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Feb. 2020

美從哪裡來?

在玩具製造商的設計中心,攝影師莫拉雷斯拍下這張芭比娃娃簇擁在一起的照片,由此可看出玩偶造型已經變得多元而且兼容並蓄,莫拉雷斯說:「我們每天都接收與美有關的訊息,」但是網路時代「正在試圖重塑我們對美的定義。」。攝影: 漢娜. 雷耶斯. 莫拉雷斯 HANNAH REYES MORALES

在玩具製造商的設計中心,攝影師莫拉雷斯拍下這張芭比娃娃簇擁在一起的照片,由此可看出玩偶造型已經變得多元而且兼容並蓄,莫拉雷斯說:「我們每天都接收與美有關的訊息,」但是網路時代「正在試圖重塑我們對美的定義。」。攝影: 漢娜. 雷耶斯. 莫拉雷斯 HANNAH REYES MORALES

試試在網路上搜尋一下古代中國仕女圖,就可清楚發現我們今天對美的定義與古代有多大差別。雙眼皮、高顴骨、挺鼻樑,甚至豐乳肥臀這些今日美女的必要條件,在古代恐怕都要被嗤之以鼻。即便歷朝歷代對環肥燕瘦各有喜好,上面這些條件也不在其列:以胖為美的唐朝,仕女俑或畫像中最明顯的生理特徵是豐腴的腹部而非胸或臀部;瘦得「能為掌上舞」的趙飛燕也恐怕難以站上21 世紀的伸展台。

我們沒有理由懷疑古人對美的追求與今日的潮男潮女有明顯差異,但對美的目標則因文化差異而判若雲泥。這不免讓人悚然而驚:那些讓人受盡折磨、耗費無數心血和金錢去追求的目標竟可能只是一時一地的偶然。但我們怎麼形成對美如此根深柢固又不謀而合的共同審美觀?從柏拉圖到今天,哲學家還不斷爭辯美的概念究竟來自客觀(美是事物本身具備的一種性質)或是主觀(美存在於觀看者)。純粹客觀的美學說,很難解釋美的主觀性,然而如果美純粹出於主觀,又難以說明我們對美不謀而合的偏好,即便這個偏好會隨時間或文化轉移。

美國學者丹尼斯.達頓提出了一個有趣的觀點:他認為美是人類為了生存而發展出的一種心理機制。他認為,人類在被妥善完成的事物中發現美。這樣的事物往往展現了創作者或擁有者的生存優勢。他以直立猿人的手斧為例,這種裝飾性手斧的功能不在於做為器具,而是一種藝術品,證明其所有者擁有較高的智力、精巧的工藝、計畫的能力或者取得特殊材料的能力。這些能力展現了更好的生存能力,因此得到異性乃至於大眾的追捧。對於這類事物的欣賞,最終形成我們對美感所產生的心理反應。

如果我們把這個觀念借用在對女性美的審美觀上,或許可得到這樣的推論:女性(其實也適用於男性)美的典範往往難以企及,因為達到這個要求必須滿足一定的特殊能力,如經濟能力(買得起名牌服飾)或心理能力(達成節食或健身目標的毅力)。這些難以企及的目標因文化和時代而轉移,我們的審美標準也就時時改變。

人能不能超越這些古老的生物本能,而主動定義美?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在你我的大腦當中。下次在面對公認的俊男美女、昂貴的化妝品或名牌車面前,我們都不妨問問自己,我們能不能抗拒這種美感的吸引呢?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APR. 2020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50年後,世界更美好?會更糟?

AD

熱門精選

AD

ad300600

AD

ad970250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