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Sep. 01 2015

投擲石塊讓我們更像人類?

1
  • 投擲石塊讓我們更像人類?

喬治亞共和國的化石遺址出現人類第一個投射武器的線索。

喬治亞德瑪尼斯的史前遺址,有一個180萬年前早期人類扔石頭的模型。Photograph by Paul Salopek

在喬治亞的德瑪尼斯,瑞德‧菲林兩手各握著一顆石頭。

這兩個雞蛋大小的橢圓形灰色石頭,平凡無奇,只不過石頭表面有墨水標示的編目數字,除此之外,它們看起來和地表上其他數也數不清的天然石頭沒有不同。

AD

ads-parallax

「這是間接證據,」美國考古學家菲林承認。「不過我們找到一些有力跡象,顯示這些石頭曾經用來投擲。」

他指的是史前時代的投擲行為。

有好幾百個這種難以歸類的鵝卵石,在德馬尼西遺址的獵物遺骨附近出土。德瑪尼斯是重要的人族動物遺址,位於前蘇聯的喬治亞共和國境內的森林小丘。

 

「這些研究人員說,用力投擲石塊幫助我們成為真正的人類。」

 

180萬年前,第一個走出非洲的直立人,曾在這裡的更新世考古挖掘場尋尋覓覓。我們最早的祖先似乎對劍齒虎、豹、狼和鬣狗丟擲過石頭,把牠們從捕獲的獵物身邊趕走。

菲林手上普通乏味的鵝卵石,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武器。

「德瑪尼斯人個頭嬌小,力氣也不大,沒有尖牙或爪子,」菲林說。這位像祖父般慈祥的教授來自北德州大學。「這裡曾是貓科動物橫行的地方,人族動物如何得以倖存?從非洲一路走到這裡,他們又是怎麼辦到的?丟擲石塊這個行為提供了部分解答。」

過去100年來,科學家以一個個重大的里程碑,標記人類的演化:直立行走、製作工具,用火。

不過近幾年來,像菲林這樣的專家一直在探究一種被忽略卻又同時有變化的創新觀點:並非石頭工具可以在手中完成何物,而是石頭以高速離開手之後的用途何在。這些研究人員說,用力投擲石塊幫助我們成為真正的人類。

科學家瑞德‧菲林展示一些有可能做為投擲武器的石頭。Photograph by Paul Salopek

原因何在?

我們因此變得更適合群體生活。打獵時丟擲石塊,不管是為了讓鹿倒下,或是從獅子口中將肉搶走,全都涉及到一小群人連續攻擊的行為,這是古老的合作活動。

除此之外,迅速抓起石頭命中目標所需的技巧,被認為是一種神經系統的連結,關係到後來人類的突破性進展,尤其是語言方面。布洛卡區是我們大腦的一塊區域,負責精細複雜的手眼協調動作,同時也和高階的心智功能有關,例如說話和溝通能力。

「投擲能力很可能在人類演化的早期階段就已經出現,但是鮮少受到學術關注,」考古學家芭芭拉‧伊薩克在1987年一篇開創性的文章〈投擲與人類演化的關係〉中提到。她在文中指責「現代的都市居民和學者」都喪失了扔石頭命中目標這項被遺忘的本領。

她提醒我們,澳洲原住民投擲可致命的鵝卵石,「速度快得好像從某種機器狂射而出」,讓歐洲殖民者驚愕不已。18世紀一則針對南非游牧民族桑人的記述,提到獵人「用一顆石頭從百步之外丟中錢幣大小的目標」。伊薩克本身的考古團隊裡,就有一位坦尚尼亞男子,曾經從25到35公尺遠的地方,以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擊中斑馬頭部。

這些例子都和現代人類有關。手舉過肩的投擲動作則在很久以前的古老時代就存在,屬於前人類時期。

許多靈長類動物,尤其是黑猩猩,有時候會野性大發地對著彼此或掠食者猛丟東西。(瑞典動物園有一隻粗野的黑猩猩,早上偷偷藏起石頭,後來拿來用力丟人類遊客,因而聲名大噪。)

從驚恐的大猩猩對著豹亂扔樹枝,到諾蘭‧萊恩向本壘投出時速160公里的快速球,這當中的進化轉變,可能難以精準標出。石頭飛彈和矛的相異之處在於,矛的年代最遠追溯到40萬年前,然而把石頭當成武器使用卻是幾百萬年以前的事。這些石頭沒有被刻意弄成薄片,它們既無稱號,也默不作聲。

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於暑期投入德瑪尼斯的考古挖掘。Photograph by Paul Salopek

一些線索

梵谷說不定畫過德瑪尼斯遺址。世界各地的考古系學生走過農夫的乾草堆和綠油油的牧草地,搜尋石頭工具及化石遺骨。有一個考古挖掘坑大到足以吞掉有好幾層樓的房子。這裡的火山土裡,已經挖掘出非洲以外最古老的人族動物化石

以直立人來說,這些人個子嬌小,身高略高於165公分,體重約45公斤。他們的腦部比現代人的二分之一還小。不過,他們在食肉動物(大型的豹、獅子、狼和鬣狗)特別密集的鑲嵌森林地帶卻應付得不錯。這個年代過後150萬年,才有矛的出現。

「他們比我們想的還要聰明,」大衛‧洛奇帕尼徹表示。他是喬治亞國立博物館館長,也是德馬尼西遺址的研究協調人。「他們從非洲來到這裡,適應下來。或許他們過著群居生活,並且從其他動物(其他群居的獵手)身上學會本事。」

此外,他們或許學會了投擲石塊。

「就讓食肉動物做完苦力,然後用石塊攻擊牠,偷走牠獵來的肉,」菲林解釋。「不過您知道嚇跑獅子,要牠放開獵物是多麼困難的事嗎?必須跟別人合作攻擊才行。」

想證明某個人在將近200萬年前的夏天丟擲過石頭,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對於這個假說,菲林提出的佐證是,在德瑪尼斯遺址裡,遭到宰殺的獵物附近所找到的天然石頭,它們聚集的模式特別奇怪。他找到的石堆,讓人聯想到「彈藥庫」,用來牽制怒氣沖沖的食肉動物。他標示出動物遺骸周邊布滿石塊,或許正是人類為了趕離咆哮狂嗥的貓科動物,而進行轟炸的後果。

菲林仍在探索獵物四周呈環狀排列的石塊所透露的蛛絲馬跡:一群狼吞虎嚥吃肉的弱小人類焦慮地轉身,抓起石器時代的大砲,往20到30公尺之外徘徊不去的食肉動物扔過去。

這些石頭就是一般石頭,每塊重量約在200到300公克之間,容易拿起,握在手掌裡剛剛好。

「德瑪尼斯是個神奇的地方,」菲林說。「它給我曙光乍現的感覺。」

 
 

撰文:Paul Salopek, National Geographic

編譯:蘇睿哲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