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Oct. 21 2019

織一片生態綠網,守護里山動物(特別企畫)

1
  • 貢寮水梯田是國土生態綠網的重要節點,也是里山概念最好的體現。特殊的地勢與耕作方式,造就了一片珍貴的棲地,是多達650種以上物種的家,包括食蟹獴、黃腹細蟌、龍蝨、水蛇、泥鰍等等。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為小動物留下安全的生活領域,也保留了過往的農業智慧。(攝影:陳郁文)

  • 水梯田依著山勢開闢,面積狹小,無法使用大型機械加速農事,但緩慢的步調也為田間生物保留下一線生機,有足夠時間恢復成長。(攝影:陳郁文)

  • 王正安唸的是森林系,擔任田鱉米的田間經理已經三年,田間農事難不倒他,調查工作也駕輕就熟。他在稻田周邊架設了幾具紅外線攝影機,換電池、檢查影像也是例行工作。問他有沒有拍過石虎,他笑著說:「石虎是基本款。」(攝影:陳郁文)

  • 彼此支援是農友的傳統,這不但是體力勞動的支援,也是心情上的支援。田地背後看似茂密的草生地,就是各種野生動物的天堂。這裡曾經紀錄過食蟹獴、鼬獾、白鼻心、石虎、山羌、野豬、各種鳥類和昆蟲。只是有人活動時牠們都躲起來了,必須靠紅外線攝影機才有機會一睹牠們的模樣。(攝影:陳郁文)

  • 田鱉米的農田旁有埤塘,和貢寮水梯田一樣都是谷津田(源自日文やつだ:指在谷地中開闢水梯田種植水稻,往往具有多樣化的棲地如水田、埤塘、溪流、聚落等),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吸引來許多生物棲息,如小鸊鷉(左上)、粗鉤春蜓(左下)、褐斑蜻蜓(右上)、牛背鷺(右下)。(攝影:陳郁文)

  • 健康的棲地才能承載多樣的物種,即使是以水稻為主的稻田環境,只要採取友善耕種方式,一樣能吸引來眾多生物。食蟹獴會吃福壽螺,甚至在田水放掉、土壤已乾的時候,還會特別去挖土中的螺來吃,幫農民除去心頭大患。畢竟不用農藥的田地,最怕的就是病蟲害了。但凡是採取友善耕種方式、有綠保標章的農家,大多抱持著與天地共享的原則,約有三分之一的收成要和田間所有生物共享。但剩下來的,則可賣出比慣行農法更好的價格。(攝影:余建勳)

貢寮水梯田是國土生態綠網的重要節點,也是里山概念最好的體現。特殊的地勢與耕作方式,造就了一片珍貴的棲地,是多達650種以上物種的家,包括食蟹獴、黃腹細蟌、龍蝨、水蛇、泥鰍等等。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為小動物留下安全的生活領域,也保留了過往的農業智慧。(攝影:陳郁文)

織一片生態綠網,守護里山動物

里山是這兩年常出現的名詞,但里山到底在哪裡?里山一詞源自日文,指的是高山和平原之間包含天然林、人工林、人類聚落和農田的鑲嵌地景;所以,里山就在我們身邊,而里山動物就是和我們一起生活在這片地景中的各種動物。

臺灣目前有將近20%的國土是各類保護區,多位於中央山脈與雪山山脈地區,形成了中央山脈保育軸,也有些位於濱海地帶,總共保護了約45%的保育類物種。但另外還有55%的保育類如臺北赤蛙、草鴞等,就和我們一起生活在保護區以外的里山地區。

人類的開發造成了棲地的破碎化,使重要的生態系彼此隔絕、生物的基因庫變小,有些物種更可能因侷限的棲地遭破壞而就此消失。如何將這些破碎的棲地連接起來,讓不同族群的基因可以交流、增加基因多樣性、維持族群的健康,就是國土生態綠網計畫誕生的原因。

AD

連結破碎棲地

至於該如何連結這些地區,構思出這項計畫的林務局局長林華慶指出,必須先盤點整合國有林事業區以外的生態資源,規劃建構生態廊道。目前在花蓮地區,經過跨單位盤點整合之後,已規劃出一條長約六公里、寬400-500公尺的廊道,運用生態造林方式,將原本被人類聚落與道路隔開的中央山脈與海岸山脈區域重新連結起來。這條廊道中間雖有新臺九線穿過,但與交通局協調後,在未大幅更改原始設計或增加預算的狀況下,將原本的橋下空間改為供動物穿越公路的通道,並拆除了可能造成阻礙的部分舊臺九線公路。完成之後,紅外線攝影機已拍到山羌等13種野生哺乳動物,而過去只有在中、高海拔地區才看得到的黃喉貂、野山羊,則是首次記錄到牠們前往海拔低處活動覓食,證實了這種做法確實可行。

此外,像是東西向河流的兩岸、橫向快速道路的邊坡地帶,都是可運用的綠帶,只需與公部門協調統整並稍加改善(如增設地下通道、防護網等),即可讓動物安全使用。還有一些分散的點狀地區,如保安林、海岸地區的廢耕農地、海濱保護區,都可透過其他作法加以連結、擴大,而鼓勵友善耕作、讓里山農地也能供更多野生動植物棲息運用,就是非常重要的方式。

保育的同時必須先考慮人的需求

保育風潮初起之時,以圈地保育為主,多半是直接徵收或限制原地主使用,造成了保育與民生的衝突,也讓更多人對保育心生反感。但其實在有些例子中,甚至是因為人類活動才造就出特殊的棲地環境,讓特殊物種得以生存,貢寮水梯田就是很好的例子。看過許多這類狀況的林華慶,主張以不同方式進行私有農地保育。他也從經驗中得知,若能聆聽當地居民的需求與看法,並由公部門協助輔導轉型,即使需要花較長的時間,最後通常能達成雙贏局面。

水梯田依著山勢開闢,面積狹小,無法使用大型機械加速農事,但緩慢的步調也為田間生物保留下一線生機,有足夠時間恢復成長。(攝影:陳郁文)

水梯田故事

2011年,因人口外移加上開發壓力,貢寮地區傳統的水梯田逐漸廢耕,原本的特殊環境、以及仰賴水梯田的珍稀生物如黃腹細蟌、挖耳草等等,都可能就此消失。時任林務局技正的林華慶希望能藉由恢復水梯田的傳統耕作方式,保護這片生態豐富的地區,於是結合了創辦《貢寮人》社區報的林紋翠及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方韻如研究員,一起拜訪當地農友,鼓勵他們捨棄農藥和除草劑,改採友善環境方式耕作,並組成和禾生產班,推動「貢寮水梯田保育計畫」,保護了傳統水梯田中的淡水溼地生物,也催生了「狸和禾小穀倉工作室」,以狸字代表水梯田中的生物多樣性,行銷水梯田生產的和禾米及其他農產品。

石虎米與田鱉米

其實臺灣各處都有類似的故事,也未必是由公部門主導。苗栗一帶的地形是起伏的丘陵,小小的山谷只能開闢成小面積的農田,比鄰著小溪、山坡、雜木林,還有為蓄水而挖掘的埤塘,多樣化的棲地,正是野生動物最喜歡的地方。石虎媽媽陳美汀博士來到通霄研究石虎,認識了楓樹窩的居民,也在這裡寫出第一篇石虎的野外研究報告。但當地人對石虎的印象並不好,她與林務局技正余建勳努力奔走,設法改變居民對石虎的觀感,並在社區林業計畫的協助下,以稻米作為改變的切入點,大力推動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營造出生態豐富、足以養活石虎的棲地。最後終於成功喚起青壯農友投入,並以「楓樹窩石虎米」為品牌,行銷有石虎足跡的田地所孕育的稻米。

而產地距離楓樹窩不遠的田鱉米,又是另一個故事。2012年,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在進行高速公路周邊生態調查時,意外發現多年沒有觀察紀錄的臺灣最大肉食昆蟲大田鱉,認識了那片埤塘與田地的主人田鱉阿伯夫婦。建立起友誼後,觀察家鼓勵阿伯放棄農藥與除草劑,並保證收購所有稻米,最後觀察家更乾脆租下這片田地,請田鱉阿伯夫婦擔任顧問,推出「田鱉米」品牌,公司更有專職的田間經理駐在當地,負責耕種與行銷事宜。其他類似的故事還有坪林的臺灣藍鵲茶、臺南官田的菱鄉米等等,都是從在地出發、同時兼顧了保育與民生的成功翻轉案例。

王正安唸的是森林系,擔任田鱉米的田間經理已經三年,田間農事難不倒他,調查工作也駕輕就熟。他在稻田周邊架設了幾具紅外線攝影機,換電池、檢查影像也是例行工作。問他有沒有拍過石虎,他笑著說:「石虎是基本款。」(攝影:陳郁文)

彼此支援是農友的傳統,這不但是體力勞動的支援,也是心情上的支援。田地背後看似茂密的草生地,就是各種野生動物的天堂。這裡曾經紀錄過食蟹獴、鼬獾、白鼻心、石虎、山羌、野豬、各種鳥類和昆蟲。只是有人活動時牠們都躲起來了,必須靠紅外線攝影機才有機會一睹牠們的模樣。(攝影:陳郁文)

綠色保育標章

儘管有政府單位、學者專家與民間的投入,但對農民來說,賣出農產品才是最重要的事。為了提高品牌辨識度、鼓勵更多農友投入這種對環境有益的耕作方式,早在2010年林務局在臺南官田推動水雉保育時,就與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共同發展出「綠色保育標章」認證制度,鼓勵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且更強調田間的生物多樣性。

至2019年8月為止,全臺已有375戶農友通過綠色保育標章,總面積超過536公頃,保育對象包括石虎、穿山甲、水雉、翡翠樹蛙、藍腹鷴、臺灣山羊、食蟹獴等47種生物,營造了158處陸域、水域與多樣化的棲地環境,生產類別涵蓋稻米、茶、咖啡、葉菜類、香草、柑橘等等。

沒有農藥與除草劑的健康農田,擁有豐富多樣的植物,足以孕育各種昆蟲、捕食昆蟲的兩生類、鳥類,並讓大型哺乳類飽餐。楓樹窩的紅外線攝影機,曾拍攝到覓食的食蟹獴、野豬、山羌、鼬獾、白鼻心,當然還有石虎、甚至大冠鷲。無論是貢寮的水梯田、或是通宵的楓樹窩,都是國土生態綠網的重要節點,發揮了固定與支撐綠網的功能。若能連結起這些地方,將能輻射出更強大的影響力,讓更多人看到土地的價值,共同守護這片土地。

田鱉米的農田旁有埤塘,和貢寮水梯田一樣都是谷津田(源自日文やつだ:指在谷地中開闢水梯田種植水稻,往往具有多樣化的棲地如水田、埤塘、溪流、聚落等),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吸引來許多生物棲息,如小鸊鷉(左上)、粗鉤春蜓(左下)、褐斑蜻蜓(右上)、牛背鷺(右下)。(攝影:陳郁文)

健康的棲地才能承載多樣的物種,即使是以水稻為主的稻田環境,只要採取友善耕種方式,一樣能吸引來眾多生物。食蟹獴會吃福壽螺,甚至在田水放掉、土壤已乾的時候,還會特別去挖土中的螺來吃,幫農民除去心頭大患。畢竟不用農藥的田地,最怕的就是病蟲害了。但凡是採取友善耕種方式、有綠保標章的農家,大多抱持著與天地共享的原則,約有三分之一的收成要和田間所有生物共享。但剩下來的,則可賣出比慣行農法更好的價格。(攝影:余建勳)

 

 自然平衡,農業永續

(農委會特別企畫)

DEC. 2019

深入耶路撒冷

地底下埋藏了哪些宗教與文化寶藏?

深入耶路撒冷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