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Feb. 05 2014

殺人的海洛因:菲利浦‧西摩‧霍夫曼可能的死因

1
  • 殺人的海洛因:菲利浦‧西摩‧霍夫曼可能的死因

這種毒品和大腦對它的反應,加起來就可能置你於死地。 

奧斯卡影帝菲利浦‧西摩‧霍夫曼被人發現死於家中,手臂上還插著注射器。

PHOTOGRAPH BY ANDREW BURTON, GETTY

AD

ads-parallax

撰文:Susan Brink,National Geographic

 

聽到「意外使用毒品過量」一詞時,一般人很自然會假設是某人不小心吸入、注射或食用了太多藥物。然而,像演員菲利浦‧西摩‧霍夫在上週末不幸發生的海洛因使用過量,其實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

海洛因使用過量的原因是,使用這種毒品會改變成癮者大腦內的神經元,但是腦內會有不同的區域受到影響,改變的速度也不相同。我們的愉悅中樞變得愈來愈難滿足,吶喊著「還要更多!」但控制呼吸與心率的原始中樞並沒有同步建立起對藥物的耐受性,而輕聲地說著「夠了!」

「隨著使用的劑量提高,你對於欣快反應的耐受性也變得很迅速,但對於呼吸反應的耐受則沒有那麼快,」成癮治療專家、也是舊金山Haight Ashbury免費診所創辦人的大衛‧史密斯說。

成癮者除了大腦會碰上生理性的難關,也面臨一些很實際的問題。由於海洛因是未受管制的藥物,成癮者根本無從得知那一袋藥粉裡到底有什麼。是純粹的海洛因嗎?還是摻了糖、澱粉或奶粉?也許裡面加了效力更強的藥物,比如與海洛因相似、但藥效強很多倍的類鴉片藥物酚太尼枸椽酸鹽?

「這樣說不誇張,每一次有人注射海洛因,都是冒著使用過量的危險,」美國國家藥物濫用研究院的科學政策與溝通辦公室主任傑克‧斯坦恩說。而暴露於風險中的人數正在增加。美國使用海洛因的人口已經從2007年的37萬3000人增加為2012年的66萬9000人,成長幅度達80%。

一名警員手拿一袋沒收的海洛因;美國全國的藥物使用過量致死案件都在增加當中。

PHOTOGRAPH BY MEL EVANS, AP

 

被海洛因綁架的大腦

注射進入人體後,海洛因會跨越血腦障蔽,轉換為嗎啡,進入並啟動大腦內的µ-型類鴉片受體。只要七到八秒,使用者就會感覺到一陣強烈的欣快感,不久之後就進入「夢幻」(nod)狀態,擺盪於清醒與昏昏欲睡的狀態之間,可能達數小時之久。

使用海洛因時,那第一次的欣快感不會因為使用時間增加而重複發生。最初的欣快感會成為一個持久的記憶,讓人執迷於追逐它。「毒品會綁架大腦,你再也感受不到使用時的愉悅感。以前用藥後感覺很棒的成癮者,現在只要能稍微感覺好一點就算幸運了,」斯坦恩說。

使用海洛因的經驗會讓大腦產生永久性的改變。霍夫曼曾經說過在他毒癮復發以前,已經有20多年沒碰過毒品,像他這樣的人很容易一次又一次重染毒癮。「藥物對大腦的記憶中樞有很大的影響,」斯坦恩說。「使用某種毒品的記憶會以非常正面而且不斷強化的方式,深植於大腦中。」

霍夫曼也可能是美國東岸海洛因劣質內含物的受害者。「我們在賓州、佛蒙特州、馬里蘭州和東岸各地都收到海洛因內混用酚太尼的消息,」斯坦恩說。「使用者拿到的藥物效力遠超過他們所預期。」

許多成癮者在戒除毒癮與復發之間不斷循環,這種時候,他們會愈來愈難計算自己對藥物的耐受程度。他們可能以為自己可以先試著用一點點,但毒癮復發起來往往比之前成癮時還要來得快速而嚴重。「這就好像對蜂螫過敏一樣,」史密斯說。「被叮的時候,你會有非常強烈的反應。每一次被叮,結果都比上一次更嚴重。」

使用太多海洛因的時候,大腦會停止傳送讓心跳與呼吸繼續的訊息,用藥者就此死於使用過量。

還有一件讓人遺憾的事:若霍夫曼真的是使用過量,當時他如果不是單獨一個人,還是有可能獲救。那若松是一種可注射的類鴉片拮抗劑,多數的緊急醫療救護人員都備有這種藥物。「如果能取得這種藥物,就可能奇蹟式的復原,」斯坦恩說。那若松會快速啟動大腦的原始中樞,大腦便會再度指揮身體開始呼吸,告訴心臟開始跳動。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