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n. 12 2014

有著超級利齒的絕種狐狸現身西藏

1
  • 有著超級利齒的絕種狐狸現身西藏

這隻古代尖齒捕食者的發現,可能支持了一個理論:許多極地的肉食動物源自西藏。

一隻北極狐隱身在加拿大奴納武特(Nunavut)的黑麥草中。攝影:PAUL NICKLEN,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撰文:Christine Dell’Amore

編譯:洪莉琄

AD

一項新研究指出,一種「超級肉食性、也有著超級利齒的絕種狐狸,出現在酷寒的西藏高原上。

這個最近辨識出來的Vulpes qiuzhudingi化石,曾生活在530至260萬年前的上新世(Pliocene),是目前發現最古老的北極狐種,也是今日分布在北極區裡的北極狐已知(學名Alopex lagopus)最早的祖先。(參照〈北極狐偷蛋「冷藏」以度過貧瘠期〉。)

這個發現也支持「源自西藏」(out of Tibet)理論,這個理論主張西藏高原扮演著「第三極」(third Pole)的角色,供那些適應寒冷環境的捕食者在此生活,直到冰期開始才移居到新的陸地。

2010年,科學家在開挖西藏的札達盆地與崑崙山脈時,發掘出三個頜骨化石,其中一個還帶有牙齒。

「一開始,我找到了一部分的下排臼齒,然後我馬上知道這是某種犬科動物,」這篇研究報告的共同發表人曾志傑Zhijie Jack Tseng)表示,他是紐約市美國自然史博物館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古生物學家。

 

這隻古老狐狸透露了什麼

根據6月10日發表在英國期刊《皇家學會生物科學學報》(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的研究,這些化石被靜置了幾年後,曾志傑和同僚開始進行檢測,發現化石的牙齒中與北極狐有「明顯的相似度」。

曾志傑指出其中一個原因:這些化石的下排臼齒少了齒鋒並且比其他的狐種牙齒尖銳,這個演化可讓史前的捕食者撕裂獵物,也是「超級食肉動物」(hypercarnivore)的明顯特徵。雜食性狐狸的臼齒會比較凹凸不平、色澤晦暗,適於咀嚼植物。

在那時,有源源不絕的肉任憑這些絕種狐狸挑選,因為其他在西藏發掘的化石還包括可能的獵物物種,例如樹鼩(shrew)、鼠兔(pika)、田鼠(vole)和松鼠,都是些今日的北極狐會捕食的小型哺乳類。(觀賞影片〈北極熊捕獵,北極狐在後〉。)

曾志傑表示極地動物以肉為主食是很合理的,有部分原因是:生物在這種天寒地凍的環境下生活負擔極大,再加上食物來源的缺乏。這也很可能是除了北極狐之外,為什麼其他像北極熊和灰狼這種北方肉食動物,也都出現高度的捕食行為。

大致說來,極地動物的體型都比較大,或許是因為強壯動物流失熱能的速度會比小型動物慢,而熱能在這樣的氣候環境中又極其珍貴。

這種現象也在這些最新發現的狐狸化石上得到應證,牠們的體型很可能比現代的北極狐大了20%,大約等同於一隻公紅狐(red fox,學名Vulpes vulpes)的大小,紅狐是現今已知體型最大的狐狸品種。

阿拉斯加費班克大學(University of Alaska Fairbanks)的哺乳類生物學家林克‧歐爾森Link Olson)認為這是「有趣的假設」,但他「並不認同化石與北極狐之間的緊密關係」。

「就如發表人的序言所說,這更可能是另一個趨同(convergence,兩個物種演化出相似的適應性)的例子,」歐爾森在電子郵件中表示。

歐爾森指出,肉食動物顱骨的「易塑性是出了名的,就算在現有的物種中也一樣。想想家犬種和貓種的頭差異有多大。」

他補充,若有一個涵蓋了對狐狸系譜樹更細部地探究、並且嚴謹的分析結果,「會讓這個研究結果更為可信」。

 

源自西藏

對曾志傑而言,這個古代狐狸的發現是傾向支持「源自西藏」理論。約260萬年前的上新世末期,北極的氣候比現在溫暖多了,反而是西藏較為寒冷,也因此給了動物在演化中適應氣候的條件。(見史前時間軸。)

當全球氣溫在進入冰期後開始下滑,這些習慣嚴寒的西藏動物可能就選擇「走下高原往北移動,到了廣袤的俄羅斯、西伯利亞和加拿大北部,然後牠們成為這裡具代表性的冰期大型哺乳類,」曾志傑說明。(欣賞〈圖集:發現驚人的冰期化石貯藏庫〉。)

的確,曾志傑和同僚也有發現其他物種,例如絕種的毛犀(woolly rhinoceros)、鬣狗、雪豹(snow leopard),與現在發現的北極狐一樣,都和西藏高原共享著根源關係。

南卡羅來納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的細胞生物學家亞當‧哈茲東–羅斯Adam Hartstone-Rose)同意「源自西藏」理論是有其可能性的,並指出現代的西藏動物(例如犛牛)和北極動物之間具有相似性。

「這種狐狸符合理論指出的架構。比起大型的肉食動物,牠顯然是少了一點點令人興奮的味道,但牠是個美妙的小東西,」長年研究絕種狐狸的哈茲東–羅斯說,他沒有參與這次的研究。

「見到有一個接著一個的物種支持這個理論,真令人開心。」

Twitter  Google+ 關注 Christine Dell’Amore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