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Sep. 2020

機器人就在你身邊

機器人就在你身邊

隨著機器接手愈來愈多原本由人類完成的工作,機器人革命已經不遠。這場革命將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撰文:大衛.貝瑞比 DAVID BERREBY
攝影:史賓賽.羅威爾 SPENCER LOWELL


 

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或許你從未見過機器人。但是你即將見到。

今年1月某個多風明亮的日子,我在科羅拉多州和堪薩斯州邊界附近的短草草原上見到一個機器人,當時和我在一起的是諾亞.瑞迪-坎波。往南看去,風力發電機一路延伸到地平線。在我面前的一個大洞,則即將成為另一座風力發電機的地基。

一臺336液壓挖土機正在挖掘這個直徑19公尺的大洞,洞壁的斜度是34度,深約3公尺的洞穴底部則幾乎是水平的。挖土機把挖出來的土堆在不會擋到它的地方。這臺37公噸重的機器每次降下挖土臂、挖土、舉起機器手臂、迴轉、放土,都需要紮實的控制和精準判斷。在北美洲,老練的挖土機司機一年最多可以賺10萬美元。

不過這臺挖土機的駕駛座是空的。真正的操縱者在駕駛室的屋頂上。它沒有手,三條彎彎曲曲的黑色電纜線直接連接到挖土機的控制系統。它也沒有眼睛或耳朵,而是靠著雷射、GPS、攝影機,以及類似陀螺儀的感應器,估算物體在空間中的方位以監控機器運作。瑞迪-坎波是舊金山人造機器人(Built Robo-tics)公司的共同創辦人,他爬上挖土機,掀開駕駛室頂上一個行李箱的蓋子,裡面是該公司的產品――一具90公斤的裝置,能完成之前只有人類才能完成的工作。

「這裡就是人工智慧運作的地方。」他指著機器說;那是由一堆電路板、電線和金屬盒子組成的儀器,包括讓它知道身在何處的感應器、讓它能看見的攝影機、讓它將指令傳達給挖土機的控制器、讓人類能夠監控它的通訊設備,以及一具處理器,裡面的人工智慧負責做出人類駕駛員會做的決定。「這些控制訊號會傳送到駕駛室裡通常以搖桿和踏板控制的電腦。」

如今有數百萬臺工業機器人在生產線上進行上螺栓、焊接、噴漆等重複性工作。為了保護僅存的人類工人安全,通常會有柵欄將機器人隔開。

瑞迪-坎波的機器不是這樣,而是一種新型態的機器人,雖然一點都不像人類,但是聰明、技術熟練,而且移動自如。這些裝置是為了和從未見過機器人的人類一起「生活」與工作所設計,本來很罕見,但如今正持續移入我們的日常生活。

在2020年的現在,沃爾瑪超市已經在利用機器人盤點庫存和掃地。在倉庫中,機器人能夠把貨物上架,也能取出要郵寄出去的貨物。機器人幫助自閉兒童學習社交,幫助中風患者重新運用肢體。機器人會巡邏邊境,以色列使用的無人飛機「哈洛普」能夠攻擊認定為敵方的目標。

這些都還是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之前的事了。突然之間,雖然民調顯示世上多數人並不喜歡由機器人取代人類,但是這成了醫療上明智的做法,甚至是必要的。

如今機器人會在英格蘭村莊米爾頓凱恩斯遞送食物;在達拉斯的醫院中搬運裝備;在中國和歐洲為病人的房間消毒。在新加坡,機器人會在公園中巡邏,提醒行人保持社交距離。

疾病大流行讓更多人了解到「自動化將會成為工作的一部分,」瑞迪-坎波5月時告訴我:「以前驅動自動化的因素是效率和產能,但現在又多了一層對健康與安全的考量。」

即使在新冠病毒的危機推波助瀾以前,技術趨勢就已經在加速創造機器人。機械零件變得更輕、更便宜、更堅固。電子組件變得更小且計算能力更強。各種突破讓工程師能夠把強大的數據運算工具放到機器人的身體中。更好的數位通訊技術讓工程師能夠把機器人的「腦」放在其他地方的電腦中。

不遠未來的工作環境「會是人類與機器人共同合作以將工作效率提升到最高的生態系。」阿提.海因拉說;他是「星艦科技」共同創辦人兼技術長,該公司的六輪自動駕駛送貨機器人現在正在米爾頓凱恩斯以及歐洲與美國的其他城市到處移動。

「我們已經習慣擁有能帶著走的機器智慧了。」卡內基美隆大學人工智慧機器人學家曼維拉.維羅索說,一邊拿起自己的智慧型手機。「現在我們必須開始習慣擁有身體而且不用我們就能四處移動的機器智慧。」

在她辦公室外面,她的團隊研發出來的協作型機器人(cobot)在大廳中移動,引導來客和遞送文件。它們看起來像放在附輪展示架上的iPad。不過它們能夠自行移動,有必要時甚至會搭電梯(這時它會在螢幕上禮貌地請附近的人類幫忙按電梯按鈕)。

「這些機器,這些人工生物,將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是必然的事實。」維羅索說。

「大家得理解,這不是科幻故事中的情節,這不是20年後才會發生的事情,」維羅索說:「而是現在已經開始發生了。」

柏林工業大學的機器人學與生物學實驗室裡,一條機器人手臂用它的氣動式手指穩穩而輕巧地拈著一朵花。近年的進展讓機器人的能力比以往更接近人類。Photo by SPENCER LOWELL(史賓賽.羅威爾)

柏林工業大學的機器人學與生物學實驗室裡,一條機器人手臂用它的氣動式手指穩穩而輕巧地拈著一朵花。近年的進展讓機器人的能力比以往更接近人類。Photo by SPENCER LOWELL(史賓賽.羅威爾)

有些人則認為像Curi這樣的機器人讓人比較自在,它來自喬治亞理工學院的社會智能機械實驗室。他們說如果機器人太像人類,人類的接受度會因為「恐怖谷」效應而大幅降低。這個詞由森政弘發明,指的是當機器人不像一個高效能機器,反而更像似人非人(或屍體)的模樣時,我們所產生的不安感。Photo by SPENCER LOWELL(史賓賽.羅威爾)

有些人則認為像Curi這樣的機器人讓人比較自在,它來自喬治亞理工學院的社會智能機械實驗室。他們說如果機器人太像人類,人類的接受度會因為「恐怖谷」效應而大幅降低。這個詞由森政弘發明,指的是當機器人不像一個高效能機器,反而更像似人非人(或屍體)的模樣時,我們所產生的不安感。Photo by SPENCER LOWELL(史賓賽.羅威爾)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SEP. 2020

見見新朋友!

它們已經是社會中的新勞動力、社交幫手、運動教練智慧機器人將與我們展開全新生活!

見見新朋友!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