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n. 2020

抗日大戰略的形成

抗日大戰略的形成

撰文:郭岱君


2006 年蔣介石日記在美國胡佛檔案館開放,中西學界突然得到一把開啟20 世紀中國研究的鑰匙,相關研究突飛猛進。但這只是開了個頭,仍有浩瀚的史實不為人知,仍有眾多謎題未解。例如,1930 年代的中國在軍事、經濟各方面幾乎落後日本一個世紀,中國是如何贏得最後勝利的?

 

貧窮落後的中國如何打贏強大的日本?

這要從1931 年九一八事變日本侵略東北說起。東北軍不戰而退,張學良、蔣介石被罵得體無完膚。但是,中日國力懸殊,如何應付日本侵略,中國政府領導及社會賢達均苦無良策。蔣介石自承:「終日思慮,對日無良法。」汪精衛、孔祥熙、胡適、傅斯年等都認為「這個仗沒法打。」民間輿論沸騰,呼籲即起抗日。蔣介石警告:不可孤注一擲,「孤注一擲,一敗之後將永無復興之望了。」眼前唯有「忍辱待時, 鞏固後方,埋頭苦幹。」當時中國除了外患,還有內憂。天災人禍、地方割據,危機四伏。南京中華民國政府真正控制的只有長江下游六個省,其他地區都被軍閥把持,江西還有中共的蘇維埃政權,廣州還有個孫科、陳濟棠的中央政府與南京對抗。

面對內外威脅,蔣介石堅信,惟有內部統一團結,才能抵抗外敵。他提出「攘外必先安內」,先解決內部問題,對日本侵略則有限度抵抗、以戰求和,暫時妥協退讓,盡量拖延大戰的爆發。

 

韜光養晦,積極備戰

蔣介石分析戰局,日本應無對中國大規模用兵的打算,因其陸軍的假想敵是蘇聯,海軍是美國,中國太弱,不成威脅,上策是利用地方割據的現實,建立一個個親日政權,掌控中國的政經資源。因此,蔣介石想到持久戰,「我們現在對於日本,只有一個法子,就是作長期不斷的抵抗。⋯⋯這樣長期的抗戰,愈能持久,愈是有利。」

持久戰需要腹地及後方根據地,1933 年開始,蔣介石走遍西北、西南,尋找最後根據地,最後選定四川,以重慶為陪都,並以雲南、貴州為腹地。因為這三省地勢險要,易守難攻,而且物產豐富、農林發達、人力充沛、礦藏可供工業所需,這些都是持久戰的基本條件。

與此同時,蔣介石悄悄展開各種備戰措施:鋪設公路、鐵路,趕築淞滬、南京各地的防禦工事、推出新生活運動、還計畫六年內整編常備軍60 個師。這一切都得祕密、低調進行:「以和日掩護外交,以交通掩護軍事,以實業掩護經濟,以教育掩護國防,韜光養晦乃國家唯一自處之道乎。」

 

藉剿共以定西南

選定四川為根據地,但四川、雲南、貴州均為軍閥控制,中央政令不通,軍隊更進不了四川。1934年蔣介石與德國顧問法肯豪森「籌得一計」:「藉剿共以定西南」。此事只能做、不能說,絕不能讓日本知道。他暗自琢磨,「若為對倭計,以剿匪為掩護抗日之原則言之,避免內戰,使倭無隙可乘,並可得眾同情,乃以親剿川、黔殘匪以為經營西南根據地之張本,亦未始非策也。當再熟籌之!」

1934 年底,中央軍追剿紅軍,紅軍一路翻越大巴山,進入川北,四川督軍劉湘為了應付紅軍,各方面都陷入困境,不得已向中央政府求援。政府補助川軍餉款械彈,劉湘則打開四川大門,讓中央勢力進入。1935 年1 月,劉湘出任四川省第一任省主席,從此四川才真正成為中華民國的一省。

收回四川,蔣介石的底氣不同了,他積極經營西南,準備抗日。1936 年1 月,他談到收回四川這段內幕:「(我們)前時所以避戰,是因為與敵成為南北對抗之形勢,實不足與敵持久。直到去年,⋯⋯我親自督率軍隊不斷追剿,⋯⋯將不統一的川、滇、黔三省統一起來,奠定我們國家生命的根基。」有了西南腹地,才能「與敵為東西對抗,自能長期難之。」他保證全心投入四川建設,「無論敵人如何阻撓壓迫,我一定忍辱負重,完成川、滇、黔的統一,然後我們政府和國民才有禦侮復興的根據地,國家民族的生存,才有最後的保障。」他拍胸脯說:「我可以負責告訴大家:我決不怕戰爭;不過,我要作有計畫、有準備的戰爭。我們和日本不戰則已;戰,則必勝!」

 

持久戰:戰而不屈,拖垮日本

1935 年底,持久戰的戰略逐漸成熟。持久戰的精義在「久」,就是「戰而不屈」的「拖」字訣。蔣百里指出,中國地大人眾,不打則已,打起來就用「拖」字訣,以空間換取時間,「拖到東西戰事合流,把敵人拖倒而後已。」他特別警告,這將是個漫長的戰爭,初期,中國肯定連戰皆敗,日軍攻入國土,帶來茫茫的黑暗期,但是,「勝也罷,敗也罷,就是不同它講和!」

蔣百里預測,日軍再強,但打到「三陽」就打不動了。「三陽」指的是洛陽、襄陽、衡陽,這一線是中國地理的第二稜線,也就是湖南、四川交界,把日軍拖到這裡,再做最後決戰。

1936 年6 月,蔣介石私下告知協助整理中央財務的英國顧問李滋羅斯:中國需要時間備戰,他會「盡最大努力延後戰爭的爆發。」一旦戰爭爆發,「中國軍隊將在沿海地區做最強烈的抵抗,然後逐步向內陸撤退,最後在中國某地,維持一個自由中國,以待英美支援,共同抵抗侵略者。」

10 月,軍政高層藉著蔣介石生日齊聚洛陽,明為賀壽,實為祕密國防會議,確定了持久戰、消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的基本決策。

 

轉換日軍作戰軸線

確定了持久戰策略,首先必須轉換日軍作戰軸線。法肯豪森、蔣百里、陳誠等就地形研判,中國北高南低、西高東低,華北多平原,江南多山丘河流,一旦大戰爆發,日軍必迅速封鎖海岸線,同時從華北向南採取攻勢。在華北作戰對中國不利,因為日本機械兵團在華北平原暢行無阻,將輕易過黃河、取武漢,把中國一切為半,中國最精華的地區盡入日本之手,如此,「於敵有百利,於我有百害。」

因此,必須想辦法把日軍攻勢從北向南的路線轉為從東向西、沿長江仰攻,然後充分利用長江沿岸山地湖沼的地利,消耗日軍武器訓練上的優勢。因此,中國抗戰前期首要戰略目標就是「誘敵自東而西仰攻」。如何做呢?蔣介石參考蔣百里的建議:主動出擊駐上海的日軍。

1937 年七七盧溝橋事變本是個地區性的偶發事件,東京決定大事化小,臨命四百號指示「不擴大事態。」然而,蔣介石抓住這個機會命令中央軍四個師北上。華北情勢立即變得緊張,中日交涉無果,7 月25 日,日軍發動攻勢,29 日攻陷天津,30 日北平陷落。平津失陷,中日大戰已無法回頭。

事實上,中日在華北對峙時,蔣介石已悄悄部署上海,要在淞滬另闢戰場,引日軍南下。七七事變第二天,蔣介石「令長江沿岸戒嚴」,7 月13 日派三個團增兵上海。為避日人耳目,分別喬裝成憲兵或保安部隊,深夜悄悄進駐上海,準備封鎖吳淞口,為的是「先發制敵」、「先下手為強」。8 月13 日,張治中在上海掀起淞滬大戰,蔣介石立即向上海大量增兵,驚天動地的淞滬大戰就此展開。

東京不清楚蔣介石在上海佈局的深意,起初並不在意。是否增兵上海,軍部爆發激烈辯論。日軍一心要在華北大戰,並未派重兵到上海。直到8 月18 日,松井石根大將建議,既然蔣介石要在上海打,就把主力用於淞滬,「速戰速決,一舉解決中國事態。」但日軍太過自信,僅派出三個師團,揚言三個月就能徹底解決中國問題。沒想到在上海就打了近90 天,軍事委員會向全國發出五次召集令,總計投入85 個師、75 萬兵力,迫使日軍也數次增兵,從原來不到5000 名海軍陸戰隊,最後增到近30 萬人,包括從華北抽調過來的軍力。

淞滬會戰極為慘烈,上海成了血肉磨坊。11 月12 日,日軍攻下上海,國民政府拒不投降,亦不接受議和。此役,日軍傷亡四萬多人,中國軍隊死傷超過20 萬人。中國最精銳的中央軍三分之二在這場戰役中折損了。

中國軍民巨大的犧牲不但打破了日本「三月亡華」的神話,也迫使日軍擴大動員,不斷向上海增兵,最後還抽調華北部分兵力,結果在淞滬戰場的日軍超過華北的。東京參謀本部面臨抉擇:該順勢沿長江打南京?還是拉回華北,再向南進攻?

 

日軍不理參謀本部命令

參謀本部不傻,中國這麼大,日軍絕不能陷入中國地廣人眾的泥沼中。三次增兵,軍令都是「佔領上海及其北部地區」,作戰地區是「上海附近」、「蘇州、嘉興一線以東地區。」

日軍沒想到,淞滬竟然打了三個月;更沒想到,打贏了,卻沒解決中國問題,而且,日軍傷亡極大。華中派遣軍憤恨難平,要乘勝追擊,攻下南京。參謀本部期期以為不可,立即發出電報:「中止向南京追擊。」 重申不可越過蘇州-嘉興的禁制線。問題是,後方冷靜,前方卻殺紅了眼。華中方面軍第10 軍不理會東京的命令,執意要攻占南京。第10 軍一路衝向南京,認定拿下南京,中國非降不可。然而,首都淪陷,國民政府「戰而不降」,西遷重慶,繼續抗日。

佔領南京的日軍再度面臨進退選擇,是繼續沿長江向西進攻?還是把部隊拉回華北,從華北向南進擊?參謀本部並不糊塗,已有將近40 萬大軍投入中國戰場,散布在長達2000 公里的作戰線上,兵力分散,對中國廣大的土地而言,實是杯水車薪。參謀本部很清楚,面對頑強抵抗的中國軍隊,想「速戰速決」殲滅國軍,已不可得。

但戰地的部隊仍躍躍欲試,華北方面軍急著要過黃河、打徐州。參謀本部不同意,下令「不得超越黃河之線作戰。」華北方面軍拒絕受命。參謀本部再次電覆:「我方必須考慮,被敵所誘,不知不覺中擴大戰面,被牽制大量兵力,將妨害我軍全盤整頓,⋯⋯,(所請)絕對歉難容許。」

在南京的華中方面軍也急著爭功,大本營想把他們拉回華北,他們不肯,嚷著要到長江以北,從揚州北上、攻占臨沂、拿下徐州。參謀本部拒絕所請,堅持不擴大戰局。兩支在中國的部隊都態度強硬,和東京中央相持不下。參謀本部無力阻擋,最後睜一眼閉一眼,任由日軍往中國內部推進。

 

保武漢而不戰於武漢

1938 年5 月,徐州失陷,日軍把最後目標放在武漢;只要拿下武漢,中國非垮不可。為了武漢戰萬無一失,日軍孤注一擲,把陸軍90% 以上兵力都放到中國,僅留兩個衛戍兵團防守東京。

此時,中國一半土地、稅收、工商精華區都陷入日軍手中,中央軍及地方較精銳的部隊大部分已折損。這樣的部隊想阻擊日軍,猶如上天摘月。國軍誓死「保衛大武漢」,這次蔣介石及國軍將領學聰明了。淞滬、南京兩戰皆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作戰,平民死傷慘重,而且部隊沒有迴旋空間,面對日軍精良武器,只有挨打的份。這次國軍決定「保武漢而不戰於武漢」,不在武漢打,而在武漢遠處打。

國軍借助地形地障,沿長江兩岸,包括安徽、江西、河南、湖北,綿延數百里,層層佈置。陳誠率58 個步兵師在長江以南,依托幕阜山、九宮山、廬山等陡峭的山地布防;李宗仁率49 個步兵師在長江以北、淮河兩岸和大別山、富金山構築堅固陣地。這麼長的戰線,日軍必須一個山頭、一個山頭的打,一個鎮、一個鎮的推進。

 

花園口決堤 以水做軍

1938 年5 月下旬,土肥原賢二率2 萬多人打了徐州後,快速推進,居然強渡了黃河。眼看就要拿開封、取鄭州。開封肯定守不住,但鄭州絕不能失,否則日軍沿平漢鐵路,很快就會攻下武漢。

蔣介石緊急飛鄭州,親自督戰。眼看開封不保,鄭州岌岌可危,蔣介石無計可施,決定依1936 年擬定的作戰方略,「必要時將決黃河以阻日軍」,下令花園口決堤。土肥師團的官兵和輜重陷入洪水和爛泥中,動彈不得,只得放棄所有重裝備,退回徐州,再到長江北邊的合肥與其他日軍會合。這下子絕大多數日軍都集合到長江南北邊來了,日軍殺紅了眼,沒多想,沿着長江向西進攻。

武漢會戰從6 月初打到10 月底,大小戰鬥數百次,足足打了五個月,這幾個月恰是夏天炎熱潮濕、疾病叢生的時候,日軍吃足了苦頭。據日軍統計,死傷14 萬人,有10 萬人染病,因疫病而死的就有2 萬人。當然,國軍更慘,傷亡近40 萬人。

10 月26 日,武漢淪陷,日本舉國歡慶,認為這次中國一定會屈服。熟料,日軍興高采烈進入武漢,發現是座空城。原來蔣介石在幾天前下令全員撤出武漢。中華民國政府用這五個月,有計畫、有組織的大搬遷,大量工廠、物資、機關、學校、教員、學生西遷到重慶或昆明,為持久抗戰打下基礎,為中華民族保存建設的人才及資源。

中華民國政府遷都重慶,從此以西南為根據地,與日軍相持。

從七七事變到武漢淪陷,蔣介石花了13 個月部署抗戰大戰略,原本毫無把握的事,但因為種種因素,整個戰局的發展竟與蔣介石籌謀的大戰略若合符節。占領武漢後,即使是日軍最激進的軍官也明白,這是日軍作戰的極限,想在軍事上打贏中國已不可能,只得改變戰略,從「速戰」改為「相持」,同時積極推動誘降與和議,只盼盡早結束作戰。

 

持久戰最後勝利的關鍵

中國得到最後勝利,持久戰大戰略布局成功是基本原因,還有其他因素,過去很少為歷史學者及兵家注意。

一,與世界大戰結合,並在同一天結束:蔣介石認為,中日之戰不能、也不是獨立的議題,必須與世界大戰結合,並在同一天結束。如此,中國才能「一舉脫離次殖民地之地位。」

二,蔣介石對持久戰的堅持:敵強我弱,好幾次幾乎堅持不下去了,再加上日本頻頻求和、誘降,黨政軍及民間領袖不少主張接受日本條件談和,汪精衛、孔祥熙、于右任、胡適、傅斯年、陶希聖等都力主張與日議和。唯有蔣介石,始終堅持不畏戰、不投降、不簽訂任何有損國格與民族利益的和約。他堅信,「與其屈服而亡,不如戰敗而亡也!」

1945 年8 月15 日,日本無條件投降。代表日本政府在降書上簽字的外相重光葵坦言:「中日戰爭裡,日本軍方並無全盤規劃,反而被中國軍隊牽著鼻子走!」蔣介石大戰略正確、以及全國軍民犧牲奮鬥,中華民國終於贏得最後勝利。

 


郭岱君是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院研究員、中國與亞太研究學會會長。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UG. 2020

終結瘟疫

我們從歷史上的全球流行病學到了什麼?

終結瘟疫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