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防疫期間遠端工作,請利用客服信箱聯繫。

Nov. 17 2021

這種「浪漫蜥蜴」是澳洲動物走私的最大受害者

  • 資深森林與野生動物警察艾比.史密斯(Abby Smith),正為2019年2月在墨爾本查緝到的一隻松果蜥拍照存證。松果蜥是國際非法寵物貿易市場上最受歡迎的爬行類之一。

    資深森林與野生動物警察艾比.史密斯(Abby Smith),正為2019年2月在墨爾本查緝到的一隻松果蜥拍照存證。松果蜥是國際非法寵物貿易市場上最受歡迎的爬行類之一。

  • 2018年墨爾本的郵政分撿單位攔截到了一隻打算走私到國外去的瘤尾守宮(knob-tailed gecko)。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2018年墨爾本的郵政分撿單位攔截到了一隻打算走私到國外去的瘤尾守宮(knob-tailed gecko)。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 澳洲郵政分撿單位在某次包裹的X光檢測中,揪出了這隻躲藏其中的澳洲最大石龍子──銅紋石龍子(major skink)。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澳洲郵政分撿單位在某次包裹的X光檢測中,揪出了這隻躲藏其中的澳洲最大石龍子──銅紋石龍子(major skink)。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 在墨爾本郵政單位從包裹中被救出的細紋藍舌蜥(Centralian blue-tongue skink)是澳洲的特有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在墨爾本郵政單位從包裹中被救出的細紋藍舌蜥(Centralian blue-tongue skink)是澳洲的特有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 包含圖中的東澳洲水龍(eastern water dragon)在內,所有被查獲的爬行類都會移交至環境水土規畫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調查。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包含圖中的東澳洲水龍(eastern water dragon)在內,所有被查獲的爬行類都會移交至環境水土規畫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調查。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 藏在包裹中準備走私到海外的變色龍守宮(chameleon gecko),是僅在澳洲東北部某一小範圍內分布的物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藏在包裹中準備走私到海外的變色龍守宮(chameleon gecko),是僅在澳洲東北部某一小範圍內分布的物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 2019年3月,墨爾本郵政分撿單位的職員在例行X光檢驗中,發現走私者在走私者在DVD播放器中用布袋(在膠布下)藏了三隻藍舌蜥活體;另一臺DVD播放器中還有另外兩隻。

    2019年3月,墨爾本郵政分撿單位的職員在例行X光檢驗中,發現走私者在走私者在DVD播放器中用布袋(在膠布下)藏了三隻藍舌蜥活體;另一臺DVD播放器中還有另外兩隻。

  • 走私的爬行類通常會被膠布限制行動,許多個體在途中經歷脫水與極端溫度之苦,到達目的地時可能幾乎失去意識,甚至死亡。兩臺DVD播放器中共五隻蜥蜴雖然被發現時都還活著,但其中幾隻健康糟到不得不安樂死。

    走私的爬行類通常會被膠布限制行動,許多個體在途中經歷脫水與極端溫度之苦,到達目的地時可能幾乎失去意識,甚至死亡。兩臺DVD播放器中共五隻蜥蜴雖然被發現時都還活著,但其中幾隻健康糟到不得不安樂死。

  • 維多利亞州環境部門的資深調查員麥可.史文斯(Michael Sverns),正檢驗於2019年「謝菲爾德行動」(Operation Sheffield)專案中,在墨爾本民宅庫房查獲的爬行類。執法部門在數日之內扣下了所有動物,目前該案件也正在法庭上審理中。

    維多利亞州環境部門的資深調查員麥可.史文斯(Michael Sverns),正檢驗於2019年「謝菲爾德行動」(Operation Sheffield)專案中,在墨爾本民宅庫房查獲的爬行類。執法部門在數日之內扣下了所有動物,目前該案件也正在法庭上審理中。

1

松果蜥終生一夫一妻的行為,使牠在兩爬收藏家與盜獵供應者間成為炙手可熱的商品。

野生動物警察一打開巧克力粉的金屬蓋子,空氣中立刻瀰漫著一股聞起來像排泄物的酸味。在罐子裡頭有一只用橡皮筋紮起來的黑色襪子,在小心地解開襪口後,她發現一隻帶有棕色鱗片的小型爬行動物;這是一隻四肢被布膠帶捆住的松果蜥(shingleback lizard),牠不僅幾乎沒有意識,身體還嚴重脫水。

資深森林與野生動物警察艾比.史密斯(Abby Smith),正為2019年2月在墨爾本查緝到的一隻松果蜥拍照存證。松果蜥是國際非法寵物貿易市場上最受歡迎的爬行類之一。

資深森林與野生動物警察艾比.史密斯(Abby Smith),正為2019年2月在墨爾本查緝到的一隻松果蜥拍照存證。松果蜥是國際非法寵物貿易市場上最受歡迎的爬行類之一。

根據貨運標籤所示,這個罐子屬於另一件大宗託運貨物──一個裝滿其他罐子與物品的箱子──的一部分,正準備運往香港售予寵物市場。這宗走私貨運被維多利亞州負責審查每件出境郵件、包裹的澳洲郵政墨爾本關口稽查員攔了下來,並通知了該州的野生動物警察。

澳洲有將近900種的原生爬行類動物,其中有90%以上都是其他地方絕無僅有的特有種,這些動物也因而在寵物貿易中炙手可熱。儘管澳洲政府幾乎完全禁止活體本土物種出口,但每年仍有上千隻動物藉由郵政系統走私到東京、柏林、洛杉磯等地的市場。根據澳洲農業、水資源暨環境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Water and Environment)的資料顯示,澳洲當局在2018年至2019年間所查獲的所有野生動物中,有將近90%都是爬行類。

松果蜥又稱為樁尾蜥、截尾蜥、睡蜥、瓦背蜥,是澳洲南部相當常見的蜥蜴。在玩家之間,松果蜥又以帶有別緻條紋的西澳黃金區(Goldfields region)赭色個體最受歡迎;在西澳同樣備受矚目的,還有伯斯(Perth)附近羅特尼斯島(Rottnest Island)上帶有斑點的個體,這些松果蜥由於數量稀少,目前在澳洲某些州被列為易危物種。

致力於野生動物貿易中較鮮為人知的物種的溫哥華非營利組織監測保育研究協會(Monitor Conservation Research Society),在2021年6月的研究指出,過去十年共查獲超過500條松果蜥。保育人士表示,這個查獲數量意味著松果蜥是這個國家最嚴重的走私動物之一。

任職於阿德萊德大學的莎拉.海因里希(Sarah Heinrich)是本篇研究的主要作者,她說:「實際的貿易數量肯定比我們研究所得的數目還要高。」海因里希表示,查獲的野生動物不過是非法貿易中的一小部分,並提及玩家之間競相較量更新、更有趣的爬行類之舉則是貿易的幕後推手。

海因里希說:「人們總是在尋找與眾不同的東西,不管是新的顏色、新的品種特徵,甚至可以一個新物種也好。這樣的追求永遠不會滿足,他們會尋找新的管道來獲得那些蜥蜴。」

偕老的蜥蜴

海因里希解說道,以松果蜥的例子而言,牠們少見的婚配行為助長了玩家們的需求:松果蜥終其一生,每年都會與同一個配偶重聚──有時候甚至能維持50年之久。

2018年墨爾本的郵政分撿單位攔截到了一隻打算走私到國外去的瘤尾守宮(knob-tailed gecko)。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2018年墨爾本的郵政分撿單位攔截到了一隻打算走私到國外去的瘤尾守宮(knob-tailed gecko)。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澳洲郵政分撿單位在某次包裹的X光檢測中,揪出了這隻躲藏其中的澳洲最大石龍子──銅紋石龍子(major skink)。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澳洲郵政分撿單位在某次包裹的X光檢測中,揪出了這隻躲藏其中的澳洲最大石龍子──銅紋石龍子(major skink)。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在墨爾本郵政單位從包裹中被救出的細紋藍舌蜥(Centralian blue-tongue skink)是澳洲的特有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在墨爾本郵政單位從包裹中被救出的細紋藍舌蜥(Centralian blue-tongue skink)是澳洲的特有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包含圖中的東澳洲水龍(eastern water dragon)在內,所有被查獲的爬行類都會移交至環境水土規畫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調查。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包含圖中的東澳洲水龍(eastern water dragon)在內,所有被查獲的爬行類都會移交至環境水土規畫部(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 Land, Water and Planning)調查。 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藏在包裹中準備走私到海外的變色龍守宮(chameleon gecko),是僅在澳洲東北部某一小範圍內分布的物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藏在包裹中準備走私到海外的變色龍守宮(chameleon gecko),是僅在澳洲東北部某一小範圍內分布的物種。PHOTOGRAPH BY DOUG GIMESY

在福林德斯大學研究松果蜥超過30年的生物多樣性教授麥克.嘉德納(Mike Gardner)說:「松果蜥不僅是世界上首次發現採取一夫一妻制的蜥蜴,更是開創蜥蜴社會性研究的里程碑。」

據嘉德納表示,有些松果蜥似乎會在伴侶死亡後為其哀悼:「曾有觀察記錄到雄性松果蜥在雌性松果蜥被殺死後,持續舔拭與輕牴對方,在其周圍徘徊長達三天之久,不斷試圖理解伴侶發生了什麼事。」

人們認為松果蜥一夫一妻的行為很「浪漫」,並願意為其高額售價買單,這也使得松果蜥成為走私販眼中的「夢幻物種」:一對松果蜥的價格要比單隻松果蜥高出三倍不止。

嘉德納表示,儘管松果蜥很常見,但牠們也很容易被過度採集。嘉德納說:「松果蜥的繁殖率相較於其他爬行類要來的低,有時候一窩只有一到兩隻幼蜥,還不一定年年有後。」正因如此,一旦盜獵者從野外帶走性成熟的個體或繁殖對(breeding pair),就會降低牠們的遺傳多樣性進而破壞當地族群。

另一個關乎松果蜥狀況好壞的關鍵,是2015年在西澳發現的高傳染力爬行類冠狀病毒──松果蜥流感。伯斯好些野生動物康復中心的報告指出,他們經手的松果蜥有超過半數都感染了這種病毒。松果蜥流感所引起的症狀與人類流感類似,而且死亡率在未加以治療時高居不下。儘管目前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松果蜥流感會傳染給人類,不過嘉德納直言,野生動物貿易可會促使它在澳洲國內外擴散到其他動物身上。

維多利亞保育動物園(Zoos Victoria)的野生動物健康顧問琳恩.威克(Leanne Wicker)為此發出警語,認為動物身上有著自己一套的寄生蟲、病毒,以及細菌生態系,並說:「最讓人擔心的事情之一,就是爬行類身上很可能藏著許多人類未知的重大傳染病。」

綑綁、堵嘴、寄出

監測保育研究協會這篇論文的作者之一,同時也是西澳生物多樣性、保育與名勝部( Department of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Attractions)的野生動物法令遵循專員馬修.斯旺(Matthew Swan)說,有鑑於找到松果蜥並不是件難事,這唾手可得的屬性讓「盜獵旅遊」應運而生。

2019年3月,墨爾本郵政分撿單位的職員在例行X光檢驗中,發現走私者在走私者在DVD播放器中用布袋(在膠布下)藏了三隻藍舌蜥活體;另一臺DVD播放器中還有另外兩隻。

2019年3月,墨爾本郵政分撿單位的職員在例行X光檢驗中,發現走私者在走私者在DVD播放器中用布袋(在膠布下)藏了三隻藍舌蜥活體;另一臺DVD播放器中還有另外兩隻。

走私的爬行類通常會被膠布限制行動,許多個體在途中經歷脫水與極端溫度之苦,到達目的地時可能幾乎失去意識,甚至死亡。兩臺DVD播放器中共五隻蜥蜴雖然被發現時都還活著,但其中幾隻健康糟到不得不安樂死。

走私的爬行類通常會被膠布限制行動,許多個體在途中經歷脫水與極端溫度之苦,到達目的地時可能幾乎失去意識,甚至死亡。兩臺DVD播放器中共五隻蜥蜴雖然被發現時都還活著,但其中幾隻健康糟到不得不安樂死。

「〔你可以飛抵伯斯〕,走出機場、預定渡輪,在24小時內抵達羅特尼斯島。」斯旺說:「如果你是一名走私者,此時你就混入了當天在島上的數千名遊客之中。」

斯旺表示,走私集團以「全額支付假期」作為交換條件,誘使年輕國際學生偽裝成快遞員,來盜採松果蜥、藍舌蜥,以及澳洲水龍等訂單上的爬行類。在2019年初,一名臺灣男子因在墨爾本一家旅館投宿時走私數十隻爬行類而被判處監禁。

老練的走私集團會在租借一輛箱型車後消失在澳洲的沙漠中。根據一位受審走私犯所述,那兒堪比他們的「糖果店」:在執法部門管不著的廣袤土地上,盜獵者能放手大肆搜刮物種。斯旺說:「要是盜獵者在找尋松果蜥的時候遇上了一條蛇,就跟在地上發現一張千元大鈔沒兩樣。他們可不會視而不見。」

這些爬行類被放在玩具、鞋子、電鍋、油炸鍋等各種容器內被寄往國外。在缺乏空氣、水,以及食物的情況下,許多動物撐不過舟車勞頓;有些動物甚至在過程中失去的爪子與四肢。但松果蜥高達數千美元的市價意味著,只要有少數幾隻存活下來,走私者就能從中獲利。

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期間實施的邊境關閉及管制措施,不僅擾亂了野生動物走私的供應鏈,也看似降低了澳洲爬行類出口的數量。但根據澳洲農業、水資源暨環境部的資深發言人表示,這段出口衰退的時期正好給了走私集團囤積動物的時間。

在澳洲,想合法圈養繁殖爬行類需要許可執照,而澳洲當局懷疑走私者在隱密的非法園區內繁殖和飼養松果蜥以及其他爬行類。與此同時,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 (United Nations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的內部報告指出,隨著冠狀病毒疫情管制放寬,東南亞的走私活動也日益熱絡。

從國際貿易中救出松果蜥

礙於盜獵行為難以實地監測,澳洲政府已經將資源集中在邊境檢測上。今年3月,澳洲政府在機場與郵政機構安裝了全球第一臺3DX光掃描設備,利用強化的掃描系統搭配機械學習來偵測野生動物;另一方面,雪梨科技大學 正在研發一款「電子鼻」,能夠嗅出走私動物的氣味。

維多利亞州環境部門的資深調查員麥可.史文斯(Michael Sverns),正檢驗於2019年「謝菲爾德行動」(Operation Sheffield)專案中,在墨爾本民宅庫房查獲的爬行類。執法部門在數日之內扣下了所有動物,目前該案件也正在法庭上審理中。

維多利亞州環境部門的資深調查員麥可.史文斯(Michael Sverns),正檢驗於2019年「謝菲爾德行動」(Operation Sheffield)專案中,在墨爾本民宅庫房查獲的爬行類。執法部門在數日之內扣下了所有動物,目前該案件也正在法庭上審理中。

基於松果蜥的數量還算豐富,根據規範全球野生動物及其產製品流通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規範,松果蜥並不在國際貿易的禁止之列。這也意味著,一旦走私松果蜥逃過當局追緝並離開澳洲的土地,牠們幾乎沒有任何保護可言。

海因里希說:「松果蜥是一個很好的研究案例,牠們代表了許多動物遭受的典型問題,尤其對澳洲的物種來說更是如此。在牠們被走私出口後,由於缺乏國際或是國內法律的保護,一旦抵達海外就能公開買賣。」

在美國,《雷斯法案》(Lacey Act) 禁止輸入違反原產國法律的物種,但走私者會利用法律漏洞,將松果蜥經歐洲和亞洲「洗產地」後,以偽造文件宣稱這些爬行類是人工繁殖的個體,再送往北美。

海因里希建議,如果將松果蜥列入CITES的保護清單上,以授權澳洲當局能在海外查緝牠們,將有助於改善松果蜥的處境。一名澳洲聯邦農業、水資源暨環境部的代表告訴《國家地理》雜誌,澳洲打算將包含松果蜥在內的125種以上高走私風險物種納入CITES保護範圍。

將物種納入CITES是一項漫長的過程,平均得花上十年才能完成。在這之間的每一年都至關重要:澳洲是世界上物種滅絕率最高的國家之一。根據澳洲野生動物保育協會(Australian Wildlife Conservancy),澳洲在過去200年間,有超過10%的哺乳動物物種消失;目前還有1800種動植物面臨滅絕威脅。

嘉德納說:「我們真的需要謹慎的盯緊像松果蜥這樣的常見物種,如果連牠們都沒辦法妥善照顧,其他動物也很可能會陷入險境。」

延伸閱讀:螞蟻玩家的意外崛起! / 暴龍是群居動物嗎?新化石線索引發專家熱論

NOV. 2021

藻礁 何去何從?

保育、政治、能源與經濟,桃園藻礁為何陷入泥淖?

藻礁 何去何從?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