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May. 2020

隔離的世界

隔離的世界

攝影:加布里爾.卡林伯迪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義大利的此時, 一位米蘭攝影師決定從遠處拍攝人像。

加布里爾.卡林伯迪把兩盞攝影燈放在一處民宅的窗戶外面。他退開好讓裡面的人能安全地拿走燈具。卡林伯迪隔著窗子大喊,指揮燈具擺放和人的位置,然後拍下照片。這是隔離防疫時的人像攝影。「這是我42年人生中最奇怪的時刻了。」卡林伯迪說。他是義大利攝影師,在2月下旬開始封城時正好在米蘭。接下來幾個星期,他和記者姬雅.斯坎凱洛一起記錄新型冠狀病毒是如何改變城市中的生活。

因為想幫米蘭居民拍些人像,他們開始打電話給朋友。「我立刻就從他們的聲音中感受到某種恐懼。」卡林伯迪回想。「對出門的想法感到恐懼,還有,有好幾次,顯然是害怕要跟我見面。」

就在封城一星期之前,他才剛在人擠人的餐廳裡慶祝了斯坎凱洛的生日。現在街上空蕩蕩,酒吧關門了,就連最輕微的肢體接觸,都可能引發情緒崩潰。有一天,斯坎凱洛在雜貨店裡,看到一個男人不小心擦過另一個男人,結果對方尖叫:「不要碰我!你連口罩都沒戴!走開!」

隨著死亡人數愈來愈多、醫療設施難以負荷,米蘭居民也退縮到室內。「感覺像戰區。」卡林伯迪說。他們倆繼續堅持,以他們小心的拍攝手法與嚴格保持距離說服拍攝對象。他說,他們的目標,是要讓世界各地的人看到這種病毒如何蹂躪義大利,以便他人能「提早行動」,協助阻止病毒擴散。--NINA STROCHLIC

封鎖期間,莉貝卡.卡薩雷居住的米蘭夜店區一片空寂。「我很寂寞。」她說:「寂靜和空蕩蕩的空間讓一切顯得好不真實。」攝影:加布里爾.卡林伯迪

封鎖期間,莉貝卡.卡薩雷居住的米蘭夜店區一片空寂。「我很寂寞。」她說:「寂靜和空蕩蕩的空間讓一切顯得好不真實。」攝影:加布里爾.卡林伯迪

葛瑞塔.塔尼尼和克利斯多佛羅.利比通常並不住一起,但在這座被關閉的城市裡,他們選擇待在一起。「我們寧可繼續維持隔離生活,也不要冒險外出或危及別人的健康。」塔尼尼說。攝影:加布里爾.卡林伯迪

葛瑞塔.塔尼尼和克利斯多佛羅.利比通常並不住一起,但在這座被關閉的城市裡,他們選擇待在一起。「我們寧可繼續維持隔離生活,也不要冒險外出或危及別人的健康。」塔尼尼說。攝影:加布里爾.卡林伯迪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