降低這種塊莖的苦味,也可能是強忍著吃下去。

「他們也許把它當成藥物使用,」Hardy 說。「藥總是很難吃的,所以它難吃也很正常。」

 

SEP. 2022

找回星空

光害奪走了臺灣的夜空,我們有多久看不到銀河?

找回星空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