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尋 電子雜誌搜尋

AD

ad970250
Jul. 2020

聖母峰世紀之謎

聖母峰世紀之謎

撰文:馬克.希諾特 MARK SYNNOTT
攝影:瑞南.阿茲特克 RENAN OZTURK


將近一個世紀前,桑迪.厄文與他的登山同伴喬治.馬洛里在聖母峰的一座高聳山脊失蹤。他們是否成功登上世界最高峰,比愛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諾蓋因為率先登頂而備受讚譽還早了29年?本文作者與他的團隊重溯厄文的路線,試圖找到他的屍體──還有那臺可能改寫聖母峰歷史的相機。

放棄吧,」他說:「你太累了。這不值得。」傑米.麥基尼斯,我們的嚮導兼遠征隊隊長,用他那凹陷且布滿血絲的雙眼嚴肅地看著我。他已經脫下他的氧氣面罩與太陽眼鏡。
我們坐在聖母峰東北山脊、海拔8440公尺高的石頭堆上――這裡是靠中國的一側,遠離尼泊爾那側的登山人群。我們下方100公尺處的GPS航點,或許能解開登山界中最大的謎團之一。新研究顯示,傳奇的英國探險家安德魯.「桑迪」.厄文可能跌落山脊,並在那個地點止步。他的屍體還在那兒嗎?

將近一個世紀前,桑迪.厄文與他的登山同伴喬治.馬洛里從這個山脊下山時失蹤了。從此以後,世人便好奇,那天他們兩人或其中一人是否曾成功登頂,比後來公認首度站上聖母峰頂的愛德蒙.希拉里和丹增.諾蓋還早了29年。據信厄文帶了一臺柯達口袋型相機。如果能找到那臺相機,而且裡頭有峰頂的照片,那它就會改寫世界最高峰的歷史。

我掃視了周圍的地形。一連串短且陡峭的懸崖,夾在覆滿白雪與碎石的岩架之間,這片淺色的岩石地帶被稱作「黃帶」。下方4000公尺處,青藏高原的乾燥曠野像海市蜃樓般閃爍。

過去48小時以來,我幾乎沒睡,更因為極高海拔而感到虛弱噁心。自三天前從海拔6400公尺的前進基地營出發後,我只強嚥了幾口食物――之後就吐了出來。我很疲倦,缺氧的大腦求我躺下並閉上雙眼。但我殘存的清醒和理智很清楚如果我照做了,就可能一睡不醒。

太陽自青藏高原上方升起,帕桑.卡吉.雪巴( 前) 與拉卡帕. 添吉.雪巴通過了聖母峰海拔8750公尺處。重要的問題是:喬治.馬洛里與桑迪. 厄文在1 9 24 年是否曾經爬到這麼高的地方,甚至登頂? PHOTO: 瑞南.阿茲特克 RENAN OZTURK

太陽自青藏高原上方升起,帕桑.卡吉.雪巴( 前) 與拉卡帕. 添吉.雪巴通過了聖母峰海拔8750公尺處。重要的問題是:喬治.馬洛里與桑迪. 厄文在1 9 24 年是否曾經爬到這麼高的地方,甚至登頂? PHOTO: 瑞南.阿茲特克 RENAN OZTURK

白雪覆蓋了東絨布冰河上由岩石構成的「奇蹟公路」,有一群登山客(上方)通過像刀鋒一樣的冰尖,在基地營與前進基地營之間約20公里的路程中跋涉。 PHOTO: 瑞南.阿茲特克 RENAN OZTURK

白雪覆蓋了東絨布冰河上由岩石構成的「奇蹟公路」,有一群登山客(上方)通過像刀鋒一樣的冰尖,在基地營與前進基地營之間約20公里的路程中跋涉。 PHOTO: 瑞南.阿茲特克 RENAN OZTURK

想看更多? 立即訂閱
JUL. 2020

聖母峰

是誰第一個站上世界最高峰?

聖母峰

AD

熱門精選

AD

AD

Subscribe
立即訂閱
keyboard_arrow_up