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Feb. 01 2019

這傢伙的行李箱為何塞滿了5000隻水蛭?

機場檢疫犬嗅出了這些水蛭,這讓官方一個頭兩個大!

歐洲醫蛭(Hirudo medicinalis)是世界各地醫院及診所經常採用的兩種水蛭之一,牠們唾液中所含的強效抗凝血劑能幫助我們清除血栓;而另一種常用的水蛭則是側紋醫蛭(Hirudo verbana)。PHOTOGRAPH BY REGIS DUVIGNAU, REUTERS

正當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Toronto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米格魯在來回巡察違禁品氣味之時,一陣預料之外的氣味引起了牠的注意──發出氣味的行李屬於一名剛從俄羅斯返航的加拿大人。

狗狗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牠隨即在旅客旁坐了下來──這是牠送給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anada Border Services Agency)職員的信號,代表有些事不太對勁。

AD

ads-parallax

服務局的同事在這位先生的行李中發現了上百個容器,裡面裝著黏滑蠕動的東西──5000隻水蛭。這已經是2018年10月17號的往事了,可靠的米格魯為官方逮住了加拿大史上第一遭水蛭「走私犯」。(有鑒於該名人士未必有意藏匿違禁品,官方更傾向以「可疑的非法水蛭進口商」稱呼他。)

本文首度揭露這起尚未成為公開紀錄的事件。位於安大略省的加拿大環境與氣候變遷部(Environment and Climate Change Canada)野生動物執行署(Wildlife Enforcement Directorate)中的情報負責人安德烈.魯伯(André Lupert)說道,該名男子被指控在缺乏申請許可的情況下非法進口國際管制物種;根據魯伯的說法,該名男子目前正等待著下個月於大多倫多地區的法庭審理。而加拿大邊境服務局表示,基於保護該名男子隱私以及調查尚未落幕,無法提供該名男子的姓名或其他進一步相關資料──包含那隻米格魯的名字或性別也不行。

除了南極洲以外,地球上各大陸都能發現水蛭這類寄生蟲。多數的水蛭飲血維生(有些甚至一年只需要吃一餐足矣),雖然這使得不知情的受害者相當厭惡牠們,不過牠們在醫學上卻相當有用。這次查獲的水蛭包含了兩個物種──歐洲醫蛭與側紋醫蛭(Hirudo verbana),這兩種水蛭在世界各地多用於醫院、整形外科中心與燒燙傷單位等。水蛭藉由分泌天然的抗凝血劑,能在牠們吸除瘀血的同時,也改善了患部的血流循環。一隻水蛭售價可達到10美金呢!

魯伯說,該名男子聲稱這些水蛭是用在個人用途,因為牠們的廢水可以給蘭花施肥。

但對魯伯來說,這說法太過牽強:「這些水蛭在數量上本身已經暗示著商業用途。」並補充道該名男子可能已經在尋找治療凍瘡、修復臉部皺紋等用途的買家。有些人希望借助水蛭在居家實施自然療法,認為牠們可以舒緩疼痛與清除體內的「壞血液」,然而在缺乏搭配處方抗生素下,上述任一種用法都帶有感染風險。

水蛭最早擔綱醫學助手的時間可以追溯至古埃及;而據水蛭狂熱者、同時也是南卡羅來納查爾斯頓市醫蛭博物館(Medical Leech Museum)的創辦人羅伊.索耶(Roy Sawyer)研究所呈,歐洲早在19世紀早期便曾大幅將水蛭用於放血一途,也因而致生了最早的野生動物保育問題。索耶補充道當時由於這些小生物實在太過濫用,以致於西歐當地來源大量枯竭;水蛭荒甚至激發詩人威廉.華茲渥斯(William Wordsworth)在1802年寫出《採蛭夫》(The Leech Gatherer)一詩。

在管制國際野生動物貿易的《瀕臨絕種野生動植物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 CITES)之下,缺乏必需的進出口許可而運輸特定物種實屬違法。包含這次官方查獲的兩種水蛭在內,CITES管制相當多種動植物以確保商業需求不會竭澤而漁。而在正規的文書作業下,醫蛭可以合法在國際間進出口。魯伯提及以加拿大為例,便是由美國供應相當多的水蛭,美國也因而在2004年將水蛭納入醫療「設備」之中。

歐洲在1800年代由於對水蛭的高度需求導致其瀕危,數條出口禁令也應運而生,被視為部分最早的野生動物保育措施。而今兩種醫蛭的全球貿易受到管制。PHOTOGRAPH BY PAUL VAN HOOF, MINDEN PICTURES

難以安「蛭」

當加拿大官方查獲這5000隻水蛭後,馬上面臨到一個問題──要怎麼處理牠們?官方可不想銷毀這些受威脅物種,況且這樁案子還在持續調查中。魯伯說:「這最終要取決於法官,看他是不是想要親自查看一下這批被視為證物的水蛭。」官方既不想接這個燙手山芋太久,礙於牠們並非加拿大原生物種,也無法放生到野外去。

一件不幸插曲加深了官方想要擺脫這些水蛭的慾望。目前身兼安大略省野生動物執行署代理主任的魯伯邊回憶邊竊笑著說:「我們還在邊做邊學如何養這些東西呢,牠們可真是活潑的傢伙!我們會定期幫牠們換水,但有天早上當我們同仁進來的時候,發現有20隻水蛭逃亡了。」幸運的是這些水蛭很快就又被捉回飼養容器中了。

官方人員正透過電話尋找替代的住處,但回應都不太熱絡。魯伯說:「想像一下把20隻這東西裝在一罐梅森瓶(Mason jar)裡──接著再想像一下當你有5000隻的時候,你需要一整間房間來安置牠們。這可不是單純把牠們送出去然後說『交給你囉』那麼容易。」

接洽的醫療機構也對這麼大的數量興趣缺缺──魯伯表示加拿大一般整年對合法醫蛭的總需求量也不過在500到1000隻之間,5000隻實在是太為難了。

魯伯說只有多倫多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館(Royal Ontario Museum)願意接收一些──但也就50隻,換言之還有4950隻水蛭與陸龜、水龜等等被查獲的活體動物一同留在執法單位的房間裡。(魯伯說是該博物館從這批水蛭中鑑定出了那兩種醫蛭。)

就在擴大打聽範圍隻後,加拿大當局終於為1000隻水蛭在美國自然史博物館找到落腳之處,這都多虧了馬克.席多幫忙。唯一一點小麻煩是:加拿大與美國需要制定一份正式的進出口文件,因此這班跨境水蛭航班可還要誤點一些啦。

就在這批吸血鬼被沒收後兩個月,席多的實驗室收到了委託的1000隻水蛭。談起水蛭的照護需求,席多說道:「我有25年的水蛭生物學與行為學經驗──以及畢業生們,來幫解決問題。你需要為其換水、知道牠們生病的時候是什麼樣子、是否需要餵食以及將生病個體從健康個體中隔離出來的時機。」

這並非席多第一次收容水蛭,他說:「恕難透漏太多細節,但這些事早有先例。」就在國家地理進一步追問更多細節時,席多婉拒了透漏早前水蛭走私案的神祕內容,並建議可以向負責管理野生動物進出口的美國魚類及野生動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洽詢。

發言人克里斯蒂娜.梅斯特(Christina Meister)表示,關於水蛭走私案執行署並沒有立即可得的資料,其他同仁也無從得知先前結案的案子內容──想要找到進一步資料就需要按《資訊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提出申請。國家地理遂於2018年10月17號按《資訊自由法》提出申請從2007至今包含查緝到的水蛭進口紀錄。

位於紐約的非營利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彙整了美國政府官方在野生動物及相關產製品方面的運輸資訊,以及其他資料來源,建立了稱為「WILDd」的野生動物貿易資料庫。根據生態健康聯盟所示,在2000到2014年間美方總計禁止了10件水蛭走私貨入境,意即這些貨物要不是遭官方沒入、要不便退回發貨國;而生態健康聯盟的計畫與評估主管安里森.懷特(Allison White)發現這些被攔截的水蛭總數起碼高達上千隻。然而個別案件的細節目前依然不得而知。

至於加拿大這一大批沒入的水蛭呢?法官將在2月15號聽取該名男子的案件,這表示公務員還要繼續幫剩下的3950隻水蛭找家。

魯伯問道:「想要養寵物嗎?」

 

撰文:Dina Fine Maron

編譯:曾柏諺

延伸閱讀:哪些生物可能爬進你體內?5億年前的怪蟲化石,說了什麼樣的演化故事呢?

JUL. 2019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這一次,我們有不同的任務:從月球出發,開啟太空旅行新時代!

阿波羅登月50週年 重返月球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