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不錯過任何知識訊息,立即加入國家地理官方Telegram

May. 01 2019

快來看看這種有龐克頭的極危「搖滾豬」

1
  • 公捲毛野豬(Visayan warty pig)每年都會長出讓母豬難以抗拒的鬆軟鬃毛。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 這是捲毛野豬的內格羅斯亞種。母豬一年會產下二到三隻豬崽。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若一切順利,這種特別罕見的野豬,將能頂著搖滾明星的髮型重返自然。

公捲毛野豬(Visayan warty pig)每年都會長出讓母豬難以抗拒的鬆軟鬃毛。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公捲毛野豬(Visayan warty pig)每年都會長出讓母豬難以抗拒的鬆軟鬃毛。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捲毛野豬(Visayan warty pig)在野外的族群大小不得而知,但這種以雄性獨特的龐克髮型聞名的野豬,僅有約300頭的圈養數量。原本捲毛野豬生活在菲律賓西維薩亞斯群島(West Visayas Islands)六座島嶼上的蓊鬱雨林中,而今嚴重瀕危的牠卻僅存於班乃島(Panay Island)與內格羅斯島(Negros Island)的局部區域。

西維薩亞斯群島上有價值的硬木在1970到1980年代間幾乎砍伐殆盡,班乃島上的物種棲地在這般蹂躪下縮減至不到原有的8%,內格羅斯島更是連4%都不到。而世上稀有程度僅次於爪哇疣豬(Bawean warty pig)與姬豬(pygmy hog)的捲毛野豬,數量更因此下滑至100出頭。

AD

ads-parallax

好在捲毛野豬的人工繁殖狀況良好,目前全球動物園與其他機構正以「重新引入野外」為目標,養育著捲毛野豬們。 事實上據菲律賓非營利保育團體塔拉克基金會(Talarak Foundation, Inc)會長費爾南多.迪諾.古鐵雷斯(Fernando “Dino” Gutierrez)表示,今年稍早已有部分捲毛野豬野放回在菲律賓精心挑選的地點。該基金會的兩個繁殖中心飼養了含捲毛野豬內格羅斯亞種(Sus cebifrons negrinus)在內總計60頭野豬。 他說道:「這些豬比起20年前表現得更好了。(要是任其自然發展下去),牠們鐵定能捲土重來的。」

捲毛野豬在環境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牠們既是獵食者的食物,也是森林的再生產者。古鐵雷斯解釋,捲毛野豬覓食時的翻拱為森林鬆了土,同時吃下對鳥類而言過大的落果,並透過排遺到處播種。

「豬」丁興旺

在重返野外的籌備工作中,古鐵雷斯與同事調查了班乃島與內格羅斯島上的三個國家公園,近年來這裡次生林的覆蓋率有所提升。

除了尋找適合重新引入的棲地外,研究團隊為了確認是否有其他族群需要豬口增援,也在搜索著這種約60公分長的邋遢風雜食動物。通常牠們以家族為行動單位,幾隻母豬會帶著許多小豬一起行動;公豬們領域性較為強烈,則偏好獨來獨往。

英國切斯特動物園(Chester Zoo)東南亞田野計畫的統籌長喬安娜.羅德–瑪勒果諾(Johanna Rode-Margono)提醒道:「我們的目標是讓捲毛野豬重返因盜獵而絕跡之處,以及補充(現存的)族群們。」該動物園除收容著一家子捲毛野豬,更提供塔拉克基金會的繁殖中心協助。

她還補充說:「萬一存續地區爆發疾病,人工繁殖的捲毛野豬也可作為『保險族群』。」 於此之際,傳播捲毛野豬的「福音」也是歸野工作的一部分。

為了達成目的,古鐵雷斯定期造訪當地社群並與孩童溝通。對他而言這件事再切身不過了:古鐵雷斯在內格羅斯島長大,並曾見過父母與祖父母獵捕捲毛野豬,他說:「目睹這一切再看著牠們消失,促使我想守護在這座島上我們擁有的東西。」

↑↑↑↑↑現實世界的乙事主:非洲森林中罕見的大林豬

儘管捲毛野豬在近來受到越來越多人關注,但古鐵雷斯表示農人依舊會殺死被逮到侵襲作物的豬隻;即便在政府的嚴厲懲處盜獵行為之下,捲毛野豬肉仍為鮮美野味。

古鐵雷斯追加一句:「牠們也能與家豬雜交,最終可能導致這個物種消亡。」

「拍攝結束」

國家地理攝影家喬.沙托瑞(Joel Sartore)的「影像方舟」(Photo Ark)攝影計畫,近期在許多地方拍攝捲毛野豬,也提升了這個物種的關注度。

2018年的時候,沙托瑞就在塔拉克基金會於內格羅斯島森林公園上的繁殖機構中,用鏡頭捕捉到了幾隻正依偎著牠們的母親捲毛野豬寶寶。

這是捲毛野豬的內格羅斯亞種。母豬一年會產下二到三隻豬崽。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這是捲毛野豬的內格羅斯亞種。母豬一年會產下二到三隻豬崽。PHOTOGRAPH BY JOEL SARTORE, NATIONAL GEOGRAPHIC PHOTO ARK

沙托瑞在電子郵件中寫道:「(包含這些捲毛野豬在內),大部分的豬拍起來都差不多。只要沒感到威脅──特別是有好好招待牠們一下,牠們真的很酷。」

「所以關鍵就在不要有突然、恐怖的動作或大音量,再加上充足的食物。一旦食物吃光,拍攝也就結束了。」

沙托瑞在2017年的愛達荷博伊西動物園(Zoo Boise),幸運拍到一頭公豬在賣弄牠特有的鬃毛,這種用來吸引雌性的鬃毛可是繁殖季才有呢!至於牠們臉上明顯的疣或許能在與其他公豬搏鬥時用來保護臉部。

不過是頭豬?

身兼國際自然保護聯盟野豬專家組共同主席的羅德–瑪勒果諾說道,讓豬學專家很錯愕的是,一般人對已知17種野豬物種的印象要不是「醜東西」,要不就是與盤中的培根沒什麼差別。

她說道:「我們對人們認為『不過是頭豬』的想法感到遺憾。這些豬與其他大型尤物一樣值得關注。」

古鐵雷斯認為:「每一個物種都有權利在野外生活並保有牠們的棲息地。」

特別是頂著時髦髮型的傢伙。

 

延伸閱讀:保育有成!尼泊爾老虎數量爬升至235隻 / 台江國家公園-黑面琵鷺保育及棲息環境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

AD

ad97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