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Nov. 15 2019

葬禮的代價:有哪些環保的替代方案可取代火葬?

1
  • 2013年8月18日,在印尼峇里島舉行的一場印度教傳統集體火化儀式中焚燒的棺材。PHOTOGRAPH BY PUTU SAYOGA, GETTY IMAGES

隨著火葬日益普遍,世界各地的民眾都在尋找更環保的人生終點選擇。

根據美國國家禮儀師協會(National Funeral Directors Association)的資料,過去四年來,火葬已經超越土葬,成為美國最受歡迎的安葬選擇。同時,有多家公司不斷想出各種可以用摯愛之人的骨灰做成的創意物品,像是壓進黑膠唱片(vinyl record )、做成人工魚礁,或是壓製成鑽石。

火化以及這些紀念死者的創意方式,通常都被行銷包裝成比防腐後再放進棺材土葬更環保的選擇。對環境的關心加上經濟層面的考量,可能也讓其中的某些選項變得較受歡迎。

「對某些人[而言],我敢打賭這是部分原因。」西雅圖的大眾紀念協會(People’s Memorial Association)執行長諾拉.緬金(Nora Menkin)說,該協會協助大眾選擇安葬的形式。       

AD

比起在屍體中注滿甲醛後埋到水泥的上方,火葬確實比較不傷害環境,但還是需要考慮其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火化需要許多燃料,每年會造成數百萬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這個量已經多到讓某些環保人士試著重新考慮這種做法。

舉例來說,在美國火化平均「消耗的能源和排放量,相當於一輛普通汽車的兩個油箱的汽油量,」緬金說:「所以,不是沒什麼喔。」

比較環保的火葬堆

個別火葬儀式造成的特定影響,取決於火化的地點與形式。在印度,印度教的悠久傳統是將親人放在露天柴堆上火化。這種作法需要砍下幾百萬棵樹,還會汙染空氣和河流,因為大部分的柴堆火葬都是在河流附近進行。       

自1992年以來,非營利機構「默希達綠色火化系統」(Mokshda Green Cremation System)一直在努力遏制這種汙染,做法是提供較節省燃料的火化設備給社區。

在這樣的設備構造中,「火葬堆」其實是一個以木柴加熱的金屬底盤。比起傳統火葬堆,這樣的設置花的時間較短、需要的木材也較少。而且也比較容易從一場火葬換成下一場,只要把裝滿灰燼的金屬盤拆下,換成擺了另一具遺體的金屬盤即可。

現在,印度有約50組這樣的設備分布在九個一級行政區內。默希達綠色火化系統的主任安舒爾.加格(Anshul Garg)表示,一個金屬火葬堆每天可以處理約45次火化,這個系統同時也可降低木材的用量,將傳統火化所需要的400到500公斤木材,減少到100到150公斤。

「所以,這幾乎是原本所需木材用量的四分之一都不到。」加格說。

雖然這種非傳統方式還是會碰到一些阻力,加格說,但比起在1990年代,現在大眾對默希達系統已經比較能接受了。根據這項計畫的主管奇特拉.克薩亞尼(Chitra Kesarwani)說,印度的默希達火葬場已經處理了超過15萬場火化,拯救了超過48萬棵樹,讓高達6公噸的灰燼不至於傾倒在河流中,釋放出的溫室氣體排放也少了6萬公噸。

此外,加格說,這項非營利計畫也接到了來自非洲與亞洲其他國家的詢問,想了解該如何讓他們的火葬堆變得更環保。

相反的,在美國,所有火化都是在室內的火葬場進行。這類火化方式的一大環保問題是需要的能源量,以及製造出來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因為區域環境法規的關係,美國大部分火葬場都有洗淨或過濾系統,像是有善後處理室(after-chambers)可以燒掉並中和汙染物,例如來自補牙填充物的汞排放等等。

「大部分過濾系統,都著重在降低金屬與懸浮微粒和氧化亞氮(nitrous oxide)。」馬修斯環保公司(Matthews Environmental Solutions)的行銷部經理保羅.謝勒(Paul Seyler)說。這家公司專門開發火化技術。

然而,這些過濾設備並不會中和火化遺體所產生的二氧化碳,包括把屍體加熱到攝氏650度或以上所產生的氣體副產物。馬修斯估計,每火化一具遺體,平均會產生242公斤的二氧化碳。按照這個數字看來,謝勒估計美國的火葬事業每年大約會排放出36萬公噸的二氧化碳。

回歸大地

對那些並不想在死後還耗費這麼多燃料,或排放這麼多二氧化碳的美國人來說,鹼性水解(alkaline hydrolysis)可能是比較吸引人的選擇。這種方式也可稱為「水葬」(water cremation)或「水化」(aquamation),這種用水溶解遺體的方式目前至少在18個州是合法的。

鹼性水解的「碳足跡大概是傳統火葬的十分之一,」緬金說:「而且這種作法花的時間差不多,又不用加熱到那麼高溫,主要是水在進行大部分工作。」此外,遺體在這個過程中完全不會釋放出任何氣體。

就像火葬一樣,經過鹼性水解的遺體也會留下一些遺骸,可以讓家人放在骨灰罈中或灑在特殊的地點,而在這個過程中製造出的許多泥狀有機液體,則有非常實際的用途。

「有些機構會去取得這種液體,然後帶去用於農地,那是非常棒的肥料。」緬金說:「不過在大部分地方,這種液體就是直接排進市區的汙水下水道。而許多下水道系統其實很感謝這種東西,因為對廢水水質有好處。」

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種不同的葬法。今年,華盛頓州成為全美第一個讓名為「天然有機還原」(natural organic reduction),或稱為「重組」的遺體堆肥葬法合法化的州。從2020年開始,這種葬法將會把遺體變成有用的土壤,供家人朋友使用,或捐贈給該州的普吉特灣地區。而在全美各地,也可合法選擇一種所謂的自然葬,讓遺體在大地中分解,而不添加任何化學藥劑、水泥或人造材料。

歸根究柢,人類在做喪葬準備時必須思考許多因素,像是特定選項的價格、是否符合宗教與文化習俗、在特定地區是否做得到等等。但隨著處理生命終點的選擇愈來愈多元,在塵歸塵、土歸土的同時兼顧環保,也更容易了一些。

延伸閱讀:死亡不代表離別:印尼特殊葬禮文化寶特瓶回收再利用?可沒想像中的環保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