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Dec. 26 2017

遠古琥珀中發現飽食恐龍血液的蜱

  • 遠古琥珀中發現飽食恐龍血液的蜱

    遠古琥珀中發現飽食恐龍血液的蜱

1

↑↑↑↑↑蜱(壁蝨)在吸完恐龍的血之後,就被困在琥珀中。

當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小說《侏羅紀公園》裡復活的恐龍,在1993年從書本中跳入大銀幕後,被困在琥珀中的吸血寄生蟲便引發人們無限的想像。現在科學家們宣布他們已經找到了貨真價實的標本:幾塊有9900萬年歷史的緬甸琥珀裡發現了一些飽食恐龍血液的蜱。

其中一隻蜱被纏在疑似恐龍的羽毛裡。而另一隻在相同區域的另一塊琥珀裡發現的蜱,身體腫脹到原來的八倍,這說明死前體內充滿了血液。

這些被保存下來的羽毛可能屬於有羽毛恐龍(feathered dinosaurs)或是原始的反鳥類(enantiornithine)。這批種類繁多的原始鳥類喙中仍保有小小的牙齒,並在6500萬前與非鳥類恐龍(Non-avian dinosaurs)一起滅絕。

 
 
 
 

英國牛津大學自然歷史博物館 ( Oxford University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古昆蟲學家里卡多.佩雷斯–德拉.富恩特(Ricardo Pérez-de la Fuente)說:「 我們無法準確知道這些蜱的宿主是何種生物,但是我們可以排除現代鳥類,因為現代鳥類的出現比緬甸琥珀晚了2500萬年。」

本週在《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發表的研究發現,提供了第一個直接證據,即過去的動物也被蜱和蝨等生物寄生。這些微小的寄生蟲很有可能困擾著白堊紀時期緬甸森林中所有帶有羽毛的動物,進而產生這些琥珀。

北京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教授鄒晶梅(Jingmai O’Connor)說:「大多數野生動物都充斥著各種寄生蟲,似乎在陸生脊椎動物的演化的過程中,寄生蟲吸血的生活型態早已占了一席之地。」她補充說:「我和我的同事在中國東北產出的眾多羽毛恐龍和鳥類化石中尋找寄生蟲,但目前還沒有發現。」

她還說:「儘管中國的羽毛化石保存非常好,但與緬甸最近所發現的相比卻是相形見拙。」

加拿大皇家薩斯喀徹溫博物館(Royal Saskatchewan Museum)的琥珀化石專家萊恩.麥凱勒(Ryan McKellar)認為這些蜱化石證明了蜱與宿主的生態關係在白堊紀已經出現了。「看到蜱和宿主的羽毛被保存在同一塊琥珀中,這樣的鐵證證實了一個生態鏈的關係,而在這些證據被發現以前大都只能推測而已。」

脆弱的分子

緬甸北部的胡岡谷地(Hukawng Valley),近年來發現了很多的精緻的琥珀化石,琥珀裡有蜥蜴、花朵、昆蟲、鳥的翅膀,而其中一些最令人興奮的琥珀樣本中甚至夾帶著有羽毛的小型恐龍尾巴和完整的反鳥雛鳥。

在這次發現之前,已知的最古老的蜱也來自相同年代的緬甸琥珀,但若運用分子時鐘(molecular clock)定年法來檢視現代蜱的DNA,會發現蜱科生物最早出現在大約2億至3億年前。

研究人員在這項研究裡的四塊琥珀中找到五隻蜱化石。這些琥珀是由私人收藏家捐贈給紐約美國自然史博物館(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和匹茲堡卡內基自然史博物館(Carnegie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in Pittsburgh)。

其中一隻蜱是被命名為「德古拉的恐怖蜱」(Deinocroton draculi) 的新物種。牠死的時候,身上吸飽了血液。可惜的是,對於《侏羅紀公園》愛好者來說,要把恐龍DNA抽取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這隻蜱被保存在琥珀的表面附近,因此並沒有完全被樹脂包覆,所以牠的保存並不完整。

研究人員嘗試用鐵質的化學特徵來找任何可能殘存的血液,但他們並沒有成功,因為鐵質是這類化石常見的汙染物。

里卡多說:「DNA是一種非常脆弱的分子,在這樣古老的化石中是無法保存的。」他補充說:「琥珀在化石化的過程中所經歷的極度脫水和溫度巨變對DNA的保存是不利的。」

然而研究人員對這些琥珀仍然感到非常興奮,因為他們在裡面還找到了除了蜱之外的另外一種寄生性小動物。研究小組找到了鰹節蟲(carpet beetle)幼蟲的微細毛髮,這些幼蟲是當今鳥巢中常見的生物。

里卡多說:「琥珀的一個特點就是當它還是樹脂時,能夠將小區域的環境完整地保存下來。基於琥珀的內容物,研究小組認為琥珀化石提供了宿主動物築巢行為的確切證據。」

「我們研究的蜱身上帶有甲蟲幼蟲的毛髮,是因為蜱在樹脂被埋葬之前,曾經去過羽毛宿主的巢穴。」

根據麥凱勒的說法,這份研究充分顯示了琥珀中所保存的高細節化石確實能提供了大量的知識線索。

 

撰文: John Pickrell

編譯:陳軍名

延伸閱讀::盜賊破壞恐龍化石。科學正在反擊 / 恐龍產下藍色的蛋——這事非同小可

MAY. 2022

拯救瀕危森林

森林是保護地球的關鍵,如今卻亟需我們幫助

拯救瀕危森林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