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r. 14 2019

科學家正發揮創意,拯救紐西蘭這種不能飛的呆萌鸚鵡

1
  • 在紐西蘭科德菲什島(Codfish island,毛利語為Whenua Hou),一隻雌性鴞鸚鵡與牠的幼鳥坐在一起。這些特別的鸚鵡是無法飛行的夜行性動物,而且處於極危狀態(critically endangered),全世界僅存147隻成鳥。 PHOTOGRAPH BY ANDREW DIGBY

  • 雖然保育工作十分積極,但鴞鸚鵡特別難以復育,因為牠們每隔幾年才會繁殖,而且即使牠們交配了,超過一半的蛋也是未受精的。 PHOTOGRAPH BY ANDREW DIGBY

  • 科學家正發揮創意,拯救紐西蘭這種不能飛的呆萌鸚鵡鴞鸚鵡已被轉移到紐西蘭外海三座無掠食者的島上,但隨著2019年被訂為繁殖季創紀錄的一年,牠們可能很快就需要新的領地。 PHOTOGRAPH BY ANDREW DIGBY

鴞鸚鵡只剩下147隻,如今科學家正在運用健身手環與攜帶精液的無人機來幫助牠們繁殖。

在紐西蘭科德菲什島(Codfish island,毛利語為Whenua Hou),一隻雌性鴞鸚鵡與牠的幼鳥坐在一起。這些特別的鸚鵡是無法飛行的夜行性動物,而且處於極危狀態(critically endangered),全世界僅存147隻成鳥。 PHOTOGRAPH BY ANDREW DIGBY

在紐西蘭南島外海,偏遠的科德菲什島上一座小屋裡,冰箱上有張表格描繪了一個物種的未來。

那個物種就是鴞鸚鵡,牠們是一種無飛行能力的特殊鸚鵡,而且是紐西蘭特有種。那張表格列出了地球上每隻產蛋的雌性鴞鸚鵡──共有50隻,有著像是名珍珠(Pearl)、瑪拉瑪(Marama)、荷奇(Hoki)等的名字──以及蛋的狀況:笑臉代表受精蛋、直線代表未受精蛋,翅膀與腳代表已孵出的幼鳥,叉叉則代表已死亡。

AD

ads-parallax

因為希望更多笑臉變成翅膀與腳、更少叉叉出現,一群科學家、保護員與志工正在目前的繁殖季期間晝夜不停地工作,他們利用3D列印的智能蛋、活動追蹤器、攜帶著精液暱稱為「泄殖腔快遞員」的無人機,將繁殖活動創紀錄的一年變成復育的里程碑,並幫助這種可愛的鳥脫離絕種的邊緣。(編按:泄殖腔是牠們的生殖道、消化道及泌尿道的出口。)

奇怪的鳥

鴞鸚鵡是鳥中異類:牠是世界上唯一一種無飛行能力的夜行性鸚鵡,走路蹣跚而且只在地面活動,體重可達4公斤,遭遇掠食者時往往僵住不動。斑駁綠色的羽毛提供在森林裡的偽裝,而寬大的喙使這種動物有著滑稽的表情,就像貓頭鷹與大青蛙玩偶的混合體。

雖然保育工作十分積極,但鴞鸚鵡特別難以復育,因為牠們每隔幾年才會繁殖,而且即使牠們交配了,超過一半的蛋也是未受精的。 PHOTOGRAPH BY ANDREW DIGBY

司洛可(Sirocco)是一隻圈養的鴞鸚鵡,牠成為紐西蘭保育工作的官方「代言鳥」,在臉書有超過20萬人追蹤。牠曾試圖跟一名動物學家的頭交配卻失敗了,這件事成為「派對鸚鵡」的靈感來源,「派對鸚鵡」是一個不斷轉動的霓虹鸚鵡表情符號,深受Reddit用戶及《國家地理》動物組的喜愛。

安德魯.迪比(Andrew Digby)說:「牠們是極具魅力的鳥。」他是紐西蘭環境保護局鴞鸚鵡復育計畫的科學顧問。「你很難不愛上牠們。」

鴞鸚鵡在紐西蘭的分布一度很廣泛,但跟著人類一起到島上的老鼠、貓、白鼬吃掉了這種無法飛行的鳥,幼鳥與蛋也無法倖免。如今,只有147隻成鳥被轉移到三座無掠食者的島上。這項數據本身就是個成就,因為在1990年代中期,牠們的總數只有51隻而已。

科學家正發揮創意,拯救紐西蘭這種不能飛的呆萌鸚鵡鴞鸚鵡已被轉移到紐西蘭外海三座無掠食者的島上,但隨著2019年被訂為繁殖季創紀錄的一年,牠們可能很快就需要新的領地。 PHOTOGRAPH BY ANDREW DIGBY

復育這個物種是艱鉅的工作。鴞鸚鵡會在紐西蘭陸均松長出許多毬果時繁殖,亦即每兩到四年才會繁殖。即使牠們交配了,只有不到50%蛋會受精,這可能是近親交配的緣故。在2016年,牠們產下122枚蛋,但只有34隻幼鳥存活到羽翼豐滿的階段。

同時是書籍作者的動物學家艾莉森.巴倫斯(Alison Ballance)是鴞鸚鵡專家,她說:「這令人沮喪失望,卻又令人興奮。」她透過播客節目(podcast)「鴞鸚鵡檔案」為紐西蘭國家廣播電台記錄下這次繁殖季。

因為自去年12月起有218枚蛋被產下,還有52隻幼鳥存活,所以今年已經創下新高。「對於現代的鴞鸚鵡繁殖狀況,這絕對破紀錄了,」迪比說:「我們從未見過這樣的盛況。」

以高科技協助

為了讓更多蛋孵化並長成綠色羽毛的成鳥,鴞鸚鵡復育計畫採用科技取向的方法。

「這是相當實驗性的做法,」迪比說:「將保育工作的可能性又往前拓展了一點。」

今年該計畫的核心是具有活動追蹤功能的智慧發射器,這個裝置會安裝在每隻鳥身上,像背包一樣環繞牠們的翅膀。即使沒有保護員在森林中探查,這個系統也能回報哪隻鴞鸚鵡已經交配、與誰交配、交配過程有多激烈,而每個巢穴外的感應器會在母鳥來去時發出通知。受精蛋被人從巢中移走,在每座島上的專用房間內孵育,幼鳥在籠舍中破殼而出,而母鳥則孵著3D列印的智慧蛋,這種蛋會發出聲音,讓母鳥準備好照顧回歸的毛茸茸幼鳥。有些幼鳥由人工照料,以促使雌鳥在這個繁殖季再次築巢。

有一項計畫最近對每隻鴞鸚鵡進行了基因組定序,所以迪比也正在進行人工授精,從具有基因重要性的雄鳥取得精液,使用被暱稱為「泄殖腔快遞」的無人機飛過整座島到達正在等待的雌鳥身邊。

到了夜晚,工作人員會在巢穴附近紮營,監測鳥蛋、進行巢穴翻新,並檢查脆弱的幼鳥。「目前我們晝夜不休地工作,」迪比說:「如今只有147隻成鳥,我們必須特別照料牠們。我們無法承受失去更多的鴞鸚鵡,而且要盡力提高牠們的數量。」

全力以赴

為了拯救這種大多人從未聽聞的鳥,工作人員付出極大的努力。

迪比說:「如果我們停止鴞鸚鵡的保育工作,或許能拯救其他三、四種不需要這麼費心費力的物種。」但他補充說,鴞鸚鵡能吸引原本可能不會在乎保育的人。「我們遇過住在美國中部的孩子不是要生日禮物,而是要親朋好友捐款給鴞鸚鵡保育活動。即使他們可能一輩子也見不到一隻鴞鸚鵡。」

在「鴞鸚鵡復育」臉書頁面,53,000名追蹤者積極等待那張冰箱上的表格更新,而艾莉森.巴倫斯說,她的播客節目已成為紐西蘭國家廣播電台上最多人收聽的節目之一。

↑↑↑↑↑這隻令人驚奇的狗協助拯救瀕危的鸚鵡
阿賈克斯(Ajax)是一隻訓練有素的邊境牧羊犬,牠協助尋找紐西蘭瀕危的啄羊鸚鵡。阿賈克斯與牠的人類助手柯瑞(Corey)合作,搜索啄羊鸚鵡的巢穴,以協助監測這種神秘物種的族群數量。

 

塔涅.戴維斯(Tāne Davis)是納塔胡毛利(Ngāi Tahu Māori)部落在鴞鸚鵡復育計畫中的代表,他說這些鳥曾是他祖先的重要資源,牠們被捕獵後,肉、羽毛、皮膚都能為人所用。「對於部落而言,〔牠們有〕非常強烈的重要性,」他說:「我們珍視牠們,因為我們尊敬這些珍貴物種給予我們的東西。」

即使沒有歷史關聯,人們也非常喜愛鴞鸚鵡。資料視覺化專家強尼.沃克(Jonni Walker)說:「這種情感是我們與生俱有的。」他在尋找有趣的資料集時得知了這些鳥的狀況。「我就是一種印象,感覺牠們全都有各自不同的特點跟個性。」

巴倫斯將人們追蹤鴞鸚鵡的行為歸因於這些鳥的演化獨特性,而且牠們的存亡絕對是我們的責任。「我們覺得,因為我們讓這種鳥落入這樣的處境,所以復育牠們是重大的道德義務。」

這個創紀錄的繁殖季可能正是往正確方向的一步。

「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讓鴞鸚鵡重返紐西蘭本土,」迪比說:「幾年前,這個目標聽起來相當好高騖遠,似乎會花300年時間才可能達成。但我認為以目前的發展來看,這並不是非常遙遠的夢想。」

延伸閱讀:

為了求愛而化身為鼓手的鳳頭鸚鵡增產報「種」!稀有鸚鵡交配過程首次曝光

MAY. 2019

重新發現達文西

逝世500週年:解讀天才手稿,開啟21世紀文藝復興

重新發現達文西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