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Sep. 29 2022

看看有史以來記錄到的最大群長鬚鯨進食狂潮!

  • 長鬚鯨是全世界體型第二大的動物。不久前,科學家和電影導演在南極洲外海拍到了約300頭長鬚鯨狂熱進食的畫面。PHOTOGRAPH BY BERTIE GREGORY, NATIONAL GEOGRAPHIC FOR DISNEY+

    長鬚鯨是全世界體型第二大的動物。不久前,科學家和電影導演在南極洲外海拍到了約300頭長鬚鯨狂熱進食的畫面。PHOTOGRAPH BY BERTIE GREGORY, NATIONAL GEOGRAPHIC FOR DISNEY+

1

科學家和電影工作者記錄到規模龐大的長鬚鯨群,將收錄在迪士尼串流的新影集中。

重量約80噸的長鬚鯨,是地球上體型第二大的動物。僅僅在幾十年之前,這些龐大的哺乳動物曾被逼到幾近滅絕,光是在20世紀,就有約70萬頭因為鯨脂而喪命。龐大的長鬚鯨群聚集在南極洲海岸外一起進食的景象,被認為已是昔日遺風。

然而,現在科學家和電影製片卻報導了一項鼓舞人心的發現:在南極洲外海約300頭長鬚鯨聚集一起進食的影片證據。

AD

ads-parallax

「看起來就像古代海戰的大砲。」野生動物電影工作者、也是國家地理探險家的柏蒂.葛雷戈里(Bertie Gregory)說,這是他對看到海平面上鯨魚噴氣孔噴出來水花的形容。「那就像是,好喔,這是真實發生的事情,不只是童話故事。」

這次事件由《攝影師柏蒂的狂野大冒險》(Epic Adventures with Bertie Gregory)拍攝了下來,這是新的《國家地理》影集,將在Disney+播出,而這項發現(包括遷徙路線的新資訊),將很快就會登上《皇家學會開放科學》(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期刊。

這個團隊說,1982年的暫停捕鯨行動能讓某些物種數量回彈,這個發現就是證據。在今年之前,有正式紀錄、聚集在同一地點進食的最大群長鬚鯨,只有區區13隻。

話說回來,最近幾十年來,也還是有人曾經目擊大群的鯨豚聚集,美國國家海洋及大氣總署(NOAA)的海洋哺乳動物生物學家寶拉.奧爾森(Paula Olson)說。「我個人就曾經一次看到好幾百頭,」她說:「所以我不會覺得300隻的進食群有那麼令人意外。是不常見,但不意外。」

2022年稍早,葛雷戈里、漢堡大學的海蓮娜‧赫爾及同事一起在《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期刊上發表了一篇研究,紀錄他們在2019年看到的150頭長鬚鯨進食群。但是,葛雷戈里說,他們2021年遠征南極洲同一片地區時,讓這個紀錄翻倍了。

長鬚鯨的晚餐鈴

你或許會認為,要找到幾百隻巨獸會是小事一樁,那你就錯了。

「不可否認,南冰洋是一片非常廣闊的地方。」李.希克默(Leigh Hickmott)說。他是英國鯨豚生物學家,也是葛雷戈里這個長鬚鯨計劃的合作夥伴。他們是在國家地理另一趟前往南極洲研究、拍攝殺人鯨的遠征計畫中認識的。

為了找到長鬚鯨可能會去進食的地方,希克默先是尋找深海洋流撞上大陸棚陡峭岩壁的地方。這樣的地方能形成養分的上升流(upwelling),希克默說。

這些養分會餵養浮游植物,然後這些浮游植物又餵養了貌似蝦子、名為磷蝦(krill)的甲殼動物。而磷蝦雖小──長度通常還不到5公分──卻被認為是基石物種(keystone Species,亦稱為關鍵物種),要是沒有磷蝦,整個生態系都會崩潰。長鬚鯨利用迅速猛衝和巨大的嘴巴,根本就是成噸地吞食磷蝦──事實上每天高達兩噸。

團隊記住了這些資訊,在2021年3月朝象島(Elephant Island)出發。1916年,探險家恩斯特‧沙克爾頓(Ernest Shackleton)和探險隊成員橫越南極洲失敗後就是困在象島,讓此處聲名大噪。葛雷戈里和希克默發現,象島就跟沙克爾頓那時候一樣一點也不怡人。

速度接近颶風的狂風,咆哮刮過象島,逼得團隊只能在外海下錨,等待天氣好轉。隊員紛紛暈船。他們待在南極洲的那個月,風平浪靜、天氣好到能在廣闊大海拍攝的日子,只有六天。

但他們很快就會獲得回報。

野生動物電影的「聖杯」

在探勘接近尾聲、風止雲散之際,葛雷戈里拍到了他來這裡想拍的鏡頭──數百頭長鬚鯨衝來衝去吞食磷蝦,背景是象島上巍峨聳立的覆雪山峰。

在充氣小艇上,團隊悄悄地駛進這一團翻騰的南極區野生動物中央。

「大概有幾百萬隻鳥。」希克默回憶,還有座頭鯨、南露脊鯨、企鵝、魚類,當然了,還有超大群的磷蝦。「看著眼前這龐大的生物量和生命,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有無人機在天上、潛水員在海裡,團隊得以從各個角度拍攝下這番狂野進食的景象。

「看到這一整群大傢伙,真的非常特別,全部這些動物,真的很神奇,」葛雷戈里說:「這是野生動物電影的其中一個聖杯。」

但這也不是只跟拍出好電視節目有關而已,他說。

科學家對長鬚鯨在哪裡漫游、日常生活是什麼情況,其實知之甚少,所以希克默在四隻鯨魚身上安裝了暫時性的衛星標籤以找出答案。這些標籤中有兩個持續發送訊號直到5月,讓團隊第一次能在鯨魚從覓食區往上遷徙到智利海岸的時候追蹤牠們,能一瞥這個物種的遷徙路線。如果我們可以多了解這些動物,或許就能把牠們保護得更好,希克默說。

這項發現的時機真是太剛好了。

「就科學上而言,這是一個有許多黑暗的時代。」希克默說,指的是包括氣候變遷、棲地喪失,還有大規模滅絕等等相互交疊的危機難以抵擋的本質。

但長鬚鯨能夠再度聚在一起、數量還多到是從商業捕鯨開始以後就沒有看到過的,代表保育的努力是有用的。

「這令人振奮,而且不可思議,但看到時也會讓人感到謙卑,」希克默說:「只要給它機會,大自然就能回來。」

 

延伸閱讀:神祕的深海北極鯊魚在加勒比海出沒 鬚鯨的食量是先前認為的三倍,就連排泄物都是寶!

DEC. 2022

鏡頭最前線

我們委派攝影師到全球各地記錄我們的世界和我們的時代。本專刊呈現他們的最佳照片和精采報導。

鏡頭最前線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