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Aug. 26 2015

苦尋王后娜芙蒂蒂

1
  • 苦尋王后娜芙蒂蒂

一名考古學家說,他已經發現這位傳奇帝后的墓室,就隱藏在圖坦卡門王的陵墓中——可是她以前就被「找到」了。

她回來了。

 

如果你這幾天曾經上網,或許已經看到強力放送的新聞報導聲稱,美國亞利桑那大學考古學家尼可拉斯‧李維斯,可能已經發現尋覓已久的娜芙蒂蒂王后之墓,她死於西元前1331年。

李維斯說,這位傳奇的埃及王后一直隱藏在顯眼之處,也就是圖坦卡門王陵墓中一道隱蔽的門後面的大型墓室;娜芙蒂蒂可能是圖坦卡門王的母親,也可能不是。

歷史性的考古發現帶來的興奮之情,免不了會走向炒作再炒作——所以現在正是按下暫停鍵、倒帶回去的好時機。過去12年來,這是第三次有人宣稱發現了娜芙蒂蒂的墓穴。

AD

不僅如此,最近的DNA證據顯示,這位古代王后的遺體有可能是1898年出土的木乃伊群當中的一具,正收藏在開羅的埃及博物館中。

 

破解謎團

當專門複製藝術品的西班牙「製作藝術」(Factum Arte)團隊,對圖坦卡門的陵墓進行詳細掃描時,李維斯有了發現。

掃描出來的高解析度影像,用來在附近建造一座複製陵墓,以應付那些絡繹不絕前來埃及帝王谷參觀這位少年法老長眠之地的觀光客。不過,去年二月,李維斯在檢查掃描影像時看到裂縫,他認為那代表陵墓的北牆和西牆有二道密封的門。

他說,其中較小的那道門可能通往一間儲藏室。但是較大的那扇門後面,則適合王后長眠。

圖坦卡門王陵墓的建造和裝飾是分階段進行的。李維斯在他的研究報告中認為,先被埋葬於此,後來才將她的墓室入口處塗上灰泥、繪以壁畫覆蓋。

不過他補充說,圖坦卡門陵墓遺留下來的部分原始壁畫描繪的人物,臉部的外貌特徵符合娜芙蒂蒂的典型肖像,包括「略微高聳的額頭和鼻子,清晰的下頜線條,以及稍顯圓潤的下巴。」

李維斯以陵墓的大小與布局做為進一步佐證。因為它只有四個房間,比其他法老的還小,讓人聯想到它是一個更為寬敞的建築物的一部分。

此外,從主廊過來必須右轉,才能進入圖坦卡門的陵墓,這在傳統上是保留給埃及后妃的墓室設計。

「如果我錯了,那就錯了吧,」李維斯對英國廣播公司。「不過要是我對了,未來的展望就真的很驚人。」

 

失而復得又失去

如果李維斯的推論正確,這將是他個人追尋之路的顛峰。他在1998年到2002年擔任阿馬納皇家陵墓計畫主任時,就尋找過這位王后的陵墓。

「我強烈覺得娜芙蒂蒂可能就安葬在帝王谷的某個地方,」他曾對美國公共電視網。「如果能找到娜芙蒂蒂的墓室就太棒了,因為她不但是最具重大歷史意義的人物,她的時代也是精湛藝術的代表。」

但是2006年,李維斯的同事、孟斐斯大學考古學家奧圖‧夏登,在距離圖坦卡門陵墓15公尺之處,找到一個隱藏的墓室。某些媒體初步報導時認定它可能是娜芙蒂蒂的墓室。

儘管這間墓室早已遭到破壞。墓室裡找到七具石棺,其中六具空無一物。而離門口最遠的第七具尚存希望,裡面可能有木乃伊,說不定就是王后本尊。

最後一具石棺的開棺過程登上電視螢幕,庸俗的噱頭讓人聯想到艾爾‧卡朋(Al Capone)的地窖,結果裡面並無木乃伊,只有飾以花朵的塗金項鍊、木棍、亞麻布、陶片和碎金屑。無論石棺裡曾經裝過何種內容物,顯然早就改為儲藏陪葬品之用。

 

「年輕女子」

不過,比起2003年橫掃媒體的娜芙蒂蒂熱,大肆宣傳空蕩蕩的墓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英國約克大學考古學家喬安‧弗列徹對法老阿蒙霍特普二世陵墓中發現的三具木乃伊進行研究,她聲稱其中一具被暱稱為「年輕女子」的遺骸,就是娜芙蒂蒂王后的木乃伊。

後來有一支電視記錄片、一本書和「60分鐘」的報導,以及無數報章雜誌的文章,都以她的推論為本;至於她的推論,有一部分是以一束在木乃伊附近找到的假髮作為論據。弗列徹說,娜芙蒂蒂在位時期,這種努比亞人髮型的假髮,唯有皇室成員才能配戴。此外,費萊契還發現木乃伊的一個耳朵穿了兩個耳洞,這種罕見的習慣也被判定為娜芙蒂蒂獨有的特色。

然而,大多數的埃及古物學家卻認為弗列徹的證據淺薄草率,不具說服力。

美國的埃及古物學家兼作家芭芭拉‧默茨(已於2013年過世),曾經投書到一份學術期刊,聲明「這種爭議肯定會持續延燒,但是任何一位埃及古物學家,或是有學識的埃及古物愛好者都心知肚明,將爭議中的木乃伊認定是娜芙蒂蒂,無疑是荒唐的鬧劇(我的教養阻止我使用更糟糕的字眼)。」

這位「年輕女子」後來在2010年又重登版面。

 

當時是埃及國家古文物部部長的札希‧哈瓦斯,在一篇為《國家地理》雜誌撰寫的文章中,宣布這三具木乃伊的DNA分析結果。他說,「年輕女子」是圖坦卡門王的父親阿肯那頓法老的姊妹之一,也是圖坦卡門的母親。

然而2013年,法國的埃及古物學家馬克‧加柏德對此結論提出異議。他指出,在更嚴密地檢驗DNA證據之後,他發現娜芙蒂蒂不僅就是「年輕女子」,也是圖坦卡門王的親生母親。

 

耐心就是美德

如果加柏德的說法正確,娜芙蒂蒂就並非如李維斯的推測是長眠在圖坦卡門的墓室。

布里斯托大學的埃及古物學家艾登‧多柏森也抱持懷疑。「發現可能像門的輪廓,就歸納出某道門通往娜芙蒂蒂墓室這種結論,簡直匪夷所思!」他在電子郵件中這麼寫。

多柏森認為,李維斯提出的證據,還有許多其他可能的解釋。

「以下幾項假設從可能性高到低來看:採石工人切割墓室時留下的痕跡,看起來正好有點像門;門有開鑿但從未完成(許多墓室都有這樣的例子);那些門的後面是其他儲藏室(李維斯認為其中一個是娜芙蒂蒂之墓);一道是儲藏室的門,另一道門則通往第二個墓室,」多柏森說。「我認為,最後一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多柏森同時指出,李維斯在自行出版的論文中發表他的研究,這不符合學界的標準程序。「通常這種研究結果,應該在論文經過同儕審查的學術會議或是同儕審查的期刊上發表,」他說。

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的埃及古物學家貝瑞‧坎普,雖然對於李維斯將自己的研究過程完全公諸於世給予正面評價,但也認同標準程序應該是在同儕審查的期刊發表。「他的研究與眾不同的是,不管任何人,包括你在內,都可以像李維斯一樣,研究那些被張貼在網路上的影像。」他在電子郵件中說。

那麼,李維斯找到娜芙蒂蒂的墓室了嗎?如果過去12年我們學到什麼教訓,那就是必須擁有耐心。科技的突破造就考古新發現,迫使我們回頭檢視舊有發現。這是一條漫長之路,有時走到盡頭才發現此路不通,有時繞了一圈又回到原點。

考古發現的過程可以歷經好幾個月或好幾年。也許娜芙蒂蒂的墓室之謎,有一天會真相大白,但絕對不是在輪番播送的新聞中找到答案。

 

撰文:Mark Strauss,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蘇睿哲

MAY. 2019

重新發現達文西

逝世500週年:解讀天才手稿,開啟21世紀文藝復興

重新發現達文西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