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17

超級人類

我在巴塞隆納見到賽伯格(cyborg,與電子機械結合的生物)尼爾.哈比森時,他的外表就和當地的文青一樣,唯獨有一根黑色天線昂然從他的頭部後面伸出,在他西瓜皮造型的金髮上方彎成弧形。

當時是2016年12月,34歲的哈比森穿著灰色的拉鍊上衣和灰色窄管褲,外頭套著黑色雙排扣外套。他出生於貝爾法斯特,在西班牙長大,患有罕見疾病「色彩感應失能症」,無法看出色彩。他的天線末端裝有光纖傳感器,就懸在他的眼睛上方,而這條天線改變了一切。

哈比森從來不覺得生活在黑白世界是一種缺陷。「我可以看得更遠,也更容易記住物體的形狀,因為不會受到顏色干擾。」他用英文謹慎、沉穩地對我說。

不過,他對於東西有顏色會是什麼模樣也深感好奇。學過音樂的他在青少年後期時,有了透過聲音來知道顏色的想法。經過幾次低科技的失敗嘗試之後,他在20歲出頭時找到了一位外科醫師(身分至今仍未公開),願意幫他在身上植入一種模控強化裝置。

人類和其他物種一樣,是幾百萬年來演化的產物。如今,我們掌握著自己的命運。 繪圖:歐文.傅利曼 OWEN FREEMAN

人類和其他物種一樣,是幾百萬年來演化的產物。如今,我們掌握著自己的命運。 繪圖:歐文.傅利曼 OWEN FREEMAN

繪圖:歐文.傅利曼 OWEN FREEMAN

繪圖:歐文.傅利曼 OWEN FREEMAN

光纖傳感器能辨別他面前的顏色,植入他頭骨的微晶片則將顏色的光頻轉換成頭後側的震動。這些震動會形成音頻,讓頭骨成為他的第三隻耳朵。他正確說出我的外套是藍色的,接著把天線指向他的朋友沐恩.瑞巴斯,瑞巴斯是賽伯格,也是藝術家和舞者,哈比森說她的夾克是黃色的―其實是芥末黃,但正如他所言,在加泰隆尼亞,「我們不是從小吃芥末長大的。」

我問哈比森,醫生如何固定這套裝置,他開心地撥開後側的頭髮,讓我看天線的置入點。粉紅色頭皮上有一片矩形薄板,板子上有兩個植入物固定點。其中一個與天線連結的植入物中裝了振動微晶片,另一個則含有藍牙通訊傳輸器,因此朋友可以用智慧型手機把顏色寄給他。

這根天線讓哈比森眼界大開,現在這個世界更令他振奮了。他說,多年下來,傳入他大腦的訊號已經開始變得既不像視覺也不像聽覺,而是像第六感。

但是那根天線最有趣的部分,是它賦予了哈比森一種其他人沒有的能力。他看著景觀屋頂上的燈,便察覺到可以啟動它們的紅外光燈處於關閉狀態。他瞄一下花盆,就可以「看見」在花朵中央顯示出花蜜位置的紫外光。他的技能不僅能與普通人匹敵,甚至已經超越普通人。

1萬2500年前  為高海拔生活而演化

不久前,我們還認為人類早就已經停止演化了。我們有能力探究人類基因組後才發現,其實人類的生理會持續改變以適應特定的環境。多數人在高山上會感到呼吸困難,因為我們的肺必須更費力運作才能吸取山上濃度較低的氧氣。但是,安地斯人有一種遺傳特徵,可讓他們血液中的血紅素與更多氧氣結合。西藏人和衣索比亞人也分別適應了各自的高海拔環境,顯示天擇能帶領人類走上不同的道路,最後得到相同的結果:生存。 繪圖:歐文.傅利曼 OWEN FREEMAN

不久前,我們還認為人類早就已經停止演化了。我們有能力探究人類基因組後才發現,其實人類的生理會持續改變以適應特定的環境。多數人在高山上會感到呼吸困難,因為我們的肺必須更費力運作才能吸取山上濃度較低的氧氣。但是,安地斯人有一種遺傳特徵,可讓他們血液中的血紅素與更多氧氣結合。西藏人和衣索比亞人也分別適應了各自的高海拔環境,顯示天擇能帶領人類走上不同的道路,最後得到相同的結果:生存。 繪圖:歐文.傅利曼 OWEN FREEMAN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OCT. 2020

顛覆恐龍世界

全球新種恐龍化石快速大量出土,翻轉你對古代野獸的五大認識:牠們的樣貌、如何孵化、成長、移動、社交

顛覆恐龍世界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